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美文欣赏

老报人 新媒人

 2019/09/27/ 14:46 来源:每日甘肃网 瞿方业

老报人 新媒人

  瞿方业

  一 

  去年6月底,我所供职的报纸停刊。尽管报纸存有种种不如意,但一个编辑的位置也是我多年努力的结果。从前一直围着这个基点所形成的轨道,我尽量按照自己的心意悄悄地活着,码字,编稿,表达想法,打理表达想法的渠道——《黄河评论》,如今,轨道倾圯,那个自己用心血喂了十多年的版面,也永远停掉了。即使它曾浪得一些虚名,曾经有大量读者。但媒体的传播方式变了,读者的阅读方式变了,关张停业则是自然的。看着从前耕耘播种的土地消失了,说不难过恐怕是假的。也许因为某种原因,在报纸关门的最初时刻,我并没有感受到那种难过,但回到家的第二天早晨,这种难过和无助竟蓦然天降,浸透了我的灵魂,让我再也没有消停过。

  二 

  这种虚幻无助的感觉在2018年8月底的一个早晨结束了。

  那天11点多,我接到来自每日甘肃网的电话,让我的心情一下子踏实下来。

  几天后,9位被网站选中的同事一起上班了,网站几位领导专门和大家见了面,让我们将网站当成自己的家。这些话让人心生温暖。我被分到了编辑部,仍然从事评论工作,真是天遂人愿。几天后,甘肃日报社王光庆书记专门带领社领导看望被安置人员,鼓励大家努力学习,安心工作,重新出发,做一个合格的新媒体人,让大家备感振奋。两个多月来,王书记和甘肃日报的领导们为了安置工作,一直在努力奔走,我从内心深处感激他们。

  编辑部的同事都很年轻,多数都是85后90后,只有一两个70后,但都比我们小很多。部门专门安排人教我们如何发稿件,如何制作数字报,如何维护频道。大家对我们这些新来的同事很照顾,每次请教问题,都会看到一张友善的脸,总会得到耐心细致地解答。而且部门主任安排我们学习技术是循序渐进的,他会根据工作的需要,逐步教我们学技术。我们总是尽可能认真地学,不懂就问,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我不想因为年龄大而影响工作,拖大家的后腿,最终让这张老脸没有面子。

  虽然从前就接触过网站,也做过微信公众号,玩过今日头条,但专业从事网站工作还是第一次。而且与从前的小打小闹比起来,专业网站的工作其实相当复杂。

  也许在很多人的意识中,网站编辑无非是复制粘贴。实际接触之后才发现,根本没那么简单。就拿载发稿件来说,转发兰州晨报稿件还要给图片上加“每日甘肃网”水印。这就要求先将图片从报纸数字报上下载,在PS软件上处理然后才能加水印。要熟练地掌握这些技能并非易事,只有通过天天发布才能熟能生巧,做到迅速且准确。有些同事每天一个多小时就能完成兰州晨报原创稿的发布,不熟练的人则要花两个多小时,这就是差距。

  我刚开始学习转发稿件时,发布甘肃经济日报,但特别容易出错,有时忘了设关键词,有时忘了加图片链接,有时将报纸来源选错,有时将日期弄错,有时忘了署记者名,有时少复制一个字,有时将整篇稿件多粘贴了一遍,有时标题里还莫名其妙多了一个问号……这些错误在最初的时候几乎经常出现,让我怀疑是不是年龄大学习能力太差的缘故。好在审稿编辑和编辑部领导都在耐心地纠错,耐心地提供帮助。

  过了一阵之后,手熟练了,错误就变少了。这让我认识到,就是简单的发稿工作,要想准确迅速,仍然需要靠时间来“喂养”的。没有耐心和坚持,看似简单的活也会千疮百孔。还有,转发本地报纸新闻有些需要改标题。虽然很多时候只是加一些地域化元素,比如加上“甘肃”“兰州”等字样,但加进去容易,要贴切地加进去可不容易,有些标题加了这些元素,可能意思会发生变化,造成错误或发生歧义。   

  周末值班所需要的技术就更多了。周末值班,要转发兰州晨报所有原创稿件,要将夜班编辑发布好的甘肃日报原创稿件审核签发,检查夜班编辑制作好的甘肃日报数字报,还要制作网站首页要闻区,制作国内头条,发布首页幻灯区,最重要的是,还是值守大蚂蚁,工作千头万绪,手稍一慢,就弄到中午以后了。稍一马虎,可能就会出错了。业务不熟,可能步履维艰。

  记得第一次值班,同事事先给我教了相关流程,我也进行了适当的练习。知道自己业务不熟,就提前一小时来到单位,马上开始签发甘肃日报稿件,检查甘报数字报,然后发布兰州晨报原创稿件。

