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美文欣赏

【名家·文学·雪漠·新作】董利文

 2020/11/18/ 14:38 来源:甘肃日报-新甘肃客户端 雪漠

  台下的百姓乐了,齐吼,给钱!给钱!两千个大洋。

  全场轰动了,说的,笑的,嚷的,一浪浪卷了来。

  刘胡子也笑了。他说,给钱给钱。

  一和尚说,我们哪有两千个大块。少些行不?

  不行!薅田汉子道,再不给钱,我就拧断他的脖子。说着一使力,和尚像挨刀的猪那样叫了。

  给,给。别,一个像是管事的和尚叫。

  几个和尚开始翻箱。他们显然没想到这一幕,他们把东西撒了一地,好容易才找到一堆大洋,递给刘胡子,说没有两千块,只有一千二。

  不行!汉子还没说话,台下的百姓哄叫了。不行!不行!两千!显然,他们对和尚这几日的耀武扬威非常不满。那时的凉州城里,娃娃大人都好武,或多或少,都会几手,那些和尚满街游走时,好些人都觉得他们在打自己的脸。这等于上门挑衅了。外公说,过去,押镖的镖头过凉州时,都不喊镖的,一喊镖,准有人去砸镖局的牌子。因为镖行的喊镖就有耀武扬威的味道,目的是吓退那些打镖行主意的人,但同时,也等于将听到喊镖的人当成了贼人。

  好些凉州人憋几天气了,要不是惧怕那少林功夫,早有人上门了。这薅田汉子,真替他们出气了。于是,大伙儿扬脖齐吼,两千!两千!少一分都不行。本来,那薅田汉子心软,想见好就收,但听到台下的喊声,也不好说啥了。

  给钱!给钱!那喊声,山一样压了来。

  和尚们开始翻布袋衣袋,又找出了一堆铜钱,都苦了脸。

  刘胡子接了,笑道,行了行了,他们把这几天的卖艺的钱都给你了。见好就收吧。

  不行不行!百姓们山一样吼了。

  这时,一个老者上了擂,捧了一个布包说,不够的,我补上,在山家武馆里摆擂,就是山家的朋友,朋友有难,我帮助。

  好!看擂的一起叫好。

  山大王好义气!刘胡子说。

  牛踏山说,这老汉,便是山生风的爹,人称山大王。

  我看那老者,瘦瘦的,像个鸦片烟鬼,这模样,咋当山家拳的掌门?

  牛踏山说,鸡儿不撒尿,各有曲曲道,人家有人家的本事。

  刘胡子从老人手里接过那包银钱,笑道,山爷好义气。不过,山爷这钱,我就代团防局收了,就当上税吧。

  山大王说,刘爷你自己瞧,反正我尽心了。

  汉子说,这也上税?

  刘胡子打个呵呵,当然,这年头,你瞧瞧,啥不上税?咱团防局千十个弟兄,也不能喝气屙屁。够了,够了,你还有一千二百多呢?要不要?再不要,我可全收了。

  汉子咧嘴笑道,要,要!他从刘胡子手里接过银元,问,我一松手,他们会不会报复?

  刘胡子说,不会,有我呢。

  汉子就松了手,那和尚这才起来。他的脖子里,有一道淤血的青印。他一脸土色,揉几下脖子,盯汉子几眼。汉子说,你盯啥哩,不服?再取两千大洋,我们再比。他这一吼,和尚一缩脖子,不言语了。

  薅田汉子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毛巾,平时干活时,他就用这毛巾擦汗遮阳,他用那毛巾兜了铜钱,提了那个装银元的袋子,走到擂台边,一个斤斗,翻下擂台,那身法,漂亮极了。看到这,大家都明白,他方才的上不去擂台,是假装的,目的是示弱,麻痹对方,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外公说,这是董利文在凉州的第一次亮相,只那一下,全凉州就知道了。

  这故事,在凉州传了很多年,每次谈起,都叫人笑烂肚子。多年后,外公讲这故事时,边讲边笑,笑出了眼泪。

  三

  在外公的故事里,董利文最让我捉摸不透。从他捉弄牛拐爷那次,到这次打擂,在我心中留下的,不是一种印象。前者,有点像侠客;后者,有点像老农。

  关于董利文家,有很多传说,据说,他家本来富有,后来,出了一件怪事。董利文的太爷辈时,见到天上掉下来了一条龙,很长很长的,躺在路上,风吹日晒的,但活着。后来,那龙的身上,生了许多虫子,臭气熏天。过了一天,天下大雨,雨后发现,龙不见了。人们说,那龙,定然借着雷雨,上天了。

