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美文欣赏

石磨前的沉思

 2018/10/10/ 12:47 来源:陕西日报 祁玉江

石磨前的沉思

  祁玉江

  一次次回家,一次次令我揪心牵挂。我常常怀着不可名状的心情,审视着一孔孔类型各异、新旧不一的窑洞,打开尘封的记忆,仔细地寻觅着远去的往事。那一个个一件件的人和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在一盘石磨前,我停下了脚步,端详良久,往事犹如决堤的洪水顷刻间漫过我的心头。

  20世纪80年代初,对于地处偏远落后的白于山区的我的家乡来讲,电还是个未知物。照明用的是煤油灯,耕地依靠的是老黄牛,碾米磨面只能使用石碾、石磨。那时,实行的是集体所有制经济,牛、驴等大家畜由集体统一饲养,谁家需要牛耕作自留地,需要驴碾米磨面,必须由队干部分派。由于户多人多、牛驴较少,往往轮不上使唤。我家人口较多,碾米磨面自然要比别人家频繁一些。因队里常常派不来毛驴碾米磨面,母亲没少与队长和饲养员争吵过。有时,吵也无用,只能靠人工滚碾推磨了。

  需要说明的是,一个村子里,并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石碾、石磨。拥有石碾、石磨,也像拥有石窑、砖窑一样,那是大户人家、富裕人家的事。对于穷困潦倒、连挖土窑洞居住都很难的我家来说,岂能打造安置起石碾、石磨呢?为此,每逢碾米磨面,母亲总是背上粮食,借用别人家的碾、磨,往往要好话说上一大串,还要看主人乐意不乐意。

  记得有一天夜晚,母亲长吁短叹地又熬煎起了一家人的光景。那时母亲正坐在煤油灯前做针线,她说:“看来咱们也得置办石碾、石磨了,经常借人家的,总不是个办法。”蹲在炕头抽着旱烟锅捻毛线的父亲说:“是该置办了,就看今年的收成咋样!”

  说来也真是幸运,这一年天年顺当,五谷丰登。临近收秋,父母便请了当地最有名的郭石匠,选了前沟里上等的石场,张罗着开始打造石碾、石磨了。大约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打造,一盘石碾、石磨便打造成了。

  最激动人心也最有凶险的是拉碾子。因为石磨与石碾相比,毕竟要小得多,重量自然轻了许多,而且由上下两扇组成,便于拉运。磨盘也较为简单、轻便,只是用一块块薄石板垒砌而成,不需要过多地费人费力,有几个人轻而易举地就能运回家中。可石碾就不同了,不仅碾轱辘壮硕沉重,而且碾盘更大、更厚、更重,是一个直径近两米、厚约一尺多的大石圆盘,要从沟谷里运往山上,需要二三十人甚至三四十人齐心协力,用若干粗麻绳和好些木杠,连拉带支,大半天才能运回家中。尤其是上坡,既吃力又危险,每前进一步,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而且要全神贯注,用力要均匀一致,既不能过猛,又不能放松,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甚至会危及人身安全。我们村相邻的阳山村,前峁半坡上就弃有一扇碾盘,我小的时候去那里割草、砍柴时经常能看到它。它早已失去了当初新打磨出来时的青色光亮。据说,当初这家主人也是在拉运这扇碾盘时,实在拉不动了,还伤了一个人的性命,才不得不将碾盘弃于半道。好在我家住在沟坡上,石场距家中的路程不很远,且大部分是沟道,加之母亲对拉运碾子的人又好,专门炸了油糕、压了饸饹,让大家管饱吃够。大伙这才铆足劲头,齐心协力将碾盘和碾轱辘很顺利地拉了回来。

  家中自从有了石碾、石磨,碾米、磨面自然方便多了,母亲也再不用低三下四央告有碾有磨的人家去了。一家人像置办了两份厚重的家业,很是欢喜和自豪了一阵子。

  家乡人对石碾、石磨很是敬畏,视石碾为青龙,视石磨为白虎,决不允许在石碾和石磨上胡乱地搁放乱七八糟的东西,更不允许任何人随随便便坐在碾盘和磨盘上。每次滚罢碾子磨完面,父母总是要将碾、磨清扫得干干净净,有时还会用清水洗得光洁锃亮。过年时,还要贴上红红的对联,分别写上“青龙大吉”“白虎大吉”,有时甚至还要上香、焚纸和跪拜。可见那个时候,家乡的人们对石碾、石磨多么感恩、尊崇!

  滚碾推磨,大部分用毛驴。将系在毛驴头上或脖颈上的缰绳按一定间距拴到碾轴或磨轴上,再将裹在毛驴前颊两边棉带上的绳索向后延伸至毛驴尾后,系在横在毛驴屁股后的一根短棍两头,再从那根短棍中间扯出一根绳子,等距离地系在碾架子或磨棍上,这样就使得毛驴固定在碾道或磨道间。主人驱赶毛驴,毛驴就会绕着碾盘或磨盘,拉着固定在碾盘上的碾轱辘或磨扇旋转起来。为了不使毛驴长时间转圈眩晕和偷吃碾磨盘上的粮食,主人就用一块黑布或烂衣裤罩了驴眼。经过长期驯化,毛驴对拉碾推磨早已习以为常了,一旦将其固定在碾磨道间,罩了眼,几乎不用主人吆喝,毛驴就会很自觉地迈开轻盈的步子,悠闲自得地转起圈儿,行使起它的职责来。

  但是,毛驴短缺时,滚碾推磨的职责只能由人工来替代。这项劳动虽不怎么繁重,但很是枯燥乏味,一时半会儿都结束不了。小时候,我常常帮着母亲和姐姐们滚碾推磨,也最怕干这活儿。因为滚碾推磨很费时间,一旦摊上这活儿,意味着就没有了玩耍的时间。再就是进入腊月要准备年茶饭,滚碾推磨的频率必然增加,很是烦人。有时,推着碾棍、磨棍就睡着了。特别是饿了的时候,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一步也迈不出去,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忍着瞌睡,将这枯燥的营生尽快做完。

  当我从深思中缓过神来回到现实,不禁有些欣慰。仅仅三四十年的时间,社会发展如此快速,城乡变化越来越大。现在,乡村的人再也不用为滚碾推磨发急发愁了,美丽宜居清洁现代的乡村,正为越来越多的农村人提供着便捷舒适的乡村生活。而石碾、石磨,已成为历史深处的一道痕迹。也许,它们只是我们这代人思乡念祖的象征符号了……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