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文化杂谈

【艺术杂谈】浅析戏曲创作之“真”

 2018/08/24/ 10:41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石小军

【艺术杂谈】浅析戏曲创作之“真”

资料图片

  石小军

  长期以来,以先进典型人物事迹为题材创作戏曲作品,已成为戏剧创作的一个重要模式。用戏曲的方式艺术地表现先进典型人物的事迹,让他们重新“回”到人们的面前,并为人们树起榜样,这种愿望无可厚非。然而,让先进典型人物“入戏”是一个从事实化走向艺术化、从“真相”走向“真像”的复杂过程,必然面临着这样一对矛盾:一方面是以真实事件为依据的“真相”,另一方面是成功塑造观众认可的看起来很“像”的典型艺术形象。

  戏曲所追求的“真”,是艺术真实,它脱胎于生活真实和自然本真,在某种程度上更适合于表现那些史诗性、传奇性的故事和人物。明末清初戏剧家李渔提出,剧本称为“传奇”,就是因为“非奇不传”,对于戏曲结构,他提出“戏场关目,全在出奇变相,令人不能悬拟”,这样才能极大地增强观众的审美兴趣。戏曲如果同生活一样真,那不是戏曲的成功,恰恰相反,是戏曲的失败。因此,一部吸引人看下去的戏必然需要转折、悬念、巧合、夸张等艺术手法,要一波三折、曲径通幽,这在表现战争年代里金戈铁马、刀光剑影、叱咤风云、惊天动地的英雄当然顺风顺水,但和平时期“平凡”的先进典型人物却常常没有或者不是总有这样的事儿,于是,便为创作者增加了难度,缺乏人们心目中期待的关于戏曲的那种传奇式元素。

  为了用戏曲的形式更好地表现这些先进典型,应该迈过几道“槛”。

  首先,把握“小事”,须以小见大。中国戏曲有着自己鲜明的民族特色。李渔认为剧本应当“立主脑”,要“一线到底,并无旁见侧出之情”,这样就能使观众注意力高度集中,即使“三尺童子,观演此剧”,也能“了了于心,便便于口”。如果不“立主脑”,就会头绪纷繁,“如断线之珠,无梁之屋,作者茫然无绪,观者寂然无声,无怪乎有识梨园望之而却走也”。明文学家凌濛初指出:“戏曲搭架,亦是要事,不妥则全传可憎矣。”如果“草草苟完”“茫无头绪”,就会“演者手忙脚乱,观者眼暗头昏”,注意力不可能集中。基于这样的要求,戏曲必须找到一个典型而充满悬念和张力的故事,以便不断激发观众的观赏兴趣,更加灵活地塑造人物性格,表现人物的形象。因此,在塑造先进典型人物形象时,就需要创作者设身处地,联系真实人物的经历,深入主人公的内心世界,运用独到的慧眼,“挖深井”,找“筋骨”,掌握并提炼人物精神内涵。再以此为主旨,从人物的善良、崇高、坚韧、执著、严谨、乐观等优秀品质出发,发掘先进典型人物与自然环境、与身边人物、与自身的种种冲突元素,从人物事迹的全局中找关键,树节点,运用人物的喜、怒、哀、乐情感转变过程设置悬念,合理取材,精心设计,以便勾连事件,再由点到线,由基本环节到交错推进,为整剧形成浑然一体的内在联系和强有力的情节发展张力打下良好的基础。

  其次,透过“平凡”,贵平中见奇。人们天生有一种对于未知事物的好奇心,而一个传奇的故事或场景都可以不同程度地满足人们的这种心理需求。同时戏曲的“语法”里充满了冲突和动作性,它的本质是动作的艺术,一个富含意味、激烈、大尺度的动作可以成为戏曲中最为得意的“语言”,大量传统戏中常常惯用此类手法,从这种角度来说,戏曲更适合表现重大题材或者大起大落,趋向于传奇性。但从先进典型人物的宣传事迹来看,它只是一种原始而真实的记录,无论时间和地点,都和我们的平常生活十分的接近,这就要求创作者要跳出常规,在符合人物性格的前提下,由“平凡”的素材出发,合理想象、大胆虚构、适度夸张,比如给人物设置困境甚至绝境:让环境更残酷一点,让人物更痛苦一点,让行动更大胆一点。然后用人物的性格、精神定位去想象他或她的合理行动,挖掘甚至是制造出具有传奇特点、可以更好表现人物的动作和场景,以便不断唤起和保持人们的观赏欲望。

  最后,跳出“真相”,需真事不拘。艺术是虚拟的,戏曲更是写意与表现的艺术,它不是历史条目,不是流水账单。把真实的生活原封不动或者说变动不大就搬上舞台,不但不能产生真实感,更不能产生美感。“真事无趣,假事又不能太出格”,这是经常桎梏创作者的一道难题。其实,一个人物一旦立于戏曲中,作为艺术形象的他或她便是区别于原型、另一个独立而真实的存在。如果说戏曲是一场梦,主角则如梦境中的仙子,我们可以在梦境里和她尽情释怀,而梦一散,揉揉眼,生活只是真实的眼前。

  事迹与戏曲的距离,在某种程度上也就是“真相”与“真像”之间的距离。而艺术的“真”,求的是“像”,如同挥鞭表示上马,舞几步可视同行千里,它追求的是一种人的共性生活性状和情态,旨在表达情感之真,譬如英雄人物形象,只要透过事件表面,直达人物内心即可。塑造一个和原型人物很“像”的形象,就需要对事实真相进行合理的发酵,遵循“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合理想象,弥补“真相”和“真像”之间的鸿沟,事实上,一旦艺术形象塑造成功,我们就无法阻止其“自立门户”,博取人们的喜爱或者追捧,此时,原型人物反而就不重要了。比如,我们更爱《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更爱那种人物身上的足智多谋和鞠躬尽瘁的品质,只要写出了这一点,也是“像”了。“像”是艺术,“是”则恰恰相反。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