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陇原故事

【溯源甘肃】庆阳石道坡:黄土高坡上的丝路古道

 2018/10/24/ 09:21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特约撰稿人 禄永峰

【溯源甘肃】

石道坡:黄土高坡上的丝路古道

丝绸之路古道遗存的车壕。

  甘肃日报特约撰稿人 禄永峰

  从庆阳市北石窟寺往西南方1.5公里蒲河东岸鹿山脚下,有一条从北石窟寺到董志塬山顶延伸的一段丝绸之路古道,当地人叫石道坡。

  石道坡古道,是汉唐以来丝绸之路萧关古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是庆阳北石窟寺附近遗存下来的一段千年古道。

  201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河南洛阳崤山至陕西函谷关的崤函古道,是丝绸之路联合申遗项目中唯一一段道路遗存,古代约500华里,现在仅剩230米、车辙印长7.5米。

  甘肃北石窟寺文物保护研究所研究称,庆阳北石窟寺通到董志塬边的这段萧关丝绸之路古道总长3180米,车辙印长84米,是我国已知的丝绸之路古道保存最长、最完整的一段。

  一

  庆阳是中国东南部通往西北的交通要塞,石道坡丝绸之路古道是汉唐丝绸之路的一条支线,当时丝绸之路北下的主干线,占据丝绸之路东段的重要地位。

  石道坡丝绸之路古道在接近河谷的地方被拦腰斩断,看起来是被人有意斩断的,高约两米有余。若不是特意安装铁梯供攀踏,人们很难攀登上去。

  当时之所以斩断石道坡,是由于宋金期间,庆阳成为中原王朝和北方割据政权交锋的前沿阵地,公元1038年,党项族李元昊在银川建立大夏国前后,对北宋在庆阳的边界发动了一系列进攻,为了防止西夏铁骑部队长驱直入,边防驻兵将石道坡斩断。

  从石道坡丝绸之路古道附近的古城遗存和史料记载也可以看得出,斩断石道坡防止西夏骑兵的突袭也是有可能的。经古道过河向西行5公里便是汉代彭阳县(今镇原县彭阳乡),今有古城遗址遗存,这里曾出土带有彭阳铭文的汉代铜鼎。从彭阳古城沿茹河到宁夏彭阳县城这条通道,自古以来就是北方少数民族入侵及中原王朝进行抵抗的军事要道。从镇原彭阳出发,沿茹河川向西经镇原县城,过开边,入宁夏境,再经城阳乡,全长约100公里即可到如今茹河上游的彭阳县城。

  汉文帝十四年冬的匈奴入侵,走的就是这条道路。而后汉灵帝时,“段颍讨叛羌由彭阳直指高平”(高平即宁夏固原,宁夏彭阳原属固原),也选择了这条通道。史书中还记载了西夏李元昊从彭阳城入寇,宋将景泰遇敌彭阳西,依山为阵,大败元昊的经过。李元昊这次入侵,也是途经彭阳城至镇原彭阳一线。

  历史不由让人心生感慨:石道坡的存在,曾生发过多少恩怨?石道坡的斩断,又避免了多少兵刃相见?

  斩断的石道坡仅有元代至正七年(公元1347),一名叫李授进的将军带领兵卒对石道坡进行修缮,并在崖壁上留下唯一有纪年的题记。后来又有一个叫罗中的人在石道边雕刻一幅楹联:“今往藏龙伏虎地,偶闻鹿鸣凤临声。”虽短短数字,却已包含了石道坡附近的鹿山、凤山、龙山三座山的地名。

  斩断又经修补的古道,经自然沉淀还是裸露出了被斩断的痕迹。或许,面对斩断的石道坡,后来者也根本用不着刻意去遮掩什么。沿着石道坡遗留的断痕,或将能够找回更多尘封的过往。

  二

  石道坡所在的鹿山,石层上面覆盖的是厚厚的黄土层。行走在底部的石道上,可以看到石道南壁人工凿成的垂直的石壁,北侧有护栏,护栏外侧为自然形成的崖壁。石道总长357米,中部石道上有长期碾轧形成的车辙,车辙深0.25米,宽0.40米,石道转折处车辙印深度达0.40米,车辙印长达84米。

  石道上能够留下如此深长的独轮车车辙印,可见当时这段丝绸之路古道上车来人往的繁华景象。不难想象,当时独轮车途经这里时,车轮需要在辙中行走,这自然需要更大的拉力与推力作用,才能摇摇晃晃地通过。这让人不禁联想到车马喧嚣,独轮车夫行走此地险象环生的一幕幕情景。

  沿深深的车辙印有一处很急的拐弯,这处拐弯,简直是对过往车夫车技的一种考验。若尝试着直行,眼前却是一道沟壑,看来修筑石道时,这个弯拐得很是被动、很是无奈。

  转过急弯,通过一段石板路,石头上显现的白花花的苔藓,像一片片堆积的鸟粪,给人无限的破败感和沧桑感。顺着山坡往上走百余米,会逐渐靠近黄土层路面。由于几千年的车马行走、雨水冲刷、人工修垫,黄土山坡上的道路变成幽深的峡谷,这长长的类似胡同的峡谷路面,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有意修筑的。

  石道坡古道一直沿着山脊盘绕而上,这样既利于减少修筑时的土方量,又有利于排水。在一处“V”字形的古道的正上方遗存有一个圆形的排水孔,排水孔经过排水冲刷,已经形成一条看似立起来的水渠模样。通过排水孔最顶端可以看见,绕山而上的古道,把上方路面上的水经过排水孔排到下方的路面,以此类推排到山底。

  峡谷状的古道,不再是起初修筑驼道时那般开阔、平坦,行走在谷底,有一种被黄土挟持的感觉,心绪是无比压抑的。自然,尽管当初沿山脊修筑的路面沉陷到了谷底,古道的轮廓至今还是明显的。只不过这段古道上荒草丛生,很久没有人踩踏过了。加之常年的风雨冲刷,连同那些曾经远去的岁月,黄土高坡上残留的古道显得更消瘦了。

  没有行囊,没有马匹,没有独轮车,徒步穿行于历史的古道,顺着甘肃北石窟寺文物保护研究所所长吴正科所指的方向望去,一棵树的地方就是董志塬上的上马咀。因为古代人牵着马上古道,到了塬边才骑马扬鞭,所以这里也就被命名为上马咀。

  到了上马咀的地方,也就到了庆阳市西峰区董志塬上,牵马人途经山路劳顿,在此跟马匹稍作歇息,再打马扬鞭远去,身后紧随一股风尘。这里古代的道路都是胡同,由于近代废弃了古代的道路胡同,推平为耕地,所以如今在上马咀这里看不到胡同。

[1]  [2]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