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文学书评

闪电与彩虹将联袂到来——读北乔诗集《临潭的潭》

 2018/11/02/ 13:5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北 塔

  闪电与彩虹将联袂到来——读北乔诗集《临潭的潭》

  北 塔

  北乔本是有经验的小说家、散文家和优秀的评论家。生活和工作的一次重大变迁,赋予了他追求独异的诗歌思维。

  北乔人到中年,事业有成。他本来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工作习惯和写作惯性按部就班地发展,顺势而为,我相信他会有很大的文学成就。但机缘巧合,组织安排他从北京到甘肃去挂职,从东到西,从城到乡,从熟悉到陌生,不仅仅是生活经验的重塑,更是思维的变异和语言的陌生化;这让他朴素转身,摇身一变而为诗人。

  本人青少年时代也曾从东南到西北去“学游”(非游学,以学为主),后来,在总结这段大西北经历时,我喜欢概括为——那是一个追求“反我”的过程。从“我”到“反我”,这是诗歌产生的关键机制。我惊异于北乔在如此戏剧性的人生变化之下,所保持的平静和淡然。对于沉稳老练如北乔的中年人来说,这样的变故并没有引起他情绪的波动。在他写于西北的诸多作品中,我甚至几乎读不到他对情绪波动的控制。犹如老僧之坐禅,他的心态稳定、超然。我想,这种变与定之间的动态平衡,正是诗歌写作的最佳状态。的确,他的一些佳作,禅意甚浓。

  当然,这种平静心态也来自高原的高远,这种高远让他得到了俯瞰人生和世事的视角,很多鸡零狗碎、婆婆妈妈,在天文望远镜的照射之下,几乎等于无,何必挂碍于心?因此也就不会纷扰诗人的感受机制。

  还有,乡镇生活的朴素、简单与安宁,也使他摈弃了大都市的交错、嘈杂与纷乱。虽然每天也会忙于政务,但他似乎很享受那种与城市完全不同的氛围。从心灵意义上说,他成了半个“隐士”。在很多诗歌文本中,他采取的完全是道家的姿态,对日常生活保持以最大程度的疏离。我们听到的是他与神、与心的无声对话,哪怕写与人与物的关系,也往往自然而然地置于大自然的无限之中。他放逐了自己,从而放任了万物,也因此彼此没有任何牵累。

  我羡慕他这种亦儒亦道、能入能出的人生情形。不过,我注意到,诗集中,也有情绪波动的作品,最典型的例子是写父母的那些作品,他用了激情和真情,非常动人。他的父母和我的父母具有极为相似的时代特征和性格特征,因此,捧读这些哀痛、忏悔之作,让我几度几乎不能自已。

  诗集中,前面大部分作品尽管也有奔放的想象和大胆的破格,但还是可以看出一个小说家、散文家向诗人的过渡,理性、逻辑、法度、层次感等小说、散文所要求的规范还在牵绊着他的笔,有的甚至是散文的分行。

  毋庸讳言,我更欣赏诗集后面的作品(《事件:停电为界》),具有更强的现代性甚至后现代意味。比如《修行》,写得很洒脱,跳跃性强,还有幽默和反讽,也更紧致、凝练、结实。

  我想引用并“过度阐释”他的几行诗来作为结束:

  熟睡的人翻了个身

  一切已蓄满能量

  但不知道

  闪电与彩虹,谁先到来

  ——《活在十二时辰里·丑时》

  两年的大西北经历,对于作家北乔来说,是“熟睡的人翻了个身”,他去修身养性,对于热闹的北京文学圈来说,他似乎熟睡了。但他自己是醒着的,比原先更清醒,或者说从原来有点麻木了的、习以为常的思维状态中猛然醒转了过来。那段在外漂泊的生涯使他由散文家变成诗人。我不知道,该把彩虹变成散文,还是该把诗歌比成闪电。也许,在他内心深处,他本来就是一个诗人。只不过,那个身份意识一直沉睡着、隐居着;只不过,他以前一直在用小说和散文表达而已。所以,从潜在气质的角度来说,我真不知道,他到底先是诗人还是小说家、散文家。其实,这样的先后论无关紧要。我猜度,今后,在北乔的笔端,闪电与彩虹将联袂到来。

  (《临潭的潭》,北乔著,中国青年出版社,2018年7月)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