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文化杂谈

【文物中的历史】大堡子山金饰片回归记

 2020/12/03/ 10:04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赵建牛

【博之美物】

【文物中的历史】

大堡子山金饰片回归记

大堡子山金饰片

  赵建牛

  2020年11月18日,流失英国的68件文物经过25年成功追索回国。此次68件中国流失文物顺利回归,为我国政府持之以恒25年不间断地跨国追索走私文物行动画上圆满句号,是中英两国在“1970年公约”框架下,合作打击文物走私、促进文物追索返还的成功范例。纵观文物回家路,道阻且长,却从未止步……

  2015年,流失境外20余年的56件出自礼县大堡子山的金饰片,分三批回归祖国,国家文物局将其全部划拨甘肃省博物馆收藏。这些金饰片的归家之路,并不易。大堡子山流失文物的回归,是我国第一次主动追索文物并取得成功的典型案例,它们的回归,也是我国流失海外文物回家的一个缩影。

  1994年春,时任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的韩伟接受法国老朋友克里斯蒂安·戴迪安的邀请,赴法国、比利时作短期访问。戴迪安是欧洲有名的古董收藏家,早年在巴黎第七大学学过中文,后来又在台湾学过甲骨文,1987年在伦敦开了一家古董店,专门收藏中国古代青铜器和金器。访问期间,戴迪安邀请韩伟到他家观赏其私人收藏。韩伟后来回忆说:“他的家如同一座博物馆,从陶俑、青瓷直到青铜器、明清家具,收藏丰巨且品位极高。”观赏到最后,戴迪安从内室取出五十余片大小不一的金饰片和专门派人从他的伦敦古董店运来的两件顾首金虎让韩伟先生鉴赏。戴迪安说这些金器是1993年他从一个在香港的台湾古董商手里买来的。韩伟对那批金饰片很震惊,称其形制奇特、数量众多、制作精美、前所未闻。

  韩伟回国后,继续与戴迪安联系,一起研究这些金饰片的可能出处和用途。韩伟对这组金饰片逐个分析,通过与已知明确时代的青铜器花纹类比,外加1993年苏黎世联邦综合科技研究所研究员莫尔从金虎双爪内提取的木制标本碳14检测,推断出这批饰片为西周晚期秦人所有。此外戴迪安还告诉韩伟,当时台湾古董商曾暗示金饰片来自甘肃省礼县。韩伟随后来到礼县大堡子山调研。

  1992年至1993年间,礼县大堡子山古墓群遭大规模盗掘,重要墓葬十之八九已被毁坏,1994年甘肃省考古研究所和礼县博物馆对大堡子山被盗大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根据这些信息,韩伟对这批金器的出土地有了较明确的判断。

鸱(鸷)鸟纹金饰片

  1994年11月,戴迪安带着这批金饰片参加了在大皇宫举行的巴黎古董双年展,这次展品英文图录《秦族黄金》中,韩伟专门撰写了文章《罕见的文物 重要的发现——甘肃礼县金箔饰片纪实》。韩伟透过这篇文章,推测这批金饰片很可能出自大堡子山被盗大墓,墓主可能就是秦仲或庄公。随后韩伟在1995年第6期《文物》杂志发表《论甘肃礼县出土秦金箔饰片》,将自己的这些判断介绍给中国考古界。

  2000年,戴迪安又从曾经卖给他金饰片的台湾古董商遗孀那里买下了两对鸷鸟形金饰片,并将它们给好友希拉克看。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古董的资深爱好者。希拉克认为这么好的东西应该进博物馆。当时法国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让-弗朗索瓦·贾立基也是希拉克的朋友,他和希拉克都特别希望这些中国文物能够留在法国,但显然由国家出资购买收藏不太可能,因此希拉克给他的另一位朋友弗郎索瓦·皮诺打了电话。皮诺掌管着世界第三大奢侈品集团PPR集团,同时他也是佳士得拍卖行的最大股东。皮诺最终以相当于现在100万欧元的价格从戴迪安手里买下了两对鸷鸟形金饰片,并将它们捐赠给了吉美博物馆,戴迪安也将自己其他的28件金饰片捐给了吉美博物馆。

