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收藏拍卖

【馆长说文物】“长城工牌”到底是什么?

 2018/07/11/ 11:39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张晓东

  验证史书价值

  《肃镇华夷志》记载:“嘉靖十八年(公元1539年)七月,大学士翟銮行边时,肃州兵备李函既诸行边执事,驻节嘉峪,阅视隘口,请议筑修边城以备西边,翟公许可。粤[越]明春暮,遂议筑边,南北与关相连。”其中“粤[越]明春暮,遂议筑边,南北与关相连”,指嘉靖十九年春夏之交,开始修筑嘉峪关关城两翼南北向的西长城。工牌刻字中,“加靖十九年七月初一日起初十日止第一工”一行小字,亦证实肃州西长城修筑于嘉靖十九年,即公元1540年。工牌的记载与《肃镇华夷志》的记载是一致的。工牌也验证了《肃镇华夷志》记载的真实性。

  长城修筑史价值

  长城是如何施工建设的,地方志等文献记载较少。工牌作为长城修建历史的真实见证,为我们提供了古代修建长城翔实、可靠的历史佐证。从工牌的内容可以看出,当年修筑肃州西长城时,工程采用分工段逐级承包方式修筑,即把工程分为几个大工段,每一大工段又分为若干小工段,每个小工段由一个施工队承建。依工牌的内容及工牌出土的地段到肃州西长城北端一公里余可以推断,第一大工段约300丈,分为六个小工段,由六个施工队,在10天的时间内完成。这种由大到小的多层管理施工方式,分工明确,责任到人,在很大程度上确保了修筑长城的工程进度。

  工牌上刻有六个施工队队长姓名,并被夯打在城墙顶部夯土中,表明工牌是一个责任牌,为跟踪工程质量之用,并为以后追查责任确定依据。可见,明代修筑长城,对质量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史载:“嘉靖二十二年七月十四[日]夜,套虏潜之关西,欲袭肃州,指挥李玉守关,病失探备,致虏掘长城,而斧斤不入,后钻地穴以入内境。”以此可见,由于严格的施工制度,造就的长城坚不可摧,入侵者只能从城墙下打地洞进入关内。

  “蔡止梅起”的释义与价值

  工牌有其独特之处,但与河北、北京等地发现的长城碑刻相比,内容略显单薄,没有详细记载修筑长城的用工、施工数字及官员姓名和修城人员的部队番号,以至于后人对“蔡止梅起”四字不甚明了。许多人只知“蔡”“梅”为两个姓氏,但究竟为何人,做什么的,不得而知。为弄清这一问题,在翻阅了大量史料后,最终在《肃镇华夷志》中找到了可靠的答案。

  《肃镇华夷志》记载:“明年,平崖公简命辽东,太仆卿翟公以前议修边一事经公未成,遂以平崖公改陕西左参政,任肃,以总理长城之事。于是,李公与分守参将崔麒画地经营,乃调凉州卫指挥蔡纪、山丹卫指挥纪纲、肃州卫指挥梅景,三人分计工程,各督乃事。平崖公时犒赏之,三军踊跃而边墙遂成矣。南自讨来河,北尽石关儿,其延三十里。”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出,主持修建肃州西长城的是平崖公,也就是嘉靖十八年肃州兵备道副使李涵,时任陕西左参政;修建长城的是三支军队;长城工程由凉州卫指挥蔡纪、山丹卫指挥纪纲、肃州卫指挥梅景分工完成,三人分别督修各自的工段。蔡纪、纪纲和梅景作为长城工程的督修者,也是负责人,承担着重要的责任。工牌理所当然会刻上这三个人的姓名。有可能是,蔡纪负责第一工段,梅景负责第二工段,纪纲负责第三工段。

  因此,工牌刻字“蔡止梅起”中的“蔡”指蔡纪,“梅”指梅景。“蔡止梅起”刻于工牌背面上部,且为四个大字,足以说明蔡纪和梅景的显著地位和包修人角色及所承担的重要责任。

首页  上一页  [1]  [2]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