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美文欣赏

【百花】白马河畔踏歌声

 2018/05/18/ 17:04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李世仁

白马风情 陈钢 摄

白马河 选自甘肃文县网

  李世仁

  常听人说,白马人精神大,每年都要跳一正月,唱一正月。进入新时代后,他们的歌声高亢,舞步飞扬,洋溢于表的是温暖和感恩。近几年,除了在各个自然村跳唱外,还要组成精干队伍参加草河坝文化广场的竞演。

  至此,探访白马人奥秘,一睹白马人风采的观光者纷至沓来。

  元宵节前,我走进一个叫草河坝的山寨,寨子里正在举行民歌大赛。一曲白马人原生态《耕地歌》传来,我像着了“定海神针”,被那撕裂长空的声音震撼了。那一嗓子,再现了白马汉子迎风冒雪扬鞭耕耘的场景:牛的胯部淌着汗水,人的头上散发出热气。我的心陷入冥想之中,走向了时光深处,沉溺于辛劳而生生不息的劳作中……

  歌唱是白马人感情的高度浓缩,劳动唱,婚嫁唱,客人来了唱,敬山敬神唱,敬祖宗唱,青年男女互诉衷肠唱,跳舞唱,喜也唱,忧也唱,悲伤也唱,愤怒也唱,那种惊艳山野的纯真,生动了这方土地。

  我在走向另一个村庄的路上,那万山丛中养就的旋律还在脑际缭绕。

  我们去白马河上游的阳尕山,一进寨就被阳光融融暖意切切包围,一杯奶茶递上来了,你连不喝的理由都来不及说,一碗热腾腾的臊子面又端到面前,歉意的话说了一大堆,才算推却了浓浓的情意。

  每一个民族都有一个无法替代的心中神圣,白马人以歌舞的形式表现他们对万物对神对祖先的崇敬和虔诚,年年如斯,甚至是世世代代必了的心愿。

  阳光沐浴雪山,山林与阳光对晤,天地人共舞的大联动开始了。

  吃饱喝足的白马人放下碗筷,围起篝火就跳起来了。我与铁楼乡工作的亲戚不期而遇,我问,他们跳的是啥,他说:“有池哥昼、麻够池、麻昼,昨天今天都是全天跳,全村老少女眷穿节日盛装跟随池哥队伍,曼舞高歌,池哥从村东跳到村西,踏歌助阵者紧随其后。返回又从村东起,池哥给一家一户跳,主人给池哥敬酒,唱酒曲,池哥为主人祈福驱邪。这会儿已跳了一半人家,吃过午饭后是集体跳,接着,把另一半人家跳完。明天十五也是全天跳,夜间迎火把。”我分不清,哪个是哪种舞,亲戚说:“刚跳过的一折,反穿皮衣,戴花脸面具,别纸花,插锦鸡翎子,有几个面容和善女相跟随,后面有黑脸猴娃子的是池哥昼,以打猎、农活为主;四池哥两人各带一队,手执木剑,屈膝跨步,下蹲,左右刺剑,一会儿舞、一会儿相互攻杀的是麻够池,是池哥表演中最精彩的部分;戴十二生肖面具的是麻昼,就是平时说的十二相,以祭祀为主;男男女女手拉手围着火,边跳边唱的是火圈舞,腊月初八开始,一直到正月十八才结束。”

  啊,四十天!还有哪一个民族把春节过得如此漫长?又有哪一个民族把春节过得这么丰富多彩?我惊叹不已。

  舞步踏破三山,刚露芽的树木在震动,白马河在欢腾,在呼应,人心也跟着跌宕的歌声波翻浪涌。饱含野趣、辽远苍凉富于爆发力的音符,述说着从古到今的一幅幅图景,有勠力拼搏,有排险克难,有罹难中的奋起,有扬眉吐气。

  不论哪种舞,无不穿越千年,都是他们与天地神灵沟通,和祖先对话,渴望安宁,挣脱被杀被驱赶的苦难诠释。以力拔山兮的舞步,用极富感召力的歌喉,凝重的表情,唤醒族人团结一致与命运抗争。一代人走完了自己的路,又一代人接力了,代代沿袭,永不停歇。像地种五谷,春种,秋收,冬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旧的被日月带走,新的一天重新起步,直到永远。历史沉默,现实沸腾,我望了一眼天空,太阳照在林梢,仿佛白马先人的眼睛在闪烁。

  这个民族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让我联想追忆和缅怀,那些眼前晃动的画面,历史苍穹处的斑驳残线,相互映衬,瞬间抵达脑际且难以忘怀。

  跳唱队伍中,除了众多白羽毛飘绕外,还有几位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没有戴插白羽毛盘形帽,而是用红头绳缠了一圈鱼骨牌。

  白马人妇女的常服是头缠黑色丝帕,红头绳串鱼骨牌,节日时戴沙嘎帽,配鱼骨胸牌。我以为这是古老民族从远古走来,一路沧桑的积淀与回放。专家说,鱼骨牌是鱼的图腾,是鱼崇拜的再现。那么,它该是人的记忆在梦与现实之间恣意纠缠的结果。我想,我国典籍《山海经·海内南经》中“氐人国在建木西,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的记载就不能完全视为神话看待了。虽然目前尚无法绘就人类迁徙的清晰地图,不过他们的装束无疑是解析白马人谜团的活标本。

  在我前面站了几位跳累了暂时休息的妇女,她们正背对着我,白色的沙嘎帽,白羽毛飘拂,色彩斑斓的百褶裙,看得我眼花缭乱,背部有的是米字形,有的是四个交叉倒立角对角三角形,三角形中绣花卉图案,有的底色为蓝,有的为青,有的底色为白,有一件很惹眼,上部红,下摆裙褶用两褶绿色,两褶紫红色,在裙的二分之一处,绿与紫红之间以白色竖线相隔,裙的二分之一以下,有两道带图案横线,一道橙红,一道粉色,再加上领、袖、衣襟上的绣花图案,整个衣裙色彩搭配协调,配上红腰带,前面绣花围裙一系,围裙黄带子一飘,绚丽无比,恍若天仙下界。

  白马人踏着岁月的节拍,憧憬着天天春暖花开。

  有这样美丽的衣着,这样美丽的歌舞,这样美丽的山水,怎不让人流连忘返?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