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书画鉴赏

【视点】飞翔的舞蹈——论李建英绘画中的飞天形象

 2020/11/11/ 14:40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阳飏

【视点】

飞翔的舞蹈

——论李建英绘画中的飞天形象

飞天迎宾

莫高颂

反弹琵琶

飞天颂

双飞天

东方维纳斯

思维菩萨

  阳飏

  有专家称,敦煌艺术是“飘带的艺术”,这句话极有概括性。

  莫高窟清风吹拂,一个个飞天衣裙飘带随风舒展,上下翻飞。仔细看去,发现随着时间的变化,一个个飞天的发髻越梳越高,那本来就是一个朝代拓疆扩域的梦想,当然,也是敦煌画派传承者李建英绘画的梦想——一个个飞天的发髻越梳越高。

  先看一幅《飞天迎宾》,一群风姿绰约餐花食露的飞天从四面八方各个年代飞来,似乎全都是为了赶赴一个就要临近的盛大节日。

  从北凉、北魏飞天到隋代、唐代飞天,越飞越绰约多姿,花瓣祥云,彩带飘飘,不要说飞天,我看李建英画面中那左窟右洞铠甲裹身的天王、力士也想飞。

  女人都飞了起来,女人飞的时候,没有肉体。

  飞起来的女子,云彩缠身,一根飘带足以证明天空的空旷。

  再看李建英的《敦煌飞天》,这幅画中的两个飞天,怀抱乐器,形态妖娆,绸带飘逸,集合了我印象中最美的飞天姿势。

  对生命的褒奖,是通过飞翔的舞蹈来完成的吗?

  接着看李建英的《反弹琵琶》,想起李建英家乡敦煌的城市雕像就是一个反弹琵琶飞天的形象。反弹琵琶飞天一只脚抬起,琵琶背朝前置于身后,手心向上,优雅地反弹着。

  此一时刻真应该有一种声音,屏息细听,只是不知道我听见的是风的声音,还是反弹琵琶飞天哼唱的声音抑或琵琶琴弦发出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似有似无正在飘散的余音。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反弹琵琶飞天见莫高窟112窟的《伎乐图》,伴随着仙乐翩翩起舞,举足旋身,表现出了反弹琵琶绝技的刹那间动势。反弹琵琶飞天是莫高窟壁画中最为独特的画面,也代表了莫高窟壁画最美的飞天形象。

  看着李建英一幅幅画面中的一个个飞天,似乎漫无目的且又像是为了完成某种宗教仪式一样地飞着,感觉就好像莫高窟壁画上的飞天刚刚成群结伴从我面前散步过去——这一次不是飞翔,是散步。飞天散步是什么样子?庄周的蝴蝶之梦是什么样子?扭着腰肢,款步缓缓地就消失在我的面前了。

  只需要几根线条,就让一个个飞天轻盈地飞了起来。我想起瑞士画家克利的话:用一根线条去散步——这话用到建英的画上还真是恰如其分。

  李建英时时说起他一心要传承并视为最高理想状态的敦煌画派,他坚持所用绘画颜料都采集天然矿物研磨而成,他曾一次次到敦煌周边的山里去寻找,直到在三危山两百公里腹地找到古代画工所开掘的颜料矿坑。仔细琢磨,李建英笔下的一根根线条,你说是南北朝至唐的四种佛教绘画样式的“张家样”(张僧繇)、“曹家样”(曹不兴),还是“吴家样”(吴道子)、“周家样”(周昉)?或者我曰之的“史家样”(史小玉)呢?那幅堪称绝美的元代壁画《千手千眼观音图》,其画者曾在莫高窟内西壁龛内北前柱上留有墨笔题记:“至正十七年正月十四日甘州桥楼上史小玉烧香到此。”史小玉河西甘州人,家居桥楼上——想象史小玉斜倚在甘州桥楼上,他身后就是满天的星斗,有一颗星,正是他在莫高窟作画用的油灯……李建英笔下的线条能分辨出来是哪一家吗?谁又能说这不是敦煌画派的传承和发扬呢?

  李建英的线条和色彩似乎有一种剪不断似还乱的温柔,温柔是一阵鸟叫,鸟也是一种乐器?

  鸟又叫了。

  用什么乐器弹奏出的鸟叫?敦煌画派艺术研究院的屋檐上,一只鸟刚刚喝了口露水,又在叫了。

  谁在一只鸟的羽毛上描画出了天空和云朵?飞天飞来飞去,像是在寻找另一只鸟的羽毛。

  李建英笔下的一个个飞天就好似人类美好愿望的尤物,亦像是敦煌的胡杨树,风一吹,满树树叶哗啦啦的美好愿望啊。

  线条一根根描着,颜色一笔笔涂着,风继续吹着——把落日的黄金吹到莫高窟的门前,把大地梦中的骨骼,吹得比棉花还白还要温暖。

  (本文美术作品为李建英创作)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