  兰州晨报稿件此前发布过几次,用PS处理图也做过几次,想来问题不大。但当天用PS软件调整好图片尺寸后,却不知道如何打水印,将水印调出来,图找不到了。图找到了,水印又找不到了。如此反复,心智大乱。偌大的办公室只有自己一个人,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怎么办?幸好有同事庞传伟的电话,硬着头皮拨过去。庞传伟二话没说,马上打开家里的电脑,远程教我如何打水印。那天的晨报图片,几乎是他帮着弄好的。

  发完晨报稿件,我想,这下子应当问题不大了,首页无非是做些标题,只要字数合适,很快就能组版了。但我很快发现,我又想简单了。平时主要组评论频道,每次都是一条稿一条稿进行组版,但要闻区组版根本就不能一条一条组,必须20条稿件一次性组好,然后进行预览,发领导审核。但这些稿件如何一次性组到版上?摸索了几十分钟后,只好再次硬着头皮给庞传伟求救,庞传伟再次远程教我组了版。

  其间还要不停地处理大蚂蚁稿件,总之是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将所有工作做完,已经下午两点多了。经此一役,我下决定一定要认真将这些流程练熟,但是每次值班有一定的时间间隔,必须在下次值班前再温习值班程序,否则仍会忘掉一些细节。而且在值班过程中,仍然会不断地出现新问题。但经过第一次的折腾,基本的技术都掌握了,值班过程也就慢慢顺利了。到了现在,虽然不能说得心应手,但至少能单独按时完成了。我曾就这些事和同事交流,似乎大家第一次值班都很狼狈。但我总疑心自己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有所退化,学得比别人慢。但无论花多少时间,我仍然愿意慢慢学习,消化掉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难题。

  2019年以来,我还先后参与了记者部的一些直播节目的审稿工作,比如金昌火星基地开营仪式,甘肃中药博览会,还作为记者参加本网发起的“植树行”活动,参与直播并采写一些稿件。通过这些活动,更加深入地了解了网站的各种工作,学到了新媒体的操作技能。近几个月来,还参与转发新闻的二审工作,对网站的工作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

  三

  当然,我来网站最重要的一项任务是负责评论频道。每日甘肃网自成立不久就开设了评论频道,但像国内大多数评论频道一样,主要转载报纸内容,直到十年后的2010年4月9日才有了原创评论,起名“丝路话语”。9年多来,丝路话语奉献了大量的原创评论,为政府建言献策,为民众表达诉求,为社会汇集共识,为国家的进步和发展,履行了新兴媒体的责任。但近些年来,丝路话语评论由于种种原因,仍然主要以转载为主,原创评论较少。

  而且国内网络媒体在发展初期,囿于经济能力,没有支付稿酬,高质量作者不愿意为网站投稿,致使网媒原创评论的质量和深度都难尽人意,而且大都是作者一稿多投的作品,表面看热热闹闹,实际上认识水平有限,有“灌水”之嫌。

  当下媒体传播形态业已发生深刻变化,报纸大都进入冬季,关门的关门,减版的减版,无论新闻和评论,质量都下滑非常厉害。很多报纸已经不再办评论版,或不再像报纸兴盛时期那样,将评论当成获取市场优势的利器。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当下国内网民远超8亿,这清楚地表明舆论宣传的主阵地在哪里。在这种时候,网络媒体就该进入成年,长大成人,扛起责任,做主流媒体所应当做的事,无论评论还是新闻都应当走原创化道路。网媒已经从当初报纸的补充,逐步成为主流媒体,影响力和盈利能力今非昔比。那么,网媒就应当像真正的主流媒体那样,扛起大旗,肩起责任,在把握互联网传播规律的前提下,精心打造原创内容,改变“搬运工”、转载者、综合者的形象。新闻频道和评论频道,都应以原创内容为龙头,以品牌建设为中心,让新媒体真正成长起来,具有强大的公信力和引导力。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黄胜强总编辑在我初入职时就明确要求,让我发挥从前在西部商报长期负责评论的经验,尽快熟悉网站流程,着手对丝路话语进行改版,同时给予资金支持,建立作者队伍,以精品原创评论重新塑造丝路话语评论频道。李茂恒副总编也曾明确表示,让我发挥评论特长,尽快让丝路话语评论有所改观,增强原创内容,提升舆论引导能力。从我来到编辑部的第一天起,徐兴波主任就安排我负责评论频道,让我抓紧研究国内各大网站评论的状况,尽快拿出评论频道改版方案,他还将理论甘肃频道改版的经验向我倾囊托出,我们一起研究了国内特色网评的版式和理念。

  经过几周的研究和思考,我初步拿出了丝路话语评论频道改版方案,建议将频道此前的17个栏目强缩为7个,只保留“每日论谈”“甘媒视角”“西风烈”“地评线”“国内媒评”等少数栏目,新增“画评天下”。频道首页重点突出原创栏目“每日论谈”和“甘媒视角”,放于主要版面上;以大字号标题加摘要展示原创稿件。从PC端上看,一目了然,非常醒目。

