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百花

炭山岭的笑声

 2021/02/05/ 09:35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刘 锋

【酒泉市文学作品选】

炭山岭的笑声

  刘 锋

  炭山岭地处天祝县城西南,在去天堂寺的必经之路上,也在去朱岔峡的必经之路上。

  来到炭山岭下,我站在没过脚的裸草地,浓烈的草的气息洋溢在我的四周。举目四望,炭山岭上长满了紫色的杜鹃花、黄色的鞭马花、红色的狼毒花,还有狗尾草、藜草、蒿子,还有我说不上名字的野草,炭山岭被绿色铺染着,描摹着,如锦缎,如流动的水,绵延天际。一棵一棵的松树你争我赶,像赛跑的田径运动员,一直向山顶跑,绿色更加浓烈,炭山岭就这样睡在绿海里。

  天空显得格外亲近,紧紧贴着这被绿色包裹着的山,蓝蓝的、清清的,巨大而极富立体感。云像调皮捣蛋的孩子一样,撒着欢,一会儿像大象,一会儿像小狗,变幻莫测,一会儿又像生气的娃娃,阴着脸,点点滴滴地飘落些细雨,风就吹了过来,一下子有“细草摇头忽报侬,披襟拦得一西风”的美妙。云跟着风,变着花样和山嬉戏,和满山的绿草说话,生机勃勃,欢快无比。

  我被这纯真自然的嬉闹感染,欢呼着,跳跃着,奔跑着,大笑着,从一个山坡到另一个山坡。

  炭山岭仿佛被我的样子惊呆,悄悄从怀里放出隐藏的云雾,云雾缭绕,道一句“云无心以出岫”,云雾从山腰四散而来,云蒸霞蔚,山变得更加缥缈,浩渺深远。

  炭山岭以她自身的伟力,让每一个踏入她怀抱的人简单如一棵草,纯净似一滴水。我的思绪也缥缈起来,我想着喜欢山的谢康乐公的木屐,想起李太白的踏歌,想起苏东坡的蓑衣……想起许多许多喜好四下里游走的诗人,觉得辛弃疾最了解闲人上山的感受,“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山懂人,人知山,心灵相通。

  人与山心灵相通,山就开始逗我,让我出个洋相好让她笑。我也傻乎乎的,看着炭山岭上出现许多白色的点,在绿色的山坡上很是奇特,我惊喜地说:“怎么有这么大的蘑菇?怎么这蘑菇还能走啊!”同行的同事大笑了起来,告诉我:“这是雪域神灵白牦牛,可不是蘑菇啊。”

  炭山岭上一下子被笑声塞满了,笑声在山谷里传播着,我自己也笑得直不起腰,太逗人了,太让人开心了。

  听着爽朗的笑声,静谧的炭山岭把纯真在草、松树、云、游客之间传递,也让我们接续着快乐,接续着纯真,让我们在自然面前像个孩子,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看着,走着,笑着。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等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