  董利文家现在的后院,以前是个池塘,董老太爷想清尽池塘中的泥,好养鱼。哪知,每次清尽淤泥,一过夜,又会翻出许多新泥。清了十多次,都这样,狄半仙的师父掐指一算,说你家那泥溏中,有一条龙。每到夜里,龙一打滚,新泥就会翻上来。董老太爷问,那咋办呢?狄半仙的师父说,你们沿了那池塘边,钉上木桩试试。当夜,董老太爷就安排人,在池塘四周,钉上了木桩。第二天早上,见那池塘里,全是血。据说,那龙,给钉死了。有人说,这池溏中的龙,其实是天上掉下的那条,它没有上天,而是躲进了池塘。从那之后,董家就败运了,一路路败下来,到董利文手上,日子就很困窘了。

  到董利文这一辈,又发生了两件事:

  一件是生下董利文时,他娘从池塘里捞了一条黄鳝,很大,叫董利文吃了。吃了这黄鳝后,董利文就发起高烧,浑身奇痒,胀疼无比,一天天过去,竟力大无比了。有时候,浑身的力量无处使时,他就去拔海藏湖里的树。村里人若是有了纠纷,只要董利文去调解,无不逢凶化吉诸事顺心。人们说,董利文吃下的,其实是龙。

  另一件事是,自钉出了一池塘的血后,董老太爷受了惊吓,不敢再动那池塘。到了爷爷手上,他想填了池塘,当后院。清池溏淤泥时,发现了很多骨头,沿了那池塘,有好几十米长,人都说那是龙骨。那龙骨怪,拣一点一蒸,就都成血水了。后来,凉州城的大夫王麻子出了高价,把龙骨买走了。后来有名的王麻子膏药里,据说就有这龙骨。

  有人说,这董利文,就是那龙投胎的。倒也怪,董利文跟他的爹妈,跟他的哥哥,长得都不一样。打小,就骨骼清奇,天资聪明,力大无穷,好打抱不平,也给家里惹了很多麻烦,直到有一天,他神秘地失踪了。

  外公说,后来,我才知道,董利文的拳术,源于峨眉派,叫盘破门。它起源于清朝乾隆年间,由一个叫刘灨的人所创。那刘灨,本是广东佛山人,因明末清初的湖广填四川大迁徙,随家迁至四川资中县,落户罗泉镇,以盐业为生。刘灨出生于武术世家,自小习武,后于资中创立盘破门。“盘”为缠绕、防守之意,属于带擒拿的手法;“破”为破坏、打击之意。

  外公说,那刘灨好斗,年少时,就喜欢比武,从没有败过。一次,他遇到一个老僧,一交手,却败得一塌糊涂。刘灨发现山外有山,人上有人,就四处寻师学艺,精进苦练武技。一天,刘灨外出,见一个娃儿落水,他跳入水中,把孩童救起,送他回家。嘿,没想到,那娃儿的爹,竟然是隐灵居士。那隐灵居士,是一位隐居的武林高手,赫赫有名呢。他曾是南少林的僧人,清军火烧南少林后,他逃了出来,还了俗,后来碰上一场比武招亲,他打败对手,赢了一个老婆。没想到,那老丈人也是武林高手,他将岳氏散手等传给了隐灵居士。

  那刘灨救了隐灵居士的儿子之后,隐灵居士就想报答他,刘灨拜他为师,学会了南少林的红拳、僧门二十四小手以及岳氏散手等。刘灨学成之后,又去找老僧比武,那老僧一过招,便说,不用比了,你学的,是咱僧门小手。那僧门小手,原在僧人中传承演练,早年只有散手,用于技击,还没有套路。董利文学了诸多拳法,再融入凉州八门拳,嘿,就像那老虎长了翅膀。在回凉州之前,他已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了,人称他为峨眉剑仙,不过,那时,还没人知道他的真名。

  嘿,你知道哪八门吗?就是以三国诸葛亮的八阵图为创拳依据,拳打休、生、伤、死、惊、杜、景、开八门,神鬼难测呢。你几个秃头想唬住凉州人?瞧,光屁股女人坐麦茬地,脸丢到屁股上了,呵呵呵呵。

  话说那董利文跳下擂台,人们围了他。他那一招,真是大快人心,给凉州人长了脸。以前,凉州是武林的铁门槛,东来西去的武林高手,很难有打过这一关。没想到这次,那少林和尚的一番拳脚气功,唬得好些人缩了头。有了董利文这一战,嘿,凉州人的面子,总算保住了。

  董利文倒很低调,他只是憨厚地笑着,一点儿也不张扬。

  齐飞卿上前,拱手道贺,说,好兄弟!真给咱凉州人长脸。我们到附近小饭馆,给你庆贺一番如何?

