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走遍甘肃

【畅游陇原】雄浑壮美黑山峡

 2024/01/08/ 08:47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王文元

【畅游陇原】

雄浑壮美黑山峡

羊皮筏子

景泰龙湾古水车

位于甘、宁交界处的黄河中上游景泰黑山峡段。 (本文图片均为资料图)

  王文元

  养育了中华民族的黄河,从巴颜喀拉山顺势而下,一路穿山越谷,奔腾咆哮而来。黄河穿州过府,在景泰五佛盆地边缘暂息片刻后,又不顾一切地在莽莽群山中撕开了口子,由西北转向东北的宁夏平原而去。这个被黄河撕开的口子就是黑山峡。

  黑山峡是黄河上游最壮观的大峡谷之一,起于甘肃靖远,终于宁夏中卫,全长70余公里。黑山峡山崖耸峙、河水幽深,因峡谷外露的岩石多呈青黑色而得名。沿黄河岸山崖陡峭处修建的长城,在千沟万壑中绵延,其间还有石砌和夯土墙体、烽燧、关堡等呼应相接。黄河与长城的文化底蕴,造就出雄浑壮美、质朴深邃的黑山峡。

 

  黄河出兰州后,就是长达552公里的峡谷区,河水奔腾咆哮,横冲直撞,形成了一个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大峡谷。在千里峡谷区中,小峡连着大峡,乌金峡连着红山峡,黑山峡过后又是青铜峡,可谓是山连山,谷挨谷。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这些峡谷都以谷内山石的色彩而命名,乌金峡中山岩风化后多为黑色,形似乌金,故而叫作乌金峡;红山峡的石头含铁呈红色,就叫作红山峡;黑山峡的峭壁含有锰、煤呈现青黑色,就取名黑山峡;青铜峡自然就是山崖为青铜色而得名。一道道弯,一座座峡谷给我们展现了黄河峡谷五彩斑斓的面孔和神秘莫测的性格。

  这是个难得的晴天,我们出兰州,过白银,走景泰,追着黄河,直奔神秘的黑山峡而去。上午10时许,出景泰县城,前往黑山峡入口——靖远大庙。出县城往东走上十几公里,就是五佛寺,寺临黄河而建,距寺不远处,就是古老的黄河渡口——双龙渡。过河而行,经双龙、兴隆,走上不到20公里就到了大庙。

  大庙是黑山峡的入口。据说此地曾有一座气势宏伟的寺庙,故而得名大庙。我们站在峡谷口上,眺望着山脚下的黄河,只见山崖高耸,河水湍急。黄河在这里显示出了它巨大的生命力与冲击力。

  黑山峡并不是黄河上游最后的峡谷,黄河上游最后的峡谷是青铜峡,然而青铜峡和黑山峡相比,实在是太渺小了,黑山峡长达70多公里,而青铜峡只有约10公里,所以黄河上游最后的大峡谷非黑山峡莫属。

  在黑山峡70多公里的峡谷中,仅仅V字形的悬崖峭壁,就占去了30多公里,龙王坑、老两口、七姊妹、三兄弟、黄石旋、阎王砭等险滩,让无数筏子折戟沉沙。

  新中国成立之前,从兰州发往银川、包头等地的羊皮筏子,丝绸古道东来西往的商旅,都将黑山峡的入口大庙作为暂歇之地。他们或等待时机顺河而下,或等待渡河。来往的商旅带火了大庙,使这个普通的小镇成为远近闻名的水旱码头。

  顺河而下的筏子客们常常要观察风向而行。筏子顺流而下本不需要看风向,然而穿行在黄河峡谷中的筏把式,却不得不看风而行。黄河峡谷中险滩众多,筏把式们要辨水文、识礁石,要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出判断。峡谷中的风大了,就会影响水文的判断。有经验的筏把式总是选择无风或风小的时候出发。

  离开大庙,黄河就进入了极为凶险的险滩暗礁段,这一段分布着大观音峡、青石浪、小观音峡、骆驼石、狼尖嘴子、龙王坑、过庄石、三兄弟、七姊妹等。过了七姊妹就是甘宁两省区交界处,河边的小村是宁夏的南长滩村。

  此时,峡高谷深,水势逼人,岸边上很多地方不仅人难行,甚至连山羊也难以攀援。黄河在黑山峡内一放一收,时而如骏马奔腾前行,时而如大步而行的行者缓缓而去。

  离开大庙,返回景泰县城。过县城向北,走不多远就是闻名遐迩的三岔路口——白墩子。白墩子是宁夏、武威、兰州三地的岔路口,早在汉代就已是丝绸之路的要隘了。从白墩子折向东北,在甘塘镇前方十几公里处是通往黑山峡北长滩的入口。