  2005年,中国国家文物局启动“中国流失海外文物调查项目”,完成了《甘肃礼县大堡子山遗址被盗流失文物调查报告》。同年11月11日,甘肃省文物局授权高美斯代表甘肃文物局在国际古董市场上寻找流失的中国文物,特别是甘肃省出土的文物。

  高美斯是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APACE)创办人和主席,这一协会于2004年成立,专门追讨流失在海外的中国文物。高美斯出生在阿尔及利亚,父母都是法国人。1982年他第一次到中国,随后结识了很多中国文物收藏界的朋友,在法国成了一名中国文物专家。

  在给高美斯的授权书上,甘肃省文物局特别强调了吉美博物馆受捐收藏的32件金饰片,“该馆在展出文物的说明牌上用中、法、英三种文字标明这批文物为中国甘肃礼县出土,这证明吉美博物馆在收藏这批文物时从古董商那里非常清楚地得知这些金箔饰片的出土地。”加上当时考古专家李学勤、李朝远、韩伟三人的考证,以及对比1994年被盗秦公大墓时出土的小型金箔饰片,“因此,我们认为,吉美博物馆收藏的金箔饰片为1992年至1993年礼县大堡子山秦公大墓被盗文物,它通过不正当渠道流失到巴黎的古董市场,理应回归到它的出土地中国甘肃。鉴于此,中国甘肃文物局授权高美斯代表我们通过各种法律途径和手段追索这批珍贵文物。”

  2006年6月中旬,高美斯以“私藏和转卖国际走私文化艺术财产”的罪名对戴迪安、吉美博物馆和法国文化部提起了刑事诉讼。诉讼受到了审理,2006年10月2日,戴迪安接受了法国打击文化财产走私中心办公室警员们对他的听证。但最终案件审理并没有获得证明这批文物是非法从中国走私的一致证据,这件诉讼不了了之。

  2010年中国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司长段勇向收藏有大堡子山流失文物的多个外国机构致函,希望对方能够按照相关国际公约的原则精神,向我国归还被盗文物。但写给吉美博物馆的那封信却始终没有转交给法国文化部,也没有回复。

  2010年11月,国际博协大会在上海举行,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向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阐明了这批文物对于研究秦国早期文明的重要意义,希望能促成文物的回归。希拉克表示同意。

  2014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中国再次明确提出促成文物回归的要求。2014年7月,两国组成联合专家组,专门来到礼县进行实地调研,并最终进行了吉美博物馆收藏金器与我国文物发掘的相同文物的对比研究。中方把从大堡子山大墓里抢救性发掘出土的金饰片本物、附着物的成分进行分析,并把结果提交给法方;法方也对他们所藏的这些金饰片做了相同的分析。结果发现,上面附着的朱砂和泥完全相同。同时,在法律链条证据方面,中方工作人员走访了当时参与盗墓的一些人及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根据当年的卷宗内所陈述的盗掘及金饰片形状等情况,也能与法国方面所藏金饰片的相关描述吻合。

盾形金饰片

  2014年10月,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在法期间再一次就如何回归进行了探讨。根据法国相关法律规定,国有财产不可转让。法国文化部最终提议吉美博物馆所藏大堡子山流失金饰片原捐赠人皮诺和戴迪安先生与法国政府解除捐赠协议,使文物退出法国国家馆藏,再由二人将文物返还给中国政府。

  2015年4月13日,法国皮诺将4件鸷鸟形金饰片移交给中国驻法大使馆。5月13日,法国收藏家戴迪安亲自来到北京将另外28件不同形制的金饰片交给中国国家文物局。

  2015年7月20日,大堡子山流失文物移交仪式在甘肃省博物馆举行,国家文物局将这32件金饰片正式移交给甘肃省博物馆收藏展示。为纪念流失文物回归,由国家文物局、甘肃省政府主办,甘肃省文物局承办,甘肃省博物馆、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礼县博物馆协办的“秦韵——大堡子山流失文物回归特展”同日于甘肃省博物馆开幕。

  2015年9月21日,戴迪安将他收藏的另外24件不同形制的金饰片返还中国,直接移交甘肃省博物馆收藏。(作者单位:礼县博物馆)

大堡子山遗址全貌(图片均为资料图)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