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探史揭秘

【风物志】天水放马滩,一件件文物背后的中国源代码

 2020/09/10/ 09:28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黄建强

天水放马滩,一件件文物背后的中国源代码

放马滩出土的纸质地图

  甘肃省博物馆,收藏着一张残破的古代纸质地图。这张“破纸片”可不简单,它出土于天水放马滩的一座汉代古墓。

  天水放马滩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由于上世纪80年代曾出土战国秦汉时期的木板地图、竹简、纸地图等一大批重要文物,被考古学家誉为先秦考古文化的圣地。

  一张残纸

  天水放马滩,又叫牧马滩,是甘肃天水麦积山风景区的一部分,因传说秦始皇先祖赢非子在此地为周王室牧马而得名。秦人先祖在这里发迹,后被周王室赐姓嬴,直至封侯立国,一统华夏。

  放马滩古墓群的发现缘于一场瓢泼大雨。1986年4月28日,放马滩上空笼罩着厚厚的乌云,一场大雨不期而至,让小陇山林业局放马滩工区工长夏向清和他的工友们困居陋室,愁容满面。肆虐的山水从山坡奔涌而下,汇集到职工宿舍后墙外侧,墙体摇摇欲坠,夏向清和工友们在清理淤泥时,突然发现了山坡之上有一个几十厘米的孔洞。从这个孔洞中,正汩汩往出冒着灰白色的泥浆。

  夏向清很好奇,他把手伸进去摸索,感觉手中有竹片般的物件。他随后用清水淘去上面的淤泥定睛一看,是竹简,上面还有古朴的文字。他再次将手伸进洞里,又摸到了一堆竹简和几块刻有图形的木板。

  放马滩发现古墓,有文物!这个消息很快上报甘肃省文化厅。甘肃省考古专家火速赶往放马滩,进行考古发掘。

  这一发掘不得了,放马滩发现秦汉古墓上百座,最后专家们清理了14座。

  1986年6月,纸质地图发现于5号墓地,出土时置于死者胸部,因受潮图呈碎块,无法复原。其中绘有图线的最大残块,长5.6厘米,宽2.6厘米。出土时呈深黄色,逐渐干燥后,褪变为浅灰间黄色,表面有污点,纸面光滑平整,纸质薄软而有韧性,结构紧密,表面有细纤维渣。纤维排列杂乱,比现代纸厚,碎片边缘起毛,不规整。研究后知其制造过程经过切割、捣舂、制浆、沉淀过滤、挤压整平等工序。制纸原料为大麻,是早期麻纸。纸上用墨线绘有山脉、河流、断崖及道路。绘法与马王堆西汉墓出土的《驻军图》《区域图》相似。从笔迹看,山、水、断崖用软笔绘成,道路则用硬笔所绘。

  这张“破纸”被考古界定名为“放马滩纸”。根据文物考古专家的断定,这是一张西汉文帝或景帝(公元前179年-前143年)时期的纸质地图,比1957年5月在陕西灞桥发现的灞桥纸时间更早,质量更好。一张“破纸”就此戴上了两个耀眼的光环:世界上最早的纸实物,世界上最早的纸质地图实物!此前,世界上最早的古地图是公元二世纪托勒密《地理学》一书中的地图,它比放马滩地图晚了将近五个世纪。

  放马滩秦汉墓出土的纸质地图,证明早在战国时期纸就已经出现和应用,远远早于东汉蔡伦时代。

  木板地图

放马滩秦墓出土的木板地图

  放马滩出土的地图不止这一例,还出土了7幅木板地图,这7幅地图绘制在4块木板之上,有3块木板正反两面都绘有地图。木板为松木,地图有总图和分图,分图可以组合在一起成一幅地图,其中6幅互有联系,为成品地图。这些木板地图是世界上所发现的最早的木板地图。

  放马滩6幅地图,绘制的范围正好就是以现在天水市为主,西边包括定西,北边包括宁夏南部,南边包括陇南北部的四个市十三个县的范围。绘制的水系主要是渭河流域的葫芦河、牛头河和耤河,也包括长江流域的嘉陵江上源的西汉水上游。图中有山脉,水系,还有峡谷等标记。而且标出了城邑、居民点和一些交通线,以及伐木点和一些药材的采集点。

  更让人惊讶的是,专家在地图中发现,有的山脉绘图是闭合线,显示出地图绘制中等高线的影子。其中最重要的是在木板地图上发现了“北方”二字,由此可以确定木板地图的方位是上南下北,与此前考古发现的中山国“兆域图”和长沙马王堆汉代帛地图的方位一致。

  我们现在使用的地图方位,一般遵循的方位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证明早在战国时期,我国已经有了较高的地图绘制技术、制图标准和完整的方位体系。

  离奇故事

放马滩秦简

  放马滩还出土了一批战国秦简。放马滩1号秦墓出土460枚竹简,大多数保存完整,字迹清晰。经整理,内容有《日书》和纪年文书两类。《日书》中有一部分内容被定名为《墓主记》,记载了一个神秘离奇的故事,被认为是中国志怪小说的滥觞。

  《墓主记》故事离奇,非常吸引人。故事是这样的:

  秦王政八年八月(公元前239年),一个名叫赤的上邽丞大胆向御史告发:在大梁王里樊野这个地方,有一个叫丹的人,他在秦王政七年因伤人自杀被初次埋葬。丹刺伤他人,后来查出是误伤,罪不至死,在丹自杀后,尸骨在市集弃置三天。后来,丹被安葬在垣雍里的南门外。

  在丹被初次埋葬后的第三年(公元前237年),丹死而“复生”。丹之所以死而“复生”是因为,官寺中的犀武和管丧葬之事的胥吏认为丹罪不应死。丹意外刺伤他人,内疚而自杀,死后弃市,很冤枉。于是,犀武和胥吏向上天祷告,让白狐挖开丹的坟墓,把丹的尸骨悬挂在坟墓的上面三天。

  后来,犀武、胥吏把丹的尸体背出了“赵氏”墓地,迁葬到北地(庆阳一带)的相丘之上。丹被埋葬满四年后(公元前236年),丹的鬼魂,耳朵能听到活人所说的话,嘴巴能食用活人的食物。但面容类似缢死者,眉毛很少,面色黧黑,手脚不听使唤。

  这些记述了丹死而复生的过程。故事的后面更为离奇。

  丹经过几次埋葬,成功“复活”,居然以自己的经历开始“安利”人们:“死者不渴望衣服多。死者以身穿白茅作为衣裳而显示富贵,多多益善。而死者的灵魂可以因为他身穿的白茅衣而富贵。”“如果祭拜人吝啬带来的酒食,鬼就会离去。”“祭拜人务必要清理打扫坟墓。不要把淘米水洒在墓祠之所。不要把残羹剩饭浇在祭祀用的酒食上。不然,鬼魂怎么会食用?”等等。

  《墓主记》中的丹简直就是自带“重生金手指”的重生小说主角,多次被埋葬还能“复生”,并且不厌其烦地向人们普及“祭祀须知”。

  这篇传奇“小说”比较粗略。但让人们惊疑的是,一些专家认为丹很可能就是放马滩1号墓的墓主人。这就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了。

  天水放马滩,一片坐落于小陇山林区、秦岭山脉中部的一处开阔地,不但见证了秦人的崛起,还隐藏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先秦时代的秘密。这些神奇的故事吸引着人们不断地探寻2300多年前古代中国的源代码。

  撰文/黄建强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