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百花

一个村子的传说

 2021/01/22/ 09:42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张胜荣

一个村子的传说

  张胜荣

  在庄浪有一块小盆地,那就是阳川镇。葫芦河自北向南横贯川道。这里是全县最富庶的产粮区和苹果种植基地。而我的村庄就在葫芦河西岸最上游的张家大湾村。

  大湾村是一个有着几千口人的大村庄,全村除几户外来户外,全是张姓一族。追根寻祖,许多人认为我们的家族是在洪武移民时从山西大槐树迁徙而来。到底从何而来?我没有详细考证过,在我小的时候,曾见有人在山脚挖出过残缺不全的盆盆罐罐,不知为哪朝哪代人遗留下来的。不过与属于仰韶文化遗址的大地湾毗邻的阳川,是个非常适合人类居住的理想之地,在县博物馆收藏着阳川古洞门遗址出土的一枚骨笄,属于仰韶文化,这个文物的出土,证明早在母系氏族社会,阳川就有人类居住。

  大湾村背西面东,被自北向南绵延的山梁拥抱入怀。这里属典型的黄土高原沟壑区,洪水长年累月冲刷着山梁,在村口形成四座馒头咀(严格来说应该是五座,还有一座叫“气死咀”的小山夹在一、二两座山咀间,没有伸出头来),村人将其称为四咀,四咀山上遍植松柏,四季常青。

  葫芦河从宁夏月亮山南麓西吉县出发,一路走州过府,穿山越峡来到阳川,到村头石峡流出,大湾村也便理所当然地成了第一个受葫芦河水滋养的村子。石峡里有两座小土丘被唤作“双土堆”,相传是鲁班鞋子里的沙土倒出形成的。还有一个“巨掌纹”和一个“屁股印”,传说也是他留下来的。至于是什么原因留下来的,没人能说得清楚。

  据史料记载,鲁班是春秋末期鲁国的一个技艺超群的工匠,名叫公输般。最早记载鲁班事迹的是《墨子》,在《礼记·檀弓》《风俗通义》《水经注》《述异记》《酉阳杂俎》以及一些笔记和方志中也有著录。本来是历史人物的公输般,在民间逐渐成为一个传说式的人物。传说他创造云梯、战舟、磨、碾、钻、刨、锯子……修建了各地著名桥梁、寺庙等建筑,是个无所不能的能工巧匠。只是令人费解的是作为鲁国人的鲁班,离我们西北这个偏远的小村庄相隔十万八千里,不知他为何偏偏厚爱这片土地?也许是我的祖先们对这位“匠人的始祖”特别崇拜的缘故吧,把他想象成一个神通广大的人,甚至当成自己的先祖也未可知。这些优美的传说当然无据可循,但在我上中学时代,三五个同学相约经常骑着自行车到石峡游玩,我曾亲眼见过那个“巨掌纹”和“屁股印”。“巨掌纹”悬在靠西边四五米高处的石崖上,有三四平方米大,五指分开,指节和掌心纹路清晰可辨,简直就是一个放大的人手掌。与巨掌对应的东边地上有同样大小的“屁股印”,这个“屁股印”很有趣,像一只展翅的大鹏鸟。至于那个“双土堆”,只是两个普通小山丘,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看来,传说中的鲁班和夸父一样是个巨人,心怀天下苍生,为黎民百姓分忧解愁造福四方。关于“巨掌纹”和“屁股印”,我认为纯属地质构造中的巧合,与“神女峰”“阿诗玛”一样,被想象力超群的人们赋予了灵性,表达了人们的一种美好的愿望。

  其实,我更愿意把这段美丽的传说想象得富有诗意。设想鲁班爷足迹遍布九州,某天来到阳川大湾村,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只是觉得这光秃秃的山梁还缺少了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山头,便决定用木牛流马到关山或者更远的地方去驮山。他一路跋山涉水历经艰险,沿着葫芦河一座一座往大湾村运着山头。这天日上三竿,他赶着木牛流马驮着最后一座山来到石峡口,此时人困马乏便坐下来歇缓,顺带着倒掉鞋子里的沙土。他吸着旱烟,想着大功即将告成,脸上不由得浮过一丝欣慰的微笑。烟锅上火头忽明忽暗,一缕青烟在眼前缭绕,他悠闲地欣赏着葫芦河两岸怪石嶙峋的石山。猛一抬头,看见头顶那块巨石就要掉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巨人鲁班伸出有力的手掌擎住了石头,才躲过了一劫。鲁班歇够了便继续启程,快到四咀山口时,木牛流马却不给力,结果把鲁班气倒在了这里。从此世间便多了一幕悲剧,大湾村却多了一个优美动人的传说。

  葫芦河水待我的村庄不薄,它朝东绕个大弯,把大片肥沃的土地留给了西岸的我们村。新中国成立初期,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川道的田地被修整得像棋盘格子一样平坦整齐。上世纪八十年代又兴修水利,一条两米宽的水渠穿村而过,清澈的河水顺着血管一样大大小小的水渠流入农田,使这里的土地旱涝保收,家家粮仓高及屋顶。近二十年来,村民们大力发展苹果产业,秋季的村庄更是迷人,满川道都是果园,红红的苹果挂满枝头,这一幅丰收图就足够让人沉醉,更别说还有可观的收入了。因为光照时间长,气温高,一个个红富士色泽艳丽,风味浓香,含糖量高,耐贮运,口感好,备受客商们的青睐。

  小时候最喜欢在村口水渠边玩耍,渠两岸水草丰茂,遍植树木。有几户人家枕水而居,出门一座小桥,渠边栽满萱草,颇有江南水乡的韵味。村头十字路口处,渠两边各有一个大水塘,四季蓄满了水,是村里人饮牲口的专门场所。夏日午后,这里是最热闹的地方,男人们在渠边纳凉聊天,大姑娘小媳妇们端着盆子到渠边洗衣服,孩子们也赶来凑热闹,光着脚丫打水花抓蝌蚪,还有光屁股的顽童在水塘里学狗刨。有一两家养了几只鸭子和大白鹅,这些水禽们“嘎嘎”叫着撵得淘气的娃娃在水塘里乱窜,有趣极了!

  如今,我一年中回村庄的次数不多,但美丽的四咀山,村口的老槐树,村里辛勤的父辈们,清澈的河水,大片的果园,还有那优美的传说,经常萦绕在我的梦境中,刻在我的胸口上,这份温暖而浓烈的乡情将伴我一生。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等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