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探史揭秘

【撷英】揭秘西狭“桃花碑”

 2020/04/16/ 10:37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蔡副全

【撷英】

揭秘西狭“桃花碑”

  蔡副全

马义夫题记

  《西狭颂》摩崖自北宋以降,访游者日增,士大夫雅好文章,宦游登临,往往濡毫以志岁月,故《西狭颂》周围时有留题,今存历代题刻20余处。西狭题记呈众星捧月之势,散布于《西狭颂》周边。或访古题名,或传拓留记。这些题名、题记既丰富了《西狭颂》摩崖的人文内涵,又为陇南历史文化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石刻资料。

  西狭题记,大多已探明时代与内容,唯有一通摩崖可望而不可即,不知所记。此摩崖位于《西狭颂》摩崖东20余米,四面绝壁,下临黄龙潭,距水面5米左右。因足迹罕至,字口模糊,肉眼无从辨识,如雾里看花,于是当地人送给它一个可爱的名字——“桃花碑”。

  不久前,西狭景区栈道维修,有幸涉水立架,接近“桃花碑”,经椎拓,其神秘面纱渐被揭开,其铭文为:

  崆峒马琥……宜之子仿……渥澊江王辉,眉山费昌辰、冯翊王彦诚偕来。

  淳熙……二十。

  “桃花碑”实际应称《马琥题名》,摩崖刻石,纵110厘米,横115厘米,隶书6行,满行约7字,字径17厘米。此摩崖结字宽和,用笔舒展,波磔分明。部分字画剥蚀不清,无法辨认。

  在《西狭颂》摩崖“十二行题名”左侧镌有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的《马义夫题记》:

  郡守马义夫,倅吕义甫,率郡文学椽(掾)王德润、客王鼎光、费子渊访古至此。倅之子仿侍行,同谷尉王信之先一日为除道。

  淳熙戊戍(戌)四月二十日。

  《马义夫题记》纵84厘米,横70厘米,行楷7行,凡55字。此题记字径三寸,姿态洒荡,笔锋劲健,宛而不媚,刚而不涩,似有黄山谷风骨。“郡守”即成州知州,“倅”,副职,即通判。南宋通判,名义上“入则贰政,出则按县”,实际地位下降,主要分掌常平、经总制钱等财赋之属,并以避嫌,不敢与知州争事。“文学椽”,“椽”为“掾”之误笔,“文学掾”, 即主文书校理的佐官。

  《新安文献》卷八五《朱公晞颜行状》载:

  朱公晞颜,字子渊……(淳熙四年),总领李公昌图,委公行视边儌,公雅有四方之志,欣然繇剑门入汉中、历岷凤、瞰秦陇,览山川之险要,考秦汉魏蜀之遗迹,道出武兴,为吴公挺言之,吴公嗟异曰:“西州无子俦者!”知成州马琥得罪于宪使,按其贼内一项为钱八千缗。时宪使得以粉牌,直达四路事,官吏侧目,观望风指,符合体究,朝廷下兴元帅司,选清强官鞫之,帅以委公,公尽索券,历考验其钱,乃先期发往总所鱼关充籴本者,收会甚明,竟为辨白。

  由《朱公晞颜行状》悉知,马琥于淳熙四年(1177年)知成州。“宪使”,即秦凤路提点刑狱公事。淳熙三年(1176年),“合利州东、西路为一”,“罢诸路鬻没官田”(《宋史》卷三四《孝宗纪二》),免除关外四州(阶州、成州、和州、凤州)一年之籴, 民众得以缓解,“四州粒米狼戾, 充箱溢筥, 排门求售, 较之穰岁, 物价反平。”(范成大《论邦本疏》)籴买粮食是南宋川陕战区解决军粮供给的重要途径。《朱公晞颜行状》说,知成州马琥得罪了宪使,其中有八千缗钱去向不明,宪使拿马琥问罪。幸得朱晞颜索券查明,此钱实发往河池(甘肃徽县)鱼关充作籴本,才使真相大白,免遭冤案。

  对照《马义夫题记》《马琥题名》二摩崖,参阅《朱公晞颜行状》,可知“郡守马义夫”与成州知州马琥为同一人,而且两刻所列人员姓氏相同,又同在南宋淳熙时,可见《马琥题名》与《马义夫题记》同为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四月二十日留题。《马琥题名》以“姓名”称,《马义夫题记》以“姓字”称,至此可补全相关信息:马琥,字义夫,崆峒(甘肃平凉)人,淳熙四年知成州;成州通判吕宜,字义甫;成州文学掾王辉,字德润,渥澊江(其地未考)人。客人费昌辰,字子渊,眉山(四川眉山)人;客人王彦诚,字鼎光,冯翊(陕西大荔)人。同行者尚有吕宜之子吕仿。同谷县尉王信之曾于四月十九日带人开辟道路并做准备工作。

  郡守马义夫率成州政要一行六人,游访西狭,并题记《西狭颂》摩崖近旁,此举必须依崖搭架,方可题壁镌字。西狭历代题记、题名位置较高者主要是在宋代和清代,而宋、清两朝,正好是金石学兴盛期,因此《西狭颂》近旁留题多与瞻仰、椎拓《西狭颂》摩崖有关。西狭阁道是汉代故道连接祁山道的重要通道,汉灵帝建宁、熹平中,武都太守李翕、耿勋致力于西狭、天井阁道的修治,使其“坚固广大,可以夜涉”。不过西狭道大约在南朝时便毁坏了,《南齐书》卷五七《魏虏传》载:齐建武二年(495年),梁州刺史萧懿“遣杨元秀还仇池,说氐起兵断虏运道”,王元英“遣军付仇池公杨灵珍据泥公山”,此为氐人断阁道之明证。泥公山,亦名泥功山,位于成县西北20公里处,唐乾元二年(759年),杜甫自秦州南入同谷,未经西狭道,而是绕道泥功山,并有《泥功山》诗留存。唐贞元元年(785年)又于泥功山权置成州治,可见其位置的重要性。黄泳《成县新志》也说泥功山“唐宋以前为天水仇池孔道”。这也充分说明,唐宋以来,西狭栈道断绝已久,此道大约是南朝时武兴氐人为自保而人为残毁的。因此,《马义夫题记》说“同谷尉王信之先一日为除道”。清朱士端《宜禄堂收藏金石记》跋《西狭颂》亦云:西狭“山深多虎,椎拓甚艰,更遣壮丁数人束炬鸣金以卫拓者,是碑始复传世”。

  叶昌炽《语石》称:“南渡以后,神州疆索,沦入金源。长淮大河以北,无赵家片石。秦陇与蜀接壤处,为两国犬牙,故阶、成之间及城固、褒城两邑,尚有宋刻。其时国步虽艰,士大夫雅好文章,游宦登临,往往濡毫以志岁月。名山洞壑,不乏留题。”陇南地处西秦岭与岷山之间,襟秦陇而望巴蜀,宋室南渡,此为川蜀锁钥,系金兵出入之枢。《西狭颂》周围遗存南宋摩崖题记6处,其中3处为南宋淳熙年间刻石隶书,分别是《卑牧题记》(淳熙十四年,1187年)、《王正嗣题记》(淳熙十五年,1188年)和《马琥题名》。绍兴和议之后,士人鉴藏、研习汉碑之风日盛,并流露出“卑唐扬汉”的隶书审美取向。陇南、陕南地区南宋刻石隶书,直接师法“汉三颂”及当地摩崖汉刻,或宽博静穆、或奇逸恣肆、或古拙质朴、或庄重典雅,充分反映了南宋隶书实践的觉醒。

  (作者单位:陇南师专)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