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书画译论

【视点】如何把握中国画的气与势

 2020/08/14/ 15:15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冷冰

【视点】

如何把握中国画的气与势

紫气祥瑞图

福满门

万事如意

清 风

秋花灿洁胜春芳

  冷冰

  中国绘画走过漫长的岁月,从各式画种、题材、表现形式中,产生了数不清的大师。但不管哪一位大师,无不在气和势上倾其毕生来研究和完善自我。

  在画面中,绘画内容的宾主关系不在于其面积大小,而是在于二者在画面上所占位置的重要和次要。一幅画上的明暗、色相的巧妙安排,笔墨气氛的烘托等因素,都能赋予画面以气;势在构图中也是至关重要的,运动着的宇宙万物中均包含着势,势是由开合聚散所构成的。势者,力之所蓄也。古人把章法是否得势看成创作成败的关键,这是不无道理的。

  潘天寿总结出了比较浅显易懂的提法,也就是“对角实、对角虚”。他所追求的,也就是一个顺势和上势,不管是横幅、竖幅,或左、或右,无论是向上的还是向下的出枝,还应该有些倾角,这幅画才能活起来。

  吴昌硕常在画完画后,再画几笔向上的枝丫,把画的势向上引。包括好多作品题长款(古称“一炷香”形式),也是尽量把画面的势引起来。

  气与势是把表现的所有内容有机地统一于一条动向鲜明的大线条之中,这条线就是律动线,它像音乐上把不同的音符组成旋律一样,我们在构图过程中把准备纳入画面的物象用线来表示动态方向,审视其是否得势。如澎湃的海浪、峥嵘倔犟的松枝、负重的果树、风动的柳丝、高空列队的飞鸿,以及固化的山岩纹理组合,无不充满势的因素,就像苔点,也必须随着画面的动势而点。在创意过程中,除考虑局部势的变化走向,不得不注意小开和大合的关系,也就是整幅作品的大势,即作品的总体构图美。

  取势贵在标新立异,但不是一味地生造。我们在绘画创作中很容易受种种束缚和影响,为了打破这种束缚和影响,就用造险的方法,再去破险,以求别开生面。这种方法先是大胆地进行安排,然后通过关键性的调节,夺取最后成功。

  在气与势的处理上,八大山人、潘天寿做出了超人的想象和表现能力。如八大山人的“孔雀顽石图”表现得尤为充分。孔雀站立在一形如冬瓜的石头上,让人感觉随时都会轰然倒下,画的上方一个倒V字形的山石和几朵牡丹,题了他比较少题的长款,一动、一静、一方、一圆,达到了完美结合。再如潘天寿所作的“晴霞”一画的章法,右下角大块岩石上立着两只秃鹫如“秤盘”,岩石后往右斜上一株苍松如“秤杆”,上面又落一只秃鹫如“秤砣”。由于支点安排得恰到好处,所以画面能左面多而不重、右面少而不轻。“晴霞”和“孔雀顽石图”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在绘画中要充分把握住气与势,气与势是相互依存的,缺一不可,就像笔和墨不能独立存在于画面。气势不光是在构图中走向一种韵律,而且包含了行笔的快慢、力度。墨色的层次,也包含笔形与笔性。只有很好地把握住势与气,才会带来画幅韵律的变化。有了韵律的变化,有了律动的气,也就提高了画品,提高了画的质量和艺术水平。

  (本文美术作品为冷冰创作)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