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陇史

近代游记里的兰州鱼事

 2024/02/04/ 09:15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史勇

近代游记里的兰州鱼事

清末渔船及渔民。引自《中国渔业历史》

青海湖渔船旧影。引自《青海湖志》

青海湖湟鱼加工现场。引自《青海湖志》

  新年伊始,全国各省纷纷开启土特产大摸底和互赠模式,比如地处西北内陆的甘肃还“隐藏”出产着南美对虾、大闸蟹等,就引起网友热议。其实,甘肃水产养殖业自20世纪50年代末即已发轫,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在近代旅行者笔下,兰州不仅瓜果飘香,而且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河里游的、湖里跑的活蹦乱跳的野生鲜鱼,没有科技加持,主打一个纯天然。昔日“驴友”们还纷纷化身美食博主,频频在游记中推送自己在兰州的食鱼体验,不妨从史料中扒一扒那些陈年轶事。

  

  清乾隆《皋兰县志》载,兰州地区鲤鱼、白鲫鱼、黑鲫鱼、鲶鱼、五色金鱼均有。据省市渔业志记载,清末民国时期的甘肃渔业主要是黄河、洮河、白龙江一带的零星捕鱼,市场供应品种多系青海湖湟鱼;兰州黄河沿岸百姓多在洪水季节乘羊皮筏子、小木船,用棍棒打水鱼或用小刺网、鱼叉、鱼钩等简单渔具零星捕捞鲤、鲫、白条等黄河鱼类。晚清时期,各路官员或士人西行赴任、谪戍、游历途中,兰州是必经休整之地,有的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其中许多人来自南方,喜好食水产。在兰州特别是冬季的兰州能吃上鲜鱼,颇令他们的味蕾感到满足。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十一月,官员裴景福赴新疆途中曾寓居兰州,据其所著《河海昆仑录》记载,“东南多水故鱼繁,西北多山故兽育”;西北地区“鱼鲜罕而见珍,然亦颇有佳者”,如兰州黄河之沙椎“其腻在唇”,又如靖远之鸽鱼、西宁之湟鱼、宁夏之冰鱼“悉肥美”,尤以鸽鱼和冰鱼为上品,用于重要公务接待宴会场合,博得旅兰南方人士青睐,“冰鱼至冰结,穿一穴热火冰上,鱼即跃出,官场尤重之”。比较常见的野生湟鱼鲤鱼之类多由青海宁夏向兰州供应,每年冬季黄河结冰后,“西宁宁夏向有湟鱼鲤鱼来,价廉而味美”,但当年正好遇上甘肃“暖冬”,“今年冬温,尚未至也”,裴大人又偏好这一口,遂在兰州黄河中就地捞一条应急,据其十一月初五日记记载,“厨人以大钱四百,购黄河鲤一尾,类江南白鱼”,总算是解了馋。

  旧日在兰州吃河鲜,有时也得看水土、季节因素以至当事人身体状况;合适的话大快朵颐、宾主尽欢,不合适的话就是满屏的“翻车”或“社死”现场既视感。光绪三年(1877)中秋节前夕,广东人冯浚光途经兰州,吃过黄河鲤鱼后,夜感风寒,腹泻不止。据其《西行日记》记载,八月十二日,“河鱼疾剧,缘昨作家书及发各路信已至四鼓,秋雨新凉,颇侵寒气,泄泻日十余次”。友人劝其静养数日,待中秋节后再继续西行,虽然“车马俱已齐备,复有耽延,心殊焦灼也”,但也无可奈何,遂改变日程拟于八月十七日出发。其在当天日记中还留下了治疗秋季食河鱼腹泻的药方:“夜服积壳、厚朴、木香等味,痛稍止。”为防万一,八月十四日其又命家人熬制党参膏十斤,以备途中冲服。这也算是前人经验之谈。

  

  20世纪30年代初,《申报》记者陈赓雅在兰州游历期间,对金城食鱼和捕鱼放生风俗曾有详细记录。据其《西北视察记》一书载:“又闻兰州本地人,不善食鱼,食者多异乡客,故兰城虽临天然鱼池之黄河,但在城中,欲求一鱼市而不可得也。”“北城俯瞰黄河,尝见沿岸捕鱼者,先以小网捕获,后以大网养诸河中,即有所谓善士,前往购买。普通每网蓄鱼百余尾,其价恒在二十元以上。是日所见之生意,两网共价五十六元。据云小鱼多于大鱼,即待救之生命较多。善士喃喃念经,亲手解网,纵鱼于河中,名曰‘放生’。但下游渔夫,又已张网待捕矣。”陈赓雅感慨放生现场围观者多系贫民,如果这些善士将买鱼放生之资金用于救济穷人,也算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抗战时期,兰州餐饮业曾经历了战时繁荣,来自天南海北的各路美食家纷纷在金城街头巷尾开启直播模式,其中食鱼攻略自然必不可少。著名报人萨空了曾于1939年夏秋之际在兰州小住,其所著《从香港到新疆》一书中专门对于“食在兰州”赞不绝口,尤其是黄河鲤鱼印象颇深:“在皋兰谈到吃,我们这一行人都感觉很满意,因为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口味……这里有很好的羊肉和黄河鲤鱼。”记者丁履进在抗战通讯集《西兰之间》一书中亦写道,冬天在兰州吃鱼,价钱要比西安便宜;市面上流行的是青海湖中捕捞的野生湟鱼,冰冻以后运到兰州。丁履进品尝之后认为,青海湖湟鱼同鲤鱼的样子差不多,但是没有鳞,“虽不如西安的活鲤鱼那样鲜,也还吃得过”。彼时金城坊间食鱼甚至还有粤式做法,金融家李孤帆一行结束考察离兰西行时,八十二军驻兰州办事处主任曾安排丰盛早餐为其饯行。菜谱计有炒菜四碟、鸡汤一大碗,最令人惊喜的是,东道主考虑到客人饮食习惯,饭桌上竟然还有西北罕见之广东咸鱼。在这等“下饭妙品”加持之下,李孤帆一行“立尽大米饭三碗……胃口如是之好,殊出意外”。

  如今的黄河鲤鱼和青海湖湟鱼野生种质资源已经受到国家保护。当代科学研究表明,甘肃虽远离海洋、深居内陆,但日照时间长,有利于水生生物繁衍,丰富水中饵料,增强鱼类代谢和加快生长,适宜发展水产养殖业。今日网友所惊叹的甘肃居然出产海鲜河鲜的消息,再过些年月回头看,就跟我们只能从近代游记里羡慕前辈品尝野生鲜鱼趣事一样,既是市井烟火的历史陈记,亦是时代变迁与社会发展的生动写照。    

  撰文/史勇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