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陇史

一张最早拍摄天水的老照片

 2021/03/26/ 14:58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薛林荣

一张最早拍摄天水的老照片

1875年的秦州

  薛林荣

  在建设中的天水市工业博物馆陈列的一块展板上,有一张标注为“重要贸易站和出口中心秦州”的旧照片。据馆方介绍,这是拍摄天水的最早的一张照片,拍摄于1875年,收集自甘肃省古籍研究所,原片现存巴西国家图书馆。这条线索吸引了笔者的注意,经多方查找资料,访问相关知情者,并和全国知名旧照片收藏研究者交流,确认这张珍贵的照片是1875年6月俄罗斯科学和贸易考察团摄影师阿道夫·伊拉莫维奇·鲍耶尔斯基所摄,距今已145年。

  1874年,当时的俄罗斯政府派出一支小型考察团,称为“俄罗斯科学和贸易考察团”,由俄国总参谋部上尉索斯诺夫斯基带领,成员包括地质学家马图索夫斯基、科学家派亚塞特斯基、翻译员安德烈里耶夫斯基、摄影师鲍耶尔斯基、一位姓徐的中国老绅士(应为向导),以及三名哥萨克轻骑兵(类似于警卫)等。考察团的主要目的是探索从四川到斋桑(现属哈萨克斯坦)之间可行的陆上通道。这是目前已知最早一组带着照相机横穿甘肃、新疆的外国人,规模较小,成果也不太显眼。当时,俄国商队从中国进口茶叶大都取道天津—张家口—恰克图这一通道,比较漫长。因此,俄国人更想找到一条从茶叶原产地经甘肃、新疆直达本土的路线,以大大缩短陆上运输时间。

  考察团于1874年3月14日从圣彼得堡出发,经莫斯科、伏尔加河流域,翻越乌拉尔山,横穿西伯利亚平原,经乌兰巴托、张家口,于8月19日到达北京。在依次考察了北京、天津、上海后,他们于1875年初来到汉口,计划沿汉江上行至汉中,经甘肃、新疆到达当时属俄国的斋桑。这一段旅程是他们此行考察的重点。他们预想通过汉江把茶叶运往本国,但汉口至汉中长达一千余公里,落差六七百米,这使得逆水上行比预计的困难得多,他们花了两个半月才走完全程,中间还翻了一条船。4月13日,考察团到达汉中,休整一月有余,加雇了几个人并购置了骡马后,于5月20日出发赴甘肃,途经勉县、略阳、徽县、秦州(天水)、兰州、永昌、甘州(张掖)、肃州(酒泉)、嘉峪关、安西(瓜州),通过新疆哈密绿洲进入斋桑,最后于1875年10月回到俄罗斯,前后共一年半时间。斋桑也称斋桑泊,清朝时称为“烘和图池”,曾是中国的内湖,后割让给沙俄,现属哈萨克斯坦,与我国新疆阿勒泰相近,是联结中亚与内地的枢纽。

  至于俄国人此行考察的任务,在后来结集出版的照片集中有明确介绍:“一是考察从斋桑至四川省的道路,二是有目的地进行贸易考察。寻找合适的地方建立领事馆、代理处及贸易站,建立情报机构。”(转引自尹玉霞、易雪梅《俄国考察团中国摄影档案》)

  由此可见,考察团的任务有三:一是商业目的,打通贸易通道;二是外交目的,寻求建立领事馆;三是特务目的,搜集政治情报。

  从时间上看,索斯诺夫斯基带领的这支考察团应该是第一组把照相机带进陕西和甘肃的外国人。考察期间,随团摄影师阿道夫·伊拉莫维奇·鲍耶尔斯基拍摄了约200张照片,用镜头记录了同治、光绪年间民生时局,记录了晚清中国的政治图景、自然风光、社会风貌、山川风物和风土人情。在兰州,他们拜访了左宗棠,还为左宗棠拍摄了一张照片。这批照片内容丰富,摄影技巧娴熟,构图专业,是一批珍贵的人文地理作品,也是目前记录中国西北地区陕西、甘肃和新疆最早的影像,其中很多都是那一时期留下来的唯一影像,鲍耶尔斯基也因此成为较早用镜头记录中国晚清社会实相的西方摄影师之一。

  回国之后,鲍耶尔斯基将139张照片整理成册,命名为《中国之旅:俄国科学贸易考察团》。这批照片后来成为巴西皇帝佩德罗二世建立的特丽萨·克里斯蒂娜·玛丽亚藏品的一部分,最终佩德罗二世将其捐赠给了巴西国家图书馆。另外,资料显示,这批照片在大英图书馆也有收藏,1993年瑙姆金选择了其中的160多幅,编辑后由英国日内特出版公司出版,书名为《历史瞬间:珍贵的摄影档案——中国》。

