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探史揭秘

【溯源甘肃】东汉时期弃守凉州争议始末

 2020/11/27/ 10:56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特约撰稿人 王志强

【溯源甘肃】

东汉时期弃守凉州争议始末

  甘肃日报特约撰稿人 王志强

  自东汉立国到灭亡,分别在光武帝、安帝、灵帝时期,爆发了三次关于凉州弃守的论战。弃守双方异见横出,驳议不断,背后有着各自的理论依据和文化支撑。从当时朝廷关于凉州弃守双方的意见内涵,有助于我们了解凉州在汉代的政治地位,也有益于理解汉代的文化传统。

敦煌壁画上的张骞出使西域图

  1 光武十二年的弃守凉州论战

  东汉年间第一次弃守凉州的讨论发生在汉光武帝建武十二年(36年)。西汉末年,因王莽改革失败,汉王朝陷入了内斗之中,无暇顾及边城之事,羌人趁机占领了金城等地,“自王莽末,西羌寇边,遂入居塞内,金城属县多为虏有”。面对日益强大的羌人,以休养生息为国策的东汉帝国选择息事宁人,不欲发起争战,准备放弃这些常年受到羌人袭扰的郡县,据《马援传》载:“朝臣以金城破羌之西,涂远多寇,议欲弃之。”金城以西,即敦煌、酒泉、张掖、姑臧等地,因其距离帝国十分遥远,中央对其的管控力微弱,叛乱时有发生,故当时汉准备放弃这些地方,将重心放在巩固内郡的统治上。

  西汉帝国初立时,面对割据自立的南越尉佗,汉高祖采用的策略就是承认其统治的合法性,“高帝已定天下,为中国劳苦,故释佗弗诛。汉十一年,遣陆贾因立佗为南越王,与剖符通使”。高祖放弃统一南越的缘由是“为中国劳苦”,战争对汉帝国的民生影响太大,不利于帝国生机的恢复。

  汉元帝时期,珠崖郡叛乱不定,汉元帝召集群臣讨论,准备派遣大军,讨伐不臣。此时司马迁的外孙贾捐之站出来,写了一篇《弃珠崖议》的奏疏,汉元帝看完后,总结历代攻伐周边不服的原因是因为君王的私心作怪,“羞威不行”。而讨伐必然造成民不聊生,个人的荣辱与社稷的重担相较为轻,“夫万民之饥饿,与远蛮之不讨,危孰大焉?”因此决定放弃珠崖,让其自治。当时的士大夫阶层热烈讴歌贾捐之与汉元帝的弃崖珠之举,如匡衡说:“诸见罢珠崖诏书者,莫不欣欣,人自以将见太平也。”扬雄曰:“朱崖之绝,捐之之力也。否则介鳞易我衣裳。”匡衡、扬雄等人认为虚耗中国的财力去维护珠崖的统治,是以“介鳞易我衣裳”,所以弃置珠崖是维护九州百姓利益之举,是走向天下太平之路。

  汉成帝时,大臣杜钦继承贾捐之的态度,接连上了《说王凤处置夜郎等国》《说王凤绝罽宾》等文章,反复宣扬“宜罢郡,放弃其民”的观点,劝谏当时掌管朝政大权的大将军王凤,放弃对帝国周边的夜郎、罽宾等地的管理。

  汉光武帝时,则发生了一次弃置西域的论战。当时的西域不堪匈奴的压迫,派遣使者前往洛阳觐见光武帝,希望光武帝能够将西域纳入保护范围。光武帝因为汉朝初立,国家实力没有恢复,不愿意去管周边之事,就拒绝了西域内属的要求,“建武中,(西域)皆遣使求内属,愿请都护。光武以天下初定,未遑外事,竟不许之”。

  面对犹豫不决的光武帝,时任陇西太守的马援上书力谏不可,理由有二:一是当地的城池高大,防御性较强,且经济生态较好,足以自给,不需要朝廷资助,“破羌以西城多完牢,易可依固;其田土肥壤,灌溉流通”。历代的边境之地被放弃,一大原因就是因为边境的经济不行,需要中央政府持续性的供血资助。

  因边境是不毛之地、无用之处而将其置之不理的观点渊源有自,李斯谏诤秦始皇征战匈奴时的理由便是“得其地,不足以为利;得其民,不可调而守也”,韩安国也说匈奴是“得其地不足为广,有其众不足为强”。无论是开发西南夷,还是置郡苍海、朔方,公孙弘的态度都是始终如一地反对,“时方通西南夷,巴、蜀苦之,诏使弘视焉。还奏事,盛毁西南夷无所用……时又东置苍海,北筑朔方之郡。弘数谏,以为罢弊中国以奉无用之地,愿罢之”。在公孙弘的认知中,汉武帝新开辟的领土都是无用之地,其百姓都是无用之民,不值得中国消耗力量去开发、去征服。

  这种见解贯穿于有汉一代。简言之,汉帝国作为一个以农耕文明立国的政权组织,其秩序结构的核心是耕地与农民,边境之地的水土由于自然条件与生产因素的限制,不能被帝国吸纳作为耕田,而游牧之民随水草而居的生活状态,也难以令帝国进行有效地管理,因此才有不毛之地、无用之民的认知视野。

  马援反对弃守凉州的第二个理由是倘若羌人占据这些放弃的地方,则会危害着朝廷的腹心之地,“如令羌在湟中,则为害不休”。西晋江统的《徙戎论》极具远见之明地指出将游牧民族徙入内地,会造成不可预料的灾难,“居封域之内,无障塞之隔,掩不备之人,收散野之积,故能为祸滋扰,暴害不测”。不久之后爆发的五胡之乱,即是《徙戎论》的注脚。整个东汉绵绵不休的羌乱,也跟羌人迁徙至内地有着直接的联系。

  对于马援的建议,光武帝欣然接受,“帝然之”,选择固守金城及其以西之地。并且根据马援的意见,“设置长吏,修缮城郭,建筑坞侯,开凿水渠,劝民耕牧”,就这样,第一次弃守凉州之议不了了之了。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