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百花

杏树的光阴

 2021/12/03/ 08:55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梁正虎

【校园文学】

杏树的光阴

  梁正虎

  大山里的我们搬出了大山,一棵棵杏树扎根大山,成为大山的一部分,搬不走,最终成了留守杏树,守望着曾经的家园。

  从此,大山里没有了人烟,杏树听不见人的笑声、喊声、悄悄说话声,还有鸡鸣狗叫声,也没有调皮孩子来攀爬枝丫,山野寂静了。幸亏,鸟雀还在,叽叽喳喳,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从这个枝条跳到那个枝条,间或用它们的小嘴在枝条上左右摩擦,不知道在没有人的村庄里吃了些什么,值得它们这样津津有味。山风还在,呜呜呜,杏树枝条左右摇摆。雨露还在,悠悠地滋润着杏树的枝、叶、根。

  春天,没有人催促杏树,说你快快开花呀,但杏树没有忘记这个节气,开花是它的使命,节气一到,说开就开,哗啦啦,挡也挡不住,兀自绚烂地盛开着,粉白一片,如火如荼,点缀了山野。

  清明祭祖,赶上杏花正盛。我回去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放不下、带不走的除了祖坟,还有这棵杏树。原来杏树在没有主人的日子里,把自己交给了大自然,历经严寒酷暑,风霜雨雪,仍顽强地活着。

  大概在我十岁左右吧,看到邻家墙内有一棵杏树,春天开花,秋天结果,邻家小朋友从枝头上摘取黄灿灿的杏子,奢侈地享用着,我羡慕极了。之后,我向邻家小朋友要了一枚杏核,发誓也要种出像邻家的一模一样的杏树来。我郑重地将这枚杏核埋在自家的小园子里。第二年春天,这枚杏核仿佛信守诺言似的,生根发芽长叶,尽管刚出来的幼苗比针粗不了多少,但我兴奋至极,终于拥有一棵杏树了。

  我精心浇水,小心施肥。化肥施多了容易把小苗烧死,这点常识,作为农家孩子,最是明白的。小树苗在我的精心呵护下,逐渐长大,分枝增叶,葳蕤而生。

  俗话说,“桃三杏四梨五年”,第四年,杏树高过了我的头顶,锨把粗细。春天,枝头上开了一些零星的花,虽不多,但我按捺不住好奇,欢喜雀跃,每天站在杏树边观看,还用手摸摸花瓣,用鼻子凑上去闻闻杏花的清香。但不知怎的,这几朵杏花最终没有结上杏子。也许,杏树还小吧,没有能力结上杏子,我们还是能理解的。而后,杏树每年开花,没有理由再不结果。不觉间,杏树一年比一年粗,杏花一年比一年盛,杏子一年比一年繁。

  每年杏花盛开时,我们全家人欣赏杏花,在杏花下拍照留影,图片分享给出嫁了的姐姐们,杏花也是她们的曾经。杏子成熟,我们分享给左邻右舍的小孩子,小孩们指指点点,蹦蹦跳跳,好不快活。而后,我也渐渐长大,成熟,杏树仍在,年轮一圈又一圈。我们给杏树浇水施肥,从繁盛的杏花中,看到过生活的美妙与希望,杏花的繁盛,给了我们生活的信心和勇气,我们把日子打理得有滋有味,倍感温馨。

  如今,我们远离杏树,生活在另一个地方,春夏秋冬,没能给杏花说一句话,杏树,别忘了开花呀,别忘了结果呀。常常,我们惦记着杏树,不时喃喃自语:这几天杏花恐怕开盛了吧,别让春雪闹了。或者,到了秋天,就想啊,到杏子变黄的时节了吧,落了一地,黄灿灿一片,谁收呢?

  杏树最终也没有听到我们的赞美声,或者担忧声。等不及,杏花该谢的时候自然谢,很无奈,零零星星随风飘逝。该结果时自然结,由青变黄,由涩变甜,一年又一年。

  杏树悄悄地生长着,走过了春,迈过了夏,浩浩荡荡,一片繁茂。

  今年七月十五,我回到曾经的大山,老远看到杏树枝繁叶茂,走近一看,杏树上结满了青的、黄的杏子,如夜空中的繁星,似乎眨巴着眼睛。我们抚摸着曾经抚摸过的杏树,树干上用小刀剜下的字迹还在,泪水顿时涌满眼眶。杏树下有我们童年的足迹,有我们的小秘密,有我们的琐碎故事,有我们人生的喜怒哀乐,这些,杏树都一一见证过。

  我们欣喜地摘着杏子,并将摘杏子的过程拍成视频,让远远近近的亲朋好友分享,咀嚼过去的光阴。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