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探史揭秘

【风物志】从灵台汉代铜博戏俑,说说那些掷骰子的奇葩古人

 2020/06/18/ 15:24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黄建强

从灵台汉代铜博戏俑,说说那些掷骰子的奇葩古人

灵台县出土的汉代铜博戏俑

文帝和景帝 (历史课本中“文景之治”插图)

连环画《前汉演义》中“皇太子打死吴王太子”情节

武威出土的汉代彩绘木雕博戏俑

  休闲娱乐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闲暇之余下下棋,玩玩游戏是很多人的休闲方式。那么古人也玩游戏吗?答案是肯定的。我省灵台县一座汉墓中曾出土过一组六博铜博戏俑,生动地反映了汉代人们休闲娱乐的场景。

  六博是一种以掷骰子为辅助道具的游戏,其玩法有点类似现在的“大富翁”,掷完骰子再根据掷出的数字在棋盘上走棋子。在中国古代历史上,这类掷骰子的休闲游戏很多,由此引出了很多有趣的历史故事。

  古人下“棋”先掷骰子

  灵台县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汉代铜博戏俑,出土自灵台县付家沟村1号汉墓。出土时4俑相向跪坐,中间放置长方柱形牙质棋子。

  这一套铜博戏俑1组4件,最高者9.2厘米,最宽者9.7厘米。4俑皆呈跪坐姿,底面平整,宽鼻阔嘴,身着汉代高领宽袖长袍。二人脑后盘发束髻,另外二人以包巾裹首。4俑身姿不同,神态各异:有的前倾仰首;有的垂臂塌肩;有的袒胸露膊,似在伸手探取;有的屈腿斜身,默然抚膝静待。他们的面部表情也大不相同:或喜笑颜开,或怒不可遏,或凝神沉思,或忧愁悲伤,生动逼真地还原了当时博弈中人物不同的反应和心理变化,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铜博戏俑表现的是古人在玩一种叫做六博的智力游戏。六博棋也叫博戏或陆博,出现在春秋战国以前,被认为是象棋类游戏的源头,可两人亦可四人对局。六博棋由棋子、博箸、博局(棋盘)三种器具组成。两方行棋,每方六子,分别为:枭、散(五枚)。因为春秋战国时的兵制,以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共六人,当时作为军事训练,两队人马竞赛,也是每方六人。由此可见,六博棋是象征当时战斗的一种游戏。比赛时“投六箸行六棋”,斗巧斗智,相互进攻逼迫,而置对方于死地。

  六博游戏在秦、汉时期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西汉时期成为一种大众游戏,从宫廷到街巷,从达官贵人到平民百姓都喜爱玩几把。最初它是一种带有比赛性质的娱乐活动,后来逐渐发展成一种赌博手段。到了汉代甚至出现了一些专以博戏为业的人,被称为“博徒”。汉代以后,六博渐衰。

  但以掷骰子为辅助道具的古代博戏不断出现,比如汉代以后出现的握槊、采选、樗蒲、双陆等博戏。

  握槊的玩法大体是将棋局放在屋檐下,两人对局,将骰子掷出,视其数值的多少而依“棋道”行棋,最后以占据对方棋道争胜负。

  采选,又叫“骰子选格”,后世称为“升官图”,“升官图”游戏在民国初期还流行于北京一带,这种类似现在的“大富翁”的游戏让古人们玩得不亦乐乎。

  汉代人玩游戏玩出了“大事”

  然而,古人玩游戏却往往玩得乐极生悲。

  汉代人似乎对六博这种游戏格外钟情,或许是汉高祖刘邦在未发迹之前就喜好此道的原因吧。汉朝建立以后,社会较为安定,解决了温饱问题,人们开始追求享乐,博戏之风开始盛行。