  董利文说,小事小事,不足挂齿。

  齐飞卿说,啥小事,这是凉州人的脸呀。

  两人正要离开,刘胡子过来,拦住董利文说,你可知道那打擂的规矩?你打败了人家,你就是擂主。这擂,是梅县爷设的,为的是给县里招个好拳把式教头,今天明天要是没人打败你,你就鲤鱼跳龙门了。

  董利文说,我打擂,是冲那两千块大洋来的。我可不想当啥教头。我闲散惯了,过不惯那种衙里的日子。

  刘胡子说,这事儿,还真由不得你。这样吧,你等三天擂满了,你自个儿跟县爷说去。

  飞卿说,也好,你先支应了这事儿。我们再联系。说完,就离去了。

  刘胡子对董利文说,董兄弟,你身手好,但路要走正。要小心刚才那姓齐的,别跟他一起搅事。那是个大坏孙,整天捣是弄非。梅县爷招人对付的,就是这类人。

  董利文说,你别跟我说这事,我是个受苦人。你们神仙操沟子,咱凡人咋知道?

  上擂台吧。刘胡子说。

  这时,擂台上的和尚仍在收拾东西,他们都没精打采的,见汉子过来,都瞪了眼。一个还想上前,叫一个年岁大的拉住了。

  董利文说,你们不用下擂台,你们五个人设擂,我才打败了一个人,还有四个呢。所以,我只是赢了钱,并没有赢擂。你们继续摆你们的擂台,只是别再悬赏就是了。……呵呵,别担心我,我是见好就收,再不打擂的。

  和尚们没说啥,望着刘胡子。这下,刘胡子醒过来了,就是,你们是五人摆擂,又不是一人摆擂。除非,他打败你们五个人,要是打不败,你们接着来。

  和尚们互望几眼,又把收拾好的家伙摆到擂台上。

  不一会,又一个凉州把式上了擂台叫阵,刚一过招,就叫一个和尚踢下了擂台。这一脚,为和尚们挽回了一些面子。有人说,那些和尚,倒不是吃舍饭的,还是有些真功夫。但和尚们也没向那董利文叫阵,看得出,他们还是忌惮他。后来,听人说,董利文打倒的和尚,是练铁脖功的,他那脖子,能经得住棍棒重击,但怪的是,就是挡不住董利文那一招。这说明啥?呵呵,这说明,董利文的鹰爪功,不是一般得好。

  自和尚那挽回面子的一腿后,没人再上台打擂,三天一过,梅县爷就把和尚们请进县衙,委任他们当了教头,教那一千个团丁武功。后来,再从这一千人中,选出九九八十一人,配上好马快刀,交刘胡子指挥,老百姓管它叫刘胡子马队。这团丁马队,属县衙管。凉州府虽也有驻军,但县里调动不了府军。有了这团丁和刘胡子马队,凉州便多了血雨腥风。

  那五个少林拳师,平时,就在城里授拳,闲暇时,也会到山家武馆。据说,若是有想学少林拳的人,他们也会收徒,进行教授。

  据考证,后来流传于凉州的少林拳,就是这些和尚教的。

  又据考证,那五个和尚,确实进过少林寺,后来,破了戒,就还俗了。按说,他们是没资格穿僧衣的。要是他们穿僧衣卖艺,就有诈骗的意味了。不过,要是不穿僧衣,谁还看他们的卖艺呢?

  因为这五个还俗和尚的加盟,山家武馆实力大增。

  跟山家武馆相比,牛家的拳场子,实在是太冷清了。

  没人知道,这冷清的背后,却孕育着无穷的热闹。县爷梅树楠的动作加快了,凉州哥老会的动作也加快了,他们像比赛似的,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一场大的风暴,马上就要来了。

——选自长篇小说《凉州词》

首页  上一页  [1]  [2]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