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人物

中国共产党早期在甘肃隐蔽斗争人物

 2021/07/15/ 08:51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刘仁书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中国共产党早期在甘肃隐蔽斗争人物

  刘仁书

  马兰香

  马兰香,1907年出生,女,回族,甘肃省榆中县人。全民族抗日战争时期,马兰香以开饭馆做掩护,打探消息,传送情报,掩护同志,面对敌人的酷刑坚贞不屈,被誉为“陇上阿庆嫂”。

  马兰香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18岁嫁给本村农民米景山。为了维持生计,夫妻俩在榆中金崖老爷庙旁边开了一家饭馆。

  1937年,中国共产党甘肃工作委员会(简称中共甘肃工委)成立,以兰州地区及榆中农村为中心,把工作面逐步扩展至河西、陇南、甘南,并派出党员开展工作。1938年春,朱家沟一位教书先生张杰到马兰香家食宿。后来,杨静仁、金少伯、陈成义、傅从俭等人经常聚集在张杰住的窑洞内商量事情。渐渐地,马兰香从其言谈中,知道了他们共产党员的真实身份。通过长期接触,马兰香的思想、生活发生了重大转折。经党组织考察谈话,她自觉地担负起为我党传送情报的光荣使命。她家的饭馆成了党员传递情报的秘密联络站,她也从一个普通平凡的农村妇女转变成一名秘密交通员。

  在担任秘密交通员时,马兰香千方百计在发髻、棉袄、牙膏皮等处巧藏情报。一次,有一份加急的情报要迅速交给杨静仁。为防止敌人盘查,马兰香把情报卷成一个小卷装进毛笔套中,然后将笔套塞进鱼肚子里,又在鱼身上浇上冷水,把鱼冻得硬邦邦的。她和丈夫提上鱼,装扮成走亲戚的样子,把情报安全地送到了目的地。

  1938年初冬一个傍晚,天空下着鹅毛大雪,马兰香的饭馆来了两个身穿长衫、头戴礼帽、鼻梁上架着墨镜的人。两人谈论着:“朱家沟……等天亮前就动手”。马兰香凭着敏锐的政治嗅觉,意识到这两人说的事情与张杰他们有关,决定不论如何,都得把这一情况告诉他们。可是两个“客人”离开时,已是晚上9时许,金崖离朱家沟30多公里,加之漫天风雪,她一人去报信肯定会延误时间。她想到了邴家湾村的进步青年周焕丰。于是,她顶着漫天的风雪,深一脚、浅一脚,直奔3公里外的邴家湾村,让周焕丰连夜出发去朱家沟报信。次日凌晨四五点,果然有五六个持枪骑马的人突袭了张杰住处,而张杰等人早已接到情报安全转移。

  1941年农历正月,张杰等人前往徽县开展工作。他们走后不久,一名男子来到饭馆,自称是杨静仁的“外甥”来找杨静仁。马兰香一听就明白了,因为杨静仁根本没有什么外甥。她从容地答道:“我是卖饭的,哪里有工夫打听客人叫啥名字。”一句话就把他支了出去。谁知第二天那人又来了。他一进饭馆就气势汹汹地问:“杨静仁在哪里?还有那个张杰到哪里去了?”马兰香回答:“我不是说了吗,我不知道!”那人见问不出名堂,就恼羞成怒,抽了马兰香一顿耳光,又双手按着她的头狠狠地往墙上撞,鲜血顿时从马兰香头上流了下来。那人见她仍不说,气急败坏地从案板上拿起一把菜刀,狠狠地在她的右臂上砍了一刀背,呵斥道:“杨静仁他们到底在哪儿?”马兰香坚称不知。那人听了,竟然转身从火炉里夹出一块烧得通红的炭,将马兰香的裤腿猛地拉起,强按她跪在炭块上,马兰香痛得昏了过去,却始终没有泄露一点党的秘密。

  1965年10月,马兰香到北京参加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杨静仁多次要接她到北京生活,老人都婉言谢绝。1986年1月,80岁高龄的马兰香被选为皋兰县政协第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并连任第二届常委、第三届委员。

田伯萍

  田伯萍

  田伯萍(1917年-1984年),又名田之远,化名田君实,贵州开阳县人。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奉中共中央南方局派遣到甘肃玉门油矿职工子弟学校任教,以教书为掩护,组建了玉门油矿职工子弟学校党支部,秘密开展情报工作。

  田伯萍于1936年在遵义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长期在贵州工作。1941年皖南事变后,中共贵州省工委遭破坏,大批贵州籍党员被疏散到重庆,田伯萍到重庆后担任《新民报》资料室主任。

  1937年,国民政府开始对玉门老君庙油田开展勘查,并于1938年组建甘肃油矿局,在玉门老君庙油田钻探出了中国现代意义上的第一口油井。几年时间,位于戈壁荒原的玉门老君庙,集中了15000名石油工人及家属,石油新城拔地而起。到1942年年底,玉门油矿的原油产量占当时全中国原油总产量的97%。

  1941年1月,甘肃油矿局(局机关位于重庆)决定设立子弟学校,急需聘请教师。党组织得知此事后,决定派出田伯萍、宁汉戈、黄小穆和丁酉成4名同志组成党支部到玉门开展工作,田伯萍担任支部书记,后又增加丁毅、孙铭勋,支部共6名党员。