  黑山峡中有不少的滩涂,大体上分为南长滩和北长滩两部分。

  在朋友的指引下,我们拐入了一条山间小道。路在莽莽群山中,极其狭窄,仅能容纳一辆汽车通过,以至于我们时刻担心对面来车而无法避让。走了十几公里山路后,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条明亮的带子,这就是黄河了。黑山峡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走进黑山峡,我们却更加紧张了,因为路更险了。这是一条羊肠道扩展而来的路,一边是黄河,一边是绝壁。走过一个叫榆树台的地方后,路才渐渐宽了。我们的目标是下滩村,从这里可以直达黄河边。下滩村的人们固守着淳朴、善良的秉性,遵循着古老的生活轨迹,与崇山峻岭长相厮守,聆听亘古不变的涛声。

  黄河在下滩村前,河面变宽了,水势变缓了,但凶险却更隐蔽了。村民说,村子前方的河中有个暗礁叫高崖结,听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有多么凶险。此地高崖相接,岩石形成了一个结,藏在水面下。河水冲在暗礁上,激起阵阵浪花。黄河过下滩村继续前行,在村子下游七八里处,拐了几乎呈直角的大弯向东北而去。

  站在村子边的山坡上,整个村落尽收眼底。回望田野,白雾茫茫,水汽萦绕。尽管已看不到麦浪的翻腾,尽管已听不到丰收时的欢笑,但那点点拥挤的麦茬仍能清楚地回味收获时的歌声!而田间的干草垛散发出的清香也俨然就是谷穗的芬芳!

  村子里淳朴的农家院落错落有致,滔滔黄河水与田园交相辉映,让我们恍若回到了半个多世纪前。那时,那些穿越激流的筏把式,过了下滩的高崖结后,总要高歌一曲。于是,花儿的旋律在峡谷弥漫开来……

 三

  “你知道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几十几道弯弯里哟几十几支哟船……”

  这首吟唱黄河的陕北民歌,以粗犷激越的信天游曲调,诉说着黄河的点点滴滴,也向人们展现了黄河的神秘莫测。

  黑山峡的弯多。从卫星地图上看黑山峡,只见河水在巍巍群山中,时而东,时而西。有人曾经统计过,过黑山峡至少要经过50多道弯。难怪筏客子中流传着“远见航道去无路,过弯转舵又一村”的说法。

  黄河在峡谷中穿行,滚滚向前。在一座座礁石和绝壁间,制造了一个个险滩,也留下了无尽的传说和独具特色的物产。在黑山峡的众多物产中鸽子鱼最为神奇。

  这是一个鸽化鱼的故事。我们听过马化龙的故事,听过鱼化龙的故事,然而关于鸽化鱼的故事却首次听说。民间传说,生活在黑山峡山崖中的鸽子,不小心就会碰到山崖而落入黄河,鸽子涉河落水后,就会变成鱼,在黄河里自由自在地游泳。这种鱼,人们叫做鸽子鱼。鸽子鱼和鲤鱼类似,唯一的区别是它全身呈古铜色,只产在甘肃靖远到宁夏中卫200公里的黄河中。滔滔河水常常将鸽子鱼冲到下游很远的地方,但无论多远,鸽子鱼都会逆流而上,游回故乡。正如那些顺河而下的筏把式,不论漂多远,最后仍然要从陆路返回故乡,返回最初的出发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依靠黄河水的滋养,黄河岸边转动的水车,长城脚下盛开的梨花,成为一代代沿黄河而居的人们与黑山峡相依相生的见证。有了黑山峡这样险峻的峡谷,自然也会有敢闯险滩的筏把式,自然也有逆流而回故乡的鸽子鱼。

  黄河拐向东北后,经过拦门虎、五龙旋等处,抵达沙坡头。到了此地算是彻底出了黑山峡,筏把式们总要炫耀一番。

  一道道弯,一座座峡谷,一个个险滩,就这样被筏把式们逐个征服了。

  黑山峡的终点在沙坡头。我们曾经多次到沙坡头大弯对面的公路边眺望风景。只见青山耸立,黄沙茫茫,黄河在沙和山之间,拐了一个“S”形的大弯,滚滚向前。黑山峡独特的自然景观和浓郁的人文风情,展现了中华历史之美、山河之美、文化之美,让沿岸的古村落声名远播,越来越多的游客正慕名而来,悄然改变着这里。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