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图书推荐

娜塔莎之舞背后

 2018/10/09/ 15:27 来源:北京日报 唐 山

娜塔莎之舞背后

  将如此厚重的一本书定名为《娜塔莎之舞》,让人颇感意外。

  作者借用了《战争与和平》中的桥段:贵族小姐娜塔莎跳起了俄罗斯民间舞,在场的平民们无不为之感染,纷纷加入进来,独舞成了群舞。

  相信大多数读过《战争与和平》的读者已想不起这个细节了,更难体会出背后的深意。

  1703年,俄国人开始修建圣彼得堡城。这里并不适合当首都,因太靠北,周围一片荒凉,冰原给施工带来巨大难度,然而,谁也不敢违抗彼得大帝的命令。

  圣彼得堡的一切都太欧洲化,与俄罗斯历史毫无关系,仿佛天外来客。彼得大帝希望用这座城,将旧俄罗斯从野蛮带向文明。

  在圣彼得堡宫廷中,贵族们不再蓄须,服饰完全模仿欧洲宫廷,生活用品也多从国外进口,即使在私下场合,他们也只说法语。表面看,贵族们果然文明化了,却变得冷漠、无情、呆板,在他们“体面”却毫无活力的家庭中,无数安娜·卡列宁娜的生命正被囚禁、被窒息。

  舶来的欧洲文明变成一种压迫,俄罗斯作家们开始挣扎,于是,建构“俄罗斯性”成了精神的救赎之道。

  事实上,“俄罗斯性”很难找到历史的和现实的基础:从历史说,俄罗斯曾反复被征服,其文化与传统多是输入的,不易找出独特性;从现实说,当时俄罗斯文盲率极高,90%的人口是农奴,在残酷的生活压榨下,他们的灵性被封闭,举止颇为粗鲁。

  “俄罗斯性”本是中小贵族们因精神苦闷而“创造”出来的消遣品,可随着拿破仑远征俄罗斯,它突然显得无比真实。

  以列夫·托尔斯泰为代表的作家们惊讶地发现,在战争中,农奴们突然成了战士,为了国家他们不惜牺牲生命。面对退却的拿破仑大军,农奴们居然成了最优秀的游击队员。逃跑的贵族与死战到底的农奴,构成鲜明对照。托尔斯泰豁然开朗——当民众响应娜塔莎的舞蹈时,不恰好说明“俄罗斯性”是人人口中所无、人人心中所有的吗?

  托尔斯泰似乎忽略了,这舞蹈很可能是其他民族传入的,包括《三套车》式的曲调,伏特加都未必原产于俄罗斯。在发明“俄罗斯性”前,伏特加尚不甚流行,当它成了俄罗斯人的证明后,人人开始狂饮。而从历史记录看,波兰人更早饮用这种烈性酒。

  淳朴、宽厚、善良、有耐性……托尔斯泰等人不断扩充着“俄罗斯性”清单。经历巨大的惶惑与苦痛,托尔斯泰将东正教的圣徒传写作传统发扬光大,讲述了个体为实现更高理想而历尽折磨的过程。这种写作深深地感动了世界各地的读者。

  车尔尼雪夫斯基、赫尔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纳博科夫曾充满困惑地说:在100年中,俄罗斯涌现出一批世界上最优秀的作家,可其他方面却远远做不到这一点。纳博科夫敏锐地发现,在世界各地,小说多是用来休闲,而在俄罗斯,它成了思想的代言人。俄罗斯小说家同时是社会评论家、新闻传播者、启蒙者和革命家。

  文学太有感染力,如果作家思维存有误区,则许多未经证实的认识将迅速传播开来,甚至被人们误为常识。

  旧俄罗斯根本问题在于落后的农奴制抑制了生产力发展,而几代沙皇又缺乏勇气去改革旧制度。可在作家们的笔下,问题却变成“俄罗斯性”如何在欧洲文化压迫下突围。

  许多俄罗斯作家也意识到“俄罗斯性”虚妄的一面:在乡村,丈夫痛殴妻子是常事,看着被打得奄奄一息、惨叫不已的女性,邻人们反而像欣赏戏剧一样高兴。难道,这种“俄罗斯性”也要发扬光大吗?于是,“俄罗斯性”成了一个复杂的词,它既神圣,又须改造。

  现代社会是高度物质化的,天然无法让人满意。在过去五百年中,不断有人尝试用传统去改造它,以形成更具自身文化特色的现代性。相反,现代性总在吞噬与己不同的一切,并将它改造成自己的样子。俄罗斯文化漫漫百年的坚持、创造与挫败,其中的苦痛、悲哀与沉醉,是人类史的一笔共同财富。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英]奥兰多·费吉斯 著

  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