  这批中共党员来到玉门油矿后,黄小穆化名黄永森担任子弟学校校长,田伯萍化名田君实,担任教导主任(后任校长)。玉门油矿职工子弟学校党支部的成员,以教职员的身份为掩护,由中共中央南方局直接领导,在玉门开展工作。他们在玉门油矿逐渐站稳脚跟后,广交朋友,秘密发展党组织,与《新华日报》的潘梓年、张立直接联系。通常,田伯萍用暗号称呼“莲姐”(潘梓年),如果玉门这边出了事,称“有病”,如果安全则称“健康”。他们利用公开的电码本破译暗码,传送情报。比如抄一张粮食蔬菜物价表,将表中数字按照某种规律破译,就是情报的真实内容。通过这种方式,田伯萍及支部成员开始向中共中央南方局报送有关玉门油矿的情报。1943年,为加强对玉门油矿的控制,国民党中央派员到油矿设立党训班并成立国民党甘肃油矿局区党部。由于特务密探活动频繁,职工子弟学校里也时不时来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因此,党支部决定让大家分批撤离。

  新中国成立后,田伯萍历任重庆市军管会人事处长、市政府人事局局长等职,1966年筹办重庆工业大学,1973年出任重庆市教育局局长、党组书记,后任市人大秘书长、市政协副主席。1984年病逝于重庆。

秦明

  秦 明

  秦明(1916年-1948年),原名乔映淮,字清川,曾用名高明、李国华,甘肃靖远县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全民族抗日战争时期,他在中共甘肃工委的领导下,开辟了兰州经庆阳至延安的秘密交通线,并建立靖远中转站。

  1933年春,秦明考入甘肃省立一中读书。1936年毕业后赴南京求学,后因经济拮据,于同年7月返回靖远,在北湾小学当教员。这期间,他利用业余时间和好友万良才、刘宗道等人一起创办了靖远“同进消费合作社”,发行进步书刊。1937年初,他辞去教员工作,再次来到兰州,进入甘肃学院高中部就读。“七七事变”后,秦明参加了由我党领导的进步青年组织——甘肃青年抗战团,积极参与抗日救亡活动。秦明等人还成立“秘密读书会”“同仁消费合作社”,发行《读书月报》《星期生活》和部分延安出版的进步书刊,传播革命思想,主张合作救国。1937年11月,经万良才、万通轩介绍,秦明在兰州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受党组织委派打入国民党在兰州的西北训练团。

  1938年10月,经八路军驻甘办事处介绍,秦明和新婚妻子一起赴陕西省泾阳县安吴堡,在中共中央青委领导的“中国青年干部训练班”(通称“安吴青训班”)学习抗日革命理论。1939年3月,秦明受党组织派遣回到家乡靖远,担任中共靖远县城关支部书记、靖远县委秘书。他以西关小学教员的公开身份为掩护,在靖远县城各学校积极宣传抗日救国思想。同年秋,秦明担任了中共靖远县委委员,他利用自己三哥在县城里开的小杂货铺,建立了县委的秘密机关,制定了严密的联络暗号和接头办法,并派可靠的同志化装成卖货郎,肩挑货担往返于5个基层党支部之间,传达上级指示,了解基层情况,把5个党支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增强了党组织的战斗力。

  为了冲破国民党顽固派对我党的限制、封锁,及时传送党中央的指示,沟通中央与中共甘肃工委的联系,中共中央指示中共甘肃工委开辟兰州到延安的秘密交通线。1939年冬,秦明受命开辟兰州—靖远—海固—庆阳—延安交通线,并建立靖远中转站。经过一番认真准备,这条秘密交通线很快就开始运转。党中央和中共甘肃工委的机密文件、指示、信件、消息经由这条交通线,秘密顺畅地传递往返。1940年6月中共甘肃工委被敌人破坏,工委书记李铁轮、副书记罗云鹏等负责同志被捕。为了保存党的有生力量,秦明等人立即撤往延安。在延安大学学习一年多后,秦明于1942年4月被调到陕甘宁边区行政学院当语文教员。

  1946年4月初,秦明被派到设在庆阳的中共甘肃工委工作。同年6月,中共甘肃工委又派秦明前往靖远,寻找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的靖远秘密党组织。秦明克服重重险阻,只身来到靖远,找到何清涌等人,了解当地党组织的情况,向他们传达了中共甘肃工委的指示,布置了任务,规定了今后的联络暗号。同年10月,秦明被中共甘肃工委派往环县,任县委常委、统战部长,负责环县周围的秘密工作。1947年3月,秦明先后在环县武工队、游击队工作。在一次掩护其他同志突围的战斗中,不幸被敌军俘虏。

  秦明虽因被捕而失去自由,但在狱中他并没有停止斗争。敌人唯恐军心动摇,先后把他转押到中宁、平凉等地监狱。秦明在押期间,中共甘肃工委多方设法营救,但均未能成功。1947年6月,秦明被敌人押到兰州后,他和狱友高波(我军某部团政委)秘密建立了狱中党支部,带领全体难友和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1948年5月2日,秦明和高波等人被国民党当局用飞机押送至江苏镇江金山寺“国防部训导所”。在狱中,秦明等人积极斗争,帮助王会文等同志成功越狱。同年10月,秦明被敌人以组织狱中暴动为由秘密杀害于南京雨花台,年仅32岁。(本文由甘肃隐蔽斗争历史研究小组提供)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