  在秦州,鲍耶尔斯基拍摄了一张城区图,中文译为:东北鹿角(或满洲鹿角)的重要贸易站和出口中心秦州,可以看到单面倾斜的屋顶和凸起的屋脊。中国甘肃省,1875年。

  秦州自古为陇右门户、战略要冲和商贸集散地,古往今来商贾云集,现为天水市的中心城区。俄国人称其为“满洲鹿角的重要贸易站和出口中心”,可见秦州在同治、光绪年间是一个重要的药材集散地,东北药材经由秦州源源不断地运往西亚和欧洲。

  这张目前所知天水最早的照片是一张俯拍图,蛋白纸质,黑白图像,拍摄的是天水城区一角,冲洗成了椭圆形。据推测,拍摄者应是站在秦州城西边的高处,向东北方向的城墙、民宅和庙宇按下了快门,于是,一张珍贵的照片诞生了。照片画面主体是鳞次栉比的“人”字形瓦屋,这是典型的秦州西关民居,其间高树罗列,绿意森森。远端是保存完好的天水老城墙,拾级而上,可抵高处用作瞭望的房屋。画面右上部分松柏掩映着的宏伟建筑,似为庙宇。

  鲍耶尔斯基捕捉到了秦州“人”字形屋顶的东方之美。“人”字坡下凹曲线至今完好保留在天水西关古城中,工程理论上将这一最有利于自然排水的下凹曲线称之为“最速降水线”。在西方近现代的科技理论中,建筑结构预应力的概念很早就提出了,西方把下垂的屋檐做成上弓形,用以抵御向下的重力影响,这样就形成了半球形的穹顶、陡直的屋面坡顶、哥特式建筑直刺苍穹的塔顶等。但东方人却用下凹曲线表达出道法自然、与自然相和谐。所以,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翰博士曾感叹道:“中国古代的建筑匠师,恰恰在一条下垂的曲线上完成了他们的屋顶结构,好像他们根本不懂得重力的存在。”天水西关民居屋顶曲线,正是东方哲学和中国传统审美观念的反映。

  据天水年高望重者辨认,照片中的位置是天水西关古城。这应是鲍耶尔斯基在天水拍摄的唯一一张照片,对于了解晚清同治、光绪年间天水的城市形态、社会风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鲍耶尔斯基拍摄的这批图片中,还有一张和秦州有间接关系。当时,陕西是鲍耶尔斯基一行考察“茶叶之路”的起点,他们先后考察了安康、西乡、洋县、城固、汉中、勉县、略阳,然后进入甘肃,途中主要拍摄了洋县、汉中和略阳的风光,其中有一张照片,是从汉中府到秦州的一个村子,中文译为:汉中府和秦州之间的铁产甲村(音译)。

  这张照片也是蛋白纸质,黑白图像。照片拍摄的是一个峡谷,植被茂密,乱石丛生,中景是一座西北常见的马鞍架房屋,远端山峰高耸入云。仅从照片和地名看,尚不能判断此村位于汉中至秦州的什么位置。笔者曾怀疑Tie chan jia指三国古战场、天水“铁堂峡”,且照片中的地貌与铁堂峡甚为接近,但这一则英文说明文字使用的是标准的拼音标注法,Hanzhong Fu即汉中府,Qinzhou即秦州,则Tie chan jia亦为标准拼音,具体是汉中至天水的哪一个村庄,待考。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俄国人当年拍摄照片具有商业和间谍性质。索斯诺夫斯基一行考察中国内地的19世纪70年代,正是沙俄对我国加紧侵略、我国西北边疆形势危急之时。1871年,沙俄出动军队霸占了伊犁谷地的同时,派出了多路打着“科学考察”“学术旅行”的幌子,盗窃我国政治、军事、民族等方面情报的高级间谍队伍,充当沙俄侵略我国西部领土的急先锋。这位带队的索斯诺夫斯基,早在来天水之前的1872年就已经率领一支200余人的大规模测绘队,擅自闯入新疆,沿路“图绘山川形势”,考察从斋桑至四川的商路。因此,这次经由汉中府到秦州再到兰州、河西的考察,也是1872年俄国人搜集情报的延续,通过照片也是让我们对当时历史背景下的历史政治,有一定的认识和了解。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