  改版方案经领导研究同意后,编辑部安排庞传伟协助我设计评论频道版式,经过一周多的努力,版式设计出来,在征求网站同仁的意见后,交领导层审定,领导审核之后正式交技术部设计频道。但由于技术部业务繁忙,频道直到2019年4月19日才正式上线。经过半年多的在线运行,本网原创评论基本上做到了当日新闻当日评,很多评论在新闻发生后数小时就能上网,无论对中心工作的宣传,还是对热点事件的引导,都取得了一些成绩。

  在我入职之初,评论工作就成了我的工作重心。当时正值敦煌文博会,为了喜迎盛会,我组织敦煌文博会系列评论共九篇,并撰写了《敦煌文博会:让人文共识画出最大同心圆》、《敦煌文博 创新盛宴》等稿件,还和同事一道制作成敦煌文博会评论专题。

  从2018年11月开始,丝路话语每天正式推出3到5篇原创评论。每逢国内省内大事,丝路话语评论都及时发声,从年初的“网络祝年”活动到全国两会、兰洽会等重大节点,丝路话语评论都没有缺席,圆满地完成任务。比如在“网络祝年”活动中,刊发《传承春联民俗 树立文化自信》等18篇系列评论;全国两会期间,组织撰写《携梦奔跑在“奋进中国”的阳光大道》《小“通道”展示时代大“窗口”》《从政府工作报告里读出满满获得感》等两会系列评论。两会结束当天,推出《筑梦新时代 奋力新征程——2019年全国两会系列评论》专题,很好地宣传了两会。在兰洽会期间推出《兰洽会值得我们更高的期待》《兰洽会 永不落幕的丝路传奇》等评论。在脱贫攻坚、扫黑除恶、生态环保等重大宣传活动中,丝路话语评论都积极发声,体现了主流媒体的责任。

  四

  在做好丝路话语评论频道的同时,还要完成中央网信办及省委网信办推送的网评稿件,撰写省网信办安排的各种评论报送材料,为中央网信办编辑2018年时评年鉴提供资料,撰写网评年度总结。可以说,网评工作很繁杂,不再像从前报纸评论那么单纯。

  2018年9月评论频道着手改版的时候,虽然我才到网站几周时间,但仍然知道了每日甘肃网即将迎来创办20周年的美好时刻。虽然成为每日甘肃网的一员时间并不长,但我仍然感到自己的命运与它紧紧相系,我愿意为了塑造每日甘肃网的品牌形象而不懈努力。

  虽然我成为每日甘肃网的员工只有一年,但我与它的缘分却远不止于此。早在2004年我开始撰写评论的时候,每天发表在西部商报、甘肃日报的文章都会被每日甘肃网转发,那时候,从周一到周五省内外报纸都会有我的稿件,每日甘肃网从周一到周五都可能转载我的稿件。如此看来,我和每日甘肃网的渊源早已超过十五年。丝路话语频道还给我开了专栏,当时网站的许多同事,就经常编发我的稿件,彼此熟悉名字,神交已久,却从未见面。得知我来到网站,一些人专门加了微信问候我,有些人在楼道遇到,就亲热地招呼我,这些都让我对每日甘肃网产生亲切的感受。

  在每日甘肃网20周年生日来临的时候,像我这样的一批老报人转型成了新媒体人,经过新媒体的培养和发掘,能够适应新媒体的岗位和环境,这本身就是甘肃日报媒体融合发展取得的一个成就。

  五

  其实对于报纸关门之后的感觉,我很少和人提起,甚至在我家人眼里,一切都云淡风清,我每天都在安安静静地读书、生活,根本没有想到我曾经有过的失落。我也曾想尽量不对人讲起这些感觉,毕竟那多少显得有些没出息。

  但在一年后的今日,在每日甘肃网20周年的时刻,我愿意将这一年来感受真实地记录下来。我想,一个普通报人的转型感受,何尝不是媒体融合时期的一个侧面,折射出转型时代新闻人心灵的挣扎和追寻。甘肃日报社领导层对待媒体整合、报业转型的担当和态度,每日甘肃网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宏大格局,何尝不是对媒体融合的一种探索。每日甘肃网能够将一个老编辑重新培养成为一个合格的新媒体人,何尝不是对媒体融合的一种美好注解,何尝不是20岁的每日甘肃网“长大成人”、勇担主流媒体责任的体现。

  在这个过程中,王光庆书记、黄胜强总编辑、李茂恒副总编辑,以及网站编辑部的每一位同仁,都以他们美好的品格,负责任的态度,帮助一辆曾经脱轨的列车重回轨道,帮助一艘搁浅的小船重回河流,这难道不是新媒体时代的一个美好的侧影?我将它客观真实地记录下来,既是记录我自己的心情,也是在记录下这个时代。

  (作者:网站编辑部时评组编辑)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