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民间综艺

金城“守艺人”守护一生 钟情一事

 2020/07/27/ 14:32 来源:兰州日报 韩彤 周言文 安周霜 孟夏 实习生 杨旸

金城“守艺人”守护一生 钟情一事

团扇刺绣

  在现代工艺品日益精细美好的当下,相较于机器流水线生产的物件,手工制作的器物,承载了手艺人的体悟与灵感。

  数十年如一日,难能可贵。手艺人们坚持着“知行合一”,千锤百炼,反复摩挲,当你注视它们的时候,器物也因为有了“手艺”二字的加持,而变得有温度。

  兰州日报社西游记工作室特别策划微纪录片《守艺》,聚焦坚守在金城兰州的手艺人们,这其中有个人也有群体,有原汁原味的传统技艺也有焕然一新的老手艺,上至耄耋老人,下到年轻的后浪之辈,我们记录他们的故事,我们崇敬他们的坚持,而他们,一生一事,守护一份独特的温情。

纱灯木工制作

河口纱灯

  坚守

  清中叶,黄河上游的河口镇因繁荣的航运而日渐兴盛。百业俱兴,当地的乡绅们便决定筹资制作360架纱灯,于每年正月十二点灯,寓意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工笔作画于绢纱,三国演义、封神演义、香山还愿、十二刘秀下南洋的故事成为了灯画的内容,随着纱灯在古镇流传至今。

  在当时,人们为了制作纱灯,专门请来了木匠、擅长画画的画工等,历时大半年,做出了360架纱灯,并在镇子内的四条主街道上悬挂。

  镇子内的四条主街道,还因此分别成立了四家书画社。东街的秀文社主要作画《封神演义》,西街的财神社主画《三国演义》,北街画“香山还愿”,“十二刘秀下南洋”的故事则是由南街的书画社完成。

  河口的纱灯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用楠木制作的“纱灯”,这种纱灯成正方形,四面绷上纱绢,在纱绢上绘以各种人物图画。这种纱灯可装可拆,保存方便,能反复使用。另一种是仿北京的宫灯,这是一种用紫檀木制作的六角形雕花“彩灯”;还有一种是家家户户门前悬挂的木制“方框灯”。这种灯年年使用,年年裱糊,在灯面上题诗作画。

  工笔灯画、纯木灯架、装裱、灯面拼装,祖辈的智慧完美地体现在每盏纱灯上。

  制作古纱灯最大的一个诀窍就是铆,它呈上大下小的形状,凹凸之间便能让灯面牢固地套在一起,只要将四面的铆轻轻往下一摁,这个灯就装好了。

  拆下是平面,套好是立体,便于携带和收藏,也是纱灯传世百年而不绝的原因。

  在河口古镇,至今还完整留存着20多架当年的古纱灯。这些古纱灯,历经了150多年的风雨,还和当年一样,色彩明亮、画功精湛,人物细节生动形象,历久弥新。

  河口纱灯的工匠传承人包括画工张和恭、杨金涛,木匠张世逞等十几位工匠。每一个环节都有专门的匠人来负责,可以说,河口纱灯是河口古镇的人们群体坚守的。

  就是这群人,守艺百年,用手中的点点灯光,照亮了兰州的西大门。

  这,是手艺人的坚守。

修眼镜

  传承

  黄河东流,在兰州城内,杨氏家族也守着修配眼镜的技艺,长达百年。

  油灯燃起,灯罩顶部的温度逐渐升高,杨学勇双手拿着亏棒慢慢转动着,眼镜框受热,在亏棒上一点点扩张,完成了从小到大的变化。

  用上百年的煤油灯和形状大小各异的亏棒来修改镜框大小,这可是只有在兰州杨记眼镜老店里,才能看到的稀罕物和绝活。

  在杨记,还有一个叫“舞钻”的绝活,用来给镜片手工钻孔。

  修、配石头镜是这家百年老店的老手艺,舞钻和亏棒就是在这老手艺中创造与延续的,也是杨记一代代传人的拿手活。要知道,在上世纪80年代,拥有一副杨记的眼镜,对于老兰州来说,那可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早在清光绪28年,杨记眼镜老店第一传人杨国成从甘肃省皋兰县农村来兰州到徐记眼镜店当学徒,学习修理眼镜,经过十年苦学苦钻,掌握了一定的修理装配眼镜技术,于民国二年(1913年)自己在兰州炭市街(现中山路兰州剧院一带)创立杨记眼镜修理店。

  1940年杨国成之子杨泽玉继承父业,作为第二代传人在辕门外,也就是现在中央广场东南角开设杨记眼镜经营修理店直到1956年。1979年冬第三代传人杨言义在张掖路重新创立杨记眼镜店营业至今,五代杨记人秉承着技艺精湛、制作精良的手工绝活,坚守百年。

  老店的魅力,在于细节,于无声处,低调的显示着家族的匠人精神。

  这,是手艺人的传承。

[1]  [2]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