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文化杂谈

【民俗风情】流淌在诗歌中的疏勒河

 2020/09/23/ 14:58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姜兴中

【民俗风情】

流淌在诗歌中的疏勒河

  姜兴中

  疏勒是蒙语“水丰草美”的意思,汉时称南藉端水,唐时称冥水,元、明、清时叫苏来河,后称疏勒河,是河西走廊四大河流之一。也是传说中薛仁贵、樊梨花西征途中做过军马场的地方。

  疏勒河也叫昌马河,因它的源头从昌马流过,就被沿河两岸的人们叫成了昌马河。清代工部侍郎马尔泰诗歌《昌马湖》原题序中写道:“雪山在咫尺间,为昌马、苏勒两水合流处,轻柳萧疏,波光如练,天气阴晦,洵古战场”。疏勒河从祁连山流下,第一个遇到的就是上游村。中游河东村在东岸,河西村在西岸。再往下游走,就是水峡村了。出了峡口,河水一路欢歌奔流五十公里就是玉门。玉门的下游是瓜州,瓜州的下游是敦煌,敦煌的下游是罗布泊。一条河像穿糖葫芦一样把大小地方都穿起来了。

  在她的流域,是中国西部具有传奇色彩和神秘意境的地方。辽远的大漠,荒凉的戈壁,富饶的绿洲,还有敦煌莫高窟,瓜州榆林窟,嘉峪关,万里长城,古阳关,玉门关,丝绸古道。可以想见当初汉骠骑将军霍去病挥戈祁连山,饮马疏勒河时,这里无涯的草场,成群的飞禽走兽,星布的湖泊和连片的胡杨林。曾使这位威震西域的汉家少年生出几多豪情或感奋,于是就有了河西四郡,有了壮观的城堞烽燧和络绎不绝的商旅驼队,也才有了后来被中国史书大写特写的辉煌的丝绸之路这一章。

  翻阅历史我们会看到,疏勒河出昌马水峡口后,便从东到西散为十道沟,形成放射性沟槽,最主要的有东、中、西三条。受区域地貌倾斜的管制,它们被迫北上,经年累月地载着大地的原始物质,载着祁连山自然风化的盐碱类,在一个巨大的扇形流域里,建造了一块块碱性土壤平原,被称作冲积洪积扇。在这些冲积洪积扇平原上,有无数河、沟、槽组成的水网,横铺东西,纵贯南北,气势浩荡。汉时称冥泽,即《汉书·地理志》“西北入其泽”所指“其泽”。东西长二百六十里,南北宽六十里;唐时称大泽。至清初,由于自然界的变迁,河水径流量减少,加之农业发展中的造渠引水,其泽已散为花海子、青山湖、布鲁湖和阿拉克池。玉门官庄子、娘子沟一带当年为布鲁湖辽阔的水域。

  乾隆八年(1743年)以总督巡查边营再至肃州复抵瓜州的马尔泰写下吟《布鲁湖》的诗篇:“设险分营控玉门,周详庙算护黎元。巡边将士才吹角,款塞番回早断魂。浩渺波光通弱水,高低山势接昆仑。蒹葭芦荻秋风里,月映明沙见野鸳。”原题序中写道:“明湖秋水,弥望黄芦碧苇中,飞鸟灭没,令人耳目清涤,有印渚留连之想。”其实当时的布鲁湖,横亘玉门、瓜州境内。诗中不但抒写了将士戍边屯营、保卫国土的雄豪之情,也描绘出了疏勒河流域一幅塞外水乡之景。翻阅历史,我们还会看到许多描绘疏勒河流域的和韵诗。有顾之的《布鲁湖和韵》:“百倾湖光涵布鲁,四时云气锁昆仑。秋光潋滟残阳里,拍拍群飞变绿鸳。”和徐绶的《布鲁湖和韵》:“未见鸟飞辞瀚海,也知河发自昆仑。多情最是秋波渺,两两惟看戏水鸳。”诗中描绘了布鲁湖周围地势优越便利,风景优美,水域广大辽阔。众多的水鸟和鸳鸯在营地周围的水域随处可见的美好情景。

  如今布鲁湖虽已消失,但这些诗却留在人们的心中。

  疏勒河在河西走廊的大地上蜿蜒逶迤。历史记载了一则清人岳钟琪欲开党河与疏勒河,使二河合流以利造舟运粮而不果的故事。后又有人提出用牛羊皮筏子运粮。“其法,用河东牛羊皮混沌数千,鼓气,实粮其中,顺流放到瓜州镇城。凡二百余里,可省车马之劳。竟获得成功。”这让我仿佛又读到当时驻肃州的沈青崖的诗句:“屈曲清漪自蜿蜒,西流直至党河边。因思王浚浮江梯,便向河湄试革船。”疏勒河作为这段历史的参与者和见证人,两千多年来一直被史学、文学家和旅行家、探险家们所津津乐道,有关它的传说、神话、诗文很多。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