  在汉代历史上,与六博游戏有关的记载不少,其中有几例让人叹为观止。据《西京杂记》记载,汉朝建立后,当年的刘太公,就是被项羽差点杀了给刘邦分一杯羹的主人公,成了太上皇,迁居长安。刘太公身为太上皇,虽享受荣华富贵,却因思念故里,时常闷闷不乐。刘邦暗自问太上皇左右的人,都说“太上皇在家乡丰邑唯独喜欢踢球、博戏、斗鸡、喝酒,虽有荣华富贵,但没有生活的乐趣”,为此,刘邦命令在长安附近的骊邑(今西安市临潼区),仿照家乡沛郡丰邑(今江苏丰县)的街巷布局,为太上皇刘太公重筑新城,并将故乡丰邑的乡亲故友迁居于此。传说新丰城建造得与刘邦家乡丰县一模一样,丰县百姓迁至新居,连鸡犬都能找到各自的门户,此所谓“鸡犬识新丰”。乡党们来了,六博游戏玩起来了,太上皇刘太公也心里舒畅了。

  按说玩玩游戏,图个乐子,也没什么,但是如果玩出了人命,玩得造起反来,就让人瞠目结舌了。

  高祖以后,汉代的许多皇帝都迷恋于各种博戏,并因此酿成了影响很大的政治事件。文景之治在中国历史上是一段佳话,人们对文景二帝印象都还不错。可是历史上,文帝的舅舅薄昭却因“与文帝博”而自杀。

  史书是这样记载的:汉文帝十年,大臣钟毓在平叛时杀了外戚薄昭的侄儿薄贵,薄昭大怒,竟然擅自杀了钟毓。文帝闻讯欲将薄昭斩首。这时候朝廷展开了一场大争论,薄太后力保自己的弟弟薄昭,皇亲国戚们也联名保奏,而丞相张苍披麻戴孝,怀抱钟毓幼子上殿申冤,老将周兴也以辞官抗争。苦恼的文帝便想了一个计策,召薄昭进宫,并为他设了灵位,文帝指着灵位前的棋盘对薄昭说,如果六博能赢就放了他,输了就自杀,结果,薄昭输了,无奈自杀。

  景帝更是一名六博铁粉,他当太子时就有赌博的坏习惯,一次和吴王刘濞的太子玩博戏,发生冲突,景帝竟然拿起棋盘就拍在了吴太子的脑袋上,将人砸死了。吴王因此对景帝心怀仇恨。三年之后,景帝继位登基,吴王联合楚王刘戊、赵王刘遂、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昂、胶东王刘雄渠造反,史称“七国之乱”,七国之乱发生的历史原因很多,但博戏杀子,为吴王造反埋下了伏笔。

  狄仁杰玩游戏“打脸”张昌宗

  不光汉代人玩游戏掷骰子玩得疯狂,其他朝代也有人因掷骰子而在后世留下一段段故事。同样以掷骰子为辅助道具的双陆游戏,在唐代宫廷中十分流行。

  史书上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武则天变李姓的唐朝为武姓的周朝,先后把皇位继承人李弘、李贤、李显或杀或逐,准备立武家的人,群臣纷纷上谏,却一无奏效。一次,武后对大臣狄仁杰说,“我昨夜梦见与人双陆,一直不胜,这是什么缘故?”狄仁杰乘机上言道,“双陆不胜,说明宫中无子,这是上天的警告啊!”武后才感悟过来,立李显为太子。

  狄仁杰不仅巧妙地利用双陆解决了重大的政治问题,而且自己也会玩双陆。有一次,狄仁杰奉武后之命与她的男宠张昌宗赌双陆。对方以南海郡进奉的集翠裘作赌注,狄仁杰却以普通朝服下注,武后以为价值不等,狄仁杰说,“翠裘再贵重,只是私物,怎能比过公服!”结果狄仁杰胜,但刚一出门就把集翠裘付与家奴穿了,表示了对张昌宗的鄙视,狠狠地打了张昌宗的脸。

  撰文/黄建强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