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美文欣赏

【百花】手心里的蔷薇

 2018/06/05/ 14:49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张亭亭

手心里的蔷薇

  张亭亭

  我童年居住的老屋房前有一株蔷薇,树干约碗口那么粗,坚实有力。看上去就不是那种狂风吹过就弯了腰的病秧子。它的枝干极其发达,犹如脖子上顶着个大脑壳,再加上一头茂密翠绿的头发,远远望去还真是个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我最喜欢“戴花儿”的蔷薇树了,黄的、白的、粉的、玫红的,这也是我能想到形容春天最美的颜色。蔷薇那一树树连成片的花海,常常会勾起我无尽的遐想。记忆中蔷薇花瓣的质地绵绵的,与丝绒布面颇为相似,摸起来让人心生愉悦。它厚重的身体总是处于发福状态,那一层层花瓣堆积出来的脂肪,使它看起来像正在发育中的少女,从不轻易吐露自己的芳心。就这样,我越看越美,越看越爱,仿佛自己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与蔷薇花们肩并肩地挂在枝藤上,随着微风的韵律摇摆着身体,并散发出淡淡的甜而不腻的香气。

  年少时的我,还不大懂得“手边留情花似锦”这个道理,我只知道,爱它就要把它捧在手心里。于是,每至春天,我总是喜欢将房前的蔷薇花大朵大朵地摘下来,然后将它插在先前用柳条编好的草环上,这样我就有了漂亮的玫红色花环了!我把头顶上的花环戴了摘,摘了戴,逢人便炫耀,像一个强迫症病人,不停地循环着这个动作。直到蔷薇花瓣蔫了、皱巴了,离开它原本生长的母体,我才舍得将它埋葬。我小心翼翼地拾起散落的花瓣,像数钱币一样,生怕遗落下任何一片。这样的场景要是被外祖母看到,她必然会调侃我小小年纪就学黛玉葬花,真有这样的怜悯之心就不要再去糟践花了。

  外祖母是个爱花的人,她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我叫不上名的植物,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开花。我常常迷醉在花丛之中,捉蜻蜓、逮蜜蜂,唯独不敢捕蝴蝶。原因是外祖母常常告诫我,小心蝴蝶飞到嘴里变哑巴。以至于到现在,我都对蝴蝶耿耿于怀。我喜欢和外祖母一起采摘蔷薇花,尽管偶尔会被蔷薇枝干上密密麻麻的小刺扎了手,但那丝毫不会消减我采摘蔷薇花的热情。因为采摘蔷薇花便意味着很快就能吃到蔷薇糕了。

  蔷薇糕的做法较为复杂,可以说是外祖母的独门绝技。首先,要将采好的新鲜的蔷薇花用清水洗干净,再用蜂蜜将其煨上。大约半晌的时间,蔷薇花瓣就失去了生命原有的色彩。这时,将煨好的蔷薇花和蜂蜜一股脑倒进锅里熬制,伴随着柴火的啪啪声,锅里的糖浆开始咕嘟嘟冒泡泡,散发出类似玫瑰的香气,蔷薇花酱就做好了。做蔷薇糕除了需要蔷薇花酱以外,面粉的选择也很重要。我出生在北方的鱼米之乡,我吃过的发糕多半是用江米面做的。将熬制好的蔷薇酱掺入发好的江米面中,当两者融为一体后,均匀地铺在盖帘上,待烧过一捆柴火,沁人心脾的蔷薇糕就出锅了,它那白里透红的肌肤和年画上的胖娃娃一般无二,真是叫人垂涎三尺。

  想到蔷薇糕,就想到我的外祖母,想到老屋房前的蔷薇。如今,离我住所不远处的公园也长满了蔷薇,它们跟随着春天的舞步,早已花团锦簇。但那终究是“别人家”的,我能做的只不过是个远观的看客。虽然,我偶尔也会“偷”些蔷薇花来做蔷薇糕,但做出来的味道总是感觉不大对,或许这与蔷薇生长的水土有关,更与做蔷薇糕的人有关。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