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民俗

年在陇上(上)

 2021/02/04/ 09:33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梅金娟

年在陇上(上)

  文/梅金娟

  入了腊月,年味越来越浓。

  如同要举行一项项庄重的仪式一样,喜庆的陇上人家进入腊月后,就有固定的年俗要去完成,这些千百年来形成的古老风俗,相传至今,有的被简化,有的被沿袭。

  在陇上的很多地方,尤其在那些巍巍的大山脚下,在白杨树守护下的农家院落里,人们一板一眼地执行着数百年来传承的年俗,从腊月二十开始,就正式进入倒计时,家家户户,老老少少都要开始为年做最充分的准备了。大年三十下午,随着一声声喜庆的鞭炮声冲向天空,年的大幕,就算是正式拉开了。

  扫屋尘

  新年新春,掸尘扫屋,不管过年的风俗如何简化,这始终是保留节目。扫尘有“除尘布新”的含义,其用意在于把一年的霉运、晦气统统扫地出门,迎来新年的好运气,寄托着人们破旧立新、辞旧迎新的美好愿望。

  据《吕氏春秋》记载,这一风俗源于尧舜时代。腊月二十刚过,家家户户就陆续开始打扫起来,全家老少一起动手,清洗各种器具,拆洗被褥窗帘,“洒扫六闾庭院,掸拂尘垢蛛网,疏浚明渠暗沟”。

  趁着晴朗好天气,勤劳的主妇们“全副武装”,先把能搬动的大小家什全部搬到院子里,搬不动的就遮挡起来,然后挥舞着大扫帚,把院落一遍又一遍扫得干干净净,不留一根蛛网,不遗漏一个带尘的角落。

  扫完屋子,接下来就该大肆清洗一番了,大到各式家具,小到锅碗瓢盆,还有门帘窗帘各种能拆能洗的日常用品,都要翻出来清洗一遍。这时候,每个家庭主妇都变得潜力无穷,能够洗完堆成小山的衣物,等到院子里横七竖八一样的晾衣绳上挂满滴着水的衣物时,她们又要动手细细擦洗那些陪嫁的红漆斑驳的箱柜了。这样隆重的日子里,男人们也没有闲着,他们要打扫院子,修修水渠,耐心而细心地把自家院子、屋顶修理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有时候还要把家具挪挪地方,再拉一根长长的电线,准备过些日子挂大红灯笼用。

  贴对联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贴对联,也是过年的必须节目,腊月的集市上,各种各样的摊子摆满各种各样的对子,红彤彤一片,还有花花绿绿的年画,置办完大包小包的年货,末了要回了,总要乐呵呵地捧几副回去。也有擅长笔墨的,裁一副正丹红纸,挥毫泼墨,将红红火火的日子和新春祝福写成工整、精巧的字幅,扫去去年风吹日晒残破褪色的对联,贴上崭新的对子,红红的对联将家家户户,里里外外装点的喜气洋洋,年味十足。

  对联又叫对子、春联等,始于宋代,盛行于明代,在清代得到普及发展,一直延续至今,是我国特有的文学形式和年俗习惯。写对联既要讲究笔墨,又要讲究内容,没有“两刷子”是不敢上手的,内容以含有美好祝愿的工整对偶的长短句为主。对联为渐近的年再添喜庆气氛。

  除去贴对联,还要张贴“福”字,大红的福字倒贴在大门上,取福“到”之意,指福气、福运,寄托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新年祝愿。一般不单是简单的福字,还配有各种精致图案,有寿星、寿桃、五谷丰登、龙凤呈祥等。大门上贴福字,小门上则张贴门画,从集市上买来的“秦琼、敬德”,从中间裁开,用自制的白面糨糊贴在两扇木头门板上,再用谷子穗扎的小笤帚扫得四平八稳。

  年画和窗花是被渐渐省略的内容,剪得细致精美的窗花只有在麻纸和木头格子上找到生命,而那些曾经必不可少的《福禄寿》《天官赐福》《五谷丰登》《迎春接福》等色彩鲜艳的年画几乎要被人们遗忘了。我小时候最喜欢太奶奶屋子里的寿星图,额头高高的南极仙翁,一手拄着挂着葫芦的拐杖,一手捧着一只鲜艳的寿桃,笑眯眯的,去看那画的人也都乐呵呵的。年画有纸质卷轴的,更多的是那种薄薄的塑料画,很容易撕破,但颜色都是一样的明媚鲜艳,内容有梅兰竹菊、花鸟虫鱼等风景,更多的则是象征吉祥如意的民间典故人物,像抱着金鱼的胖娃娃,寓意“连年有余”等,很大的一张贴在窑洞的后墙上,整个屋子就都明亮生动起来了。

  杀年猪

  在西北的广大农村,家家户户年前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活动——杀猪。

  猪是自家养了一年的壮猪,从几个月大的时候买回来,养到肥肥壮壮,有个谚语叫“人怕出名猪怕壮”,腊月的那些喜气洋洋的日子里,不时就有一声长长的嚎叫远远传过来,没有一头猪能够活得到过年,虽然对于猪们来说有点悲惨,但过年却少不得这道程序,而且对于人们未来一年的生活也至关重要。偏远闭塞的小村庄,一年四季的菜、肉全部需要自给,菜,来自家菜园,肉,就来自年前杀的那头大猪了。

  到了要杀猪的日子,人们早早起床,男主人忙着打扫地方,女主人忙着烧一大锅开水,小孩要跑去各家请人帮忙,等待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六七个大人逮住肥得走不动道的猪,杀猪有专门的人,专门的尖刀,也有固定的程序,整个过程大概要整整一个上午。等到被切成一吊吊的猪肉摆满大案的时候,接下来就该主妇们上场了,她们要做香喷喷的杀猪菜给所有帮忙的人,以及村子里的老人们吃。

  酒足饭饱的人们逐渐散去,忙碌了一天的主妇们又要开始新的工作——腌肉,她们要把堆满案板的猪肉切成大块,煮熟,煎一煎, 抹上盐巴,一层一层地放进大缸里,最后再用滚热的猪油封起来,供来年细水长流的日子里吃。过年吃的排骨、猪蹄、饺子馅等等,也都有了最新鲜、最充足的来源。

[1]  [2]  下一页  尾页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等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