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美文

春日的缓慢

 2021/02/05/ 09:04 来源:每日甘肃网 马建东

  马建东

  窗外是春,是节气。窗内是春,是感觉。大家互相发祝福,说今日立春。然后,大家就说,春天来了。        

  其实春天来了,还是看不见。在我们的体验里,春天就是桃花开,杏花绽,是梨花带雨,满眼的生机。一个朋友发短信,告诉我他收到了无数的祝福,只有一句生命的意愿,让他泪流满面。于是我问说了什么?他却不答,只给我一个流泪的简笔画。        

  后来我赌气不理他,他却发我几朵绽放的桃花。我问,是哪里的?他无语,只是发我第二朵,然后,第三朵。        

  我明白了,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但那不是此刻我的家乡蝶舞蜂聚的时刻,也不是我家乡画家讴歌浪漫的创造。哪里的呢?        

  他不回答。而是一个怪脸发在微信里,似乎在诉说,春天,只是生命的体验,并非天然的呈现。        

  春天来了,大家都说。可是,寒风凛冽,我看不见桃红柳绿。陪着朋友去桃花坞,坞里言笑晏晏,甚至有满篮的草莓捧场,一篮一篮端出涎水的怪怨,却没有人说这和春天是否有某种约会。        

  我去年的春天在阴台殖起一窝的水柳,它们用了整个夏天的努力经营了炎热季节的丝丝阴凉。来访的朋友没有一个能够控制自己不去生发好奇的冲动,便约定一样,站在窗后表达了自己无边的艳羡。那小小娇羞的叶儿,向着我的朋友诉说着生命的艰难和骄傲。它们窄小的局面,因此演示了某种广阔无边,令我的朋友们自惭形秽。        

  我以为,倘若它们生长于广阔无垠的田野自然无人关注,可是它们存在于我们窄小干枯的楼台,就有了万般的妩媚与多姿,所以赢得了无边的热爱。然而,春的季节的确来临,来得人们猝不及防。这一天的太阳也特别卖力,它们用尽心思展示了温度与季节的关系。站在地埂边的叔伯们一致地认为,今年春天来得早一些。        

  姑姑已近八十,她拢起落在脸上的一缕头发,对着她的哥哥说,“哥哥你说,那一年我们去逃荒,天气也这么热。可是现在怎么就不一样了?”她哥哥没说话,旁边的侄子却嚷嚷,说姑姑您别打岔,昨天表弟开了轿车,为什么不要您坐?        

  大家不笑,也没人接茬,只是看着远处出神。其实这一帮老人,个个都有出人头地的下一代,他们哪一个挑出来论辉煌,都是本族没有先例的好汉。可是,老人们都不愿意坐上他们的小汽车里去看远方,他们宁愿守着先人的记忆躺在贫困的记忆里,也不愿意入城去藏在火柴盒一样的蜗居里歌唱。所以有人说了这样尴尬的话题,大家自然集体失语,只把明日复明日的日子,刻在灶头后面的焦黑上,一道又一横地记录了,赠与小年上天言事的灶王爷,希望着她上天替自己的老少献上平安的方案。        

  于是,今年的小年,拜托给灶王爷的重托,便一如年年的相似,香烟袅袅,梦一般地上升,直接了当地祝语,就还是平安如意和,如意平安。        

  上天言好事,如意自平安。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等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