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美文欣赏

鼠仓——蒿支沟旧事系列之一

2017年12月18日 09:34  来源:每日甘肃网  马进祥

鼠 仓

——蒿支沟旧事系列之一

  马进祥

  乍一看这个题目,现在的年轻读者还以为是个讲理财股票的。因为在股市里,“老鼠仓”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词汇,指“一种无良经纪对客户不忠的做法”。而我此处所讲,则另有故事,更接近于该词原初的含义。

  小时候放牛羊到田边地头,除了看管好牛羊防其吃庄稼外,我们还有一个心思,那就是想着寻找一孔“老鼠仓”。老家里不论田鼠、家鼠,还是什么鼠,统称老鼠。所以,老鼠仓实际上指田鼠仓。

  如果发现了一个老鼠仓,就算发了大财了——

  我这里所讲的老鼠仓,是指田鼠偷庄稼,人鼠夺粮的故事。

  田鼠先是在地边里打一个洞,然后在里面储藏“偷来”的粮食,用于过冬,用于繁衍生子过日子。田鼠是鼠类的一种,专在田里偷吃庄稼,它不仅吃庄稼,而且还深挖洞,广积粮,用于秋后庄稼上场以后,作为一年的“口粮”。

  一般来说,田鼠要偷的庄稼是容易剥皮,颗粒较大的粮食。我们小时候发现的鼠仓里的粮食都是秋粮,主要是颗粒较大的蚕豆,家乡习惯上笼统地称之为大豆(以下行文凡称大豆者,均指蚕豆),也有胡麻等颗粒较小的农作物。因为大豆颗粒大,一个豆荚里面含2—4粒左右,皮也容易剥,所以是田鼠的最爱。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田鼠打洞可是一绝。可能为了怕被人发现吧,它选洞址一般不在地里,而是在离庄稼地不远的草坡里,非常的隐蔽。田鼠打洞时,先是头朝前用两爪刨挖,然后再掉头,用双爪将土推搡出洞外,等洞口堆的土多了以后,它又出来,将土推搡到离洞口较远地方,以便人发现不了痕迹。鼠类如此的聪明与智慧,因此,人能发现者寥寥无几。

  田鼠打洞是为了盘窝住家,更是为储存粮食。为了“广积粮”,它必须“深挖洞”。在庄稼成熟了以后,它开始拼命地工作,广积一冬一年的口粮,在被人收割拉走之前,它挖洞,剥粮,运粮,为的是拉扯其一大家口的老鼠。

  一般来说,田鼠先打一个直径大约两寸的直洞,深约一米,然后开始打一个直径较大的偏洞,用于储存粮食。这个直洞的深度也是很科学的,如同人类开挖的储存洋芋白菜的窖,适宜粮食的储存一样。直洞下去以后,除了储存粮食的洞,与其分岔还有一个偏洞,作为其“生活区”,在这个洞里田鼠用来盘窝繁衍后代。据一位朋友说,他见过其还有一个专门用于粪便的偏洞,可我小时候还没注意到。但不论有无这个“卫生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们挖过的那么多鼠仓里,其储存的粮食特别干净,塞得瓷实的白白的大豆里,见不到任何杂质。

  田鼠的体型比一般的家鼠要大、结实,尾巴较短。可能是担心被人发现吧,它“偷”粮食一般都是夜里。晚上我们巡夜到了地边,寂静的夜空里就能听到田鼠“啪啦啪啦”剥粮食壳的声音,刚开始还真有些害怕,感到后背凉飕飕的,毛骨悚然。但听到人的脚步声就会跑得无影无踪。它先是从大豆秸秆上咬撕下一个豆荚,然后把皮壳剥掉,取出大豆颗粒,含在嘴里两边的腮帮子里,老远看到其腮帮子鼓鼓的,估计一次都是七、八粒之多,运送到洞里后储存起来,然后再跑出来去“偷”。其速度飞快,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如上流程。在田鼠盛行泛滥的年成里,地里成片的庄稼光剩下了被剥得精光的秸秆和满地的粮食壳。

  人发现其洞口无非就是三个线索:一个是在庄稼地里,看到有褪下的一堆堆粮食壳,就知道这块地被田鼠造访过,附近一定有鼠仓;二是发现地上田鼠的路。草地上因为田鼠运输粮食跑的多了,其路线便成了一条细长光滑的路,顺着光滑无草的鼠路,就一定找到它的“家”——洞口。这个约两寸直径的洞,由于老鼠来回走的多了,变得滑溜溜的。其路线越是滑溜,表明田鼠跑的趟数多,里面拉进去的粮食也多;三是发现地上有鼠便。

  找到了鼠洞口,当然也就发现了粮仓,我们如获至宝,比现今发现一座煤矿、一口油井还兴奋。按现在的食品卫生观点,田鼠身上是有细菌的,包括鼠疫,出血热等30多种疾病,它嘴里含过的粮食人怎么能吃呢?放在现在,人都避之不及,谁还会去吃这种粮食呢!但在那个缺粮挨饿的年代里,人的肚子饿得慌,哪能顾得上那么多!多一把粮食少挨一天饿,甚至能救一条命,人鼠争粮是必然的。奇怪的是,那时农村人都吃过鼠仓里田鼠含在嘴里运去的粮食,也没发现因此得什么病的。

  然后,我们赶紧拔下草拧成一股塞子,先把洞口堵死,以防止田鼠知道被人发现后转移粮食。然后飞一样跑回家里,叫上小伙伴拿上铁锨撅头去开挖。一米多深的直洞,要挖下去了以后才能从偏洞里取粮,所以,挖鼠仓是一件有趣的事,也充满了收获的喜悦,还有人鼠相争后,那种对于胜者的刺激、兴奋和紧张。尤其是当那个直坑快挖到底、快挖到鼠窝的时刻,随时担心遇到里面的田鼠为了活命猛然窜出来,还有其一群小崽子,一般有五、六个之多,会“吱吱吱”乱叫跑出来,这个时候,胆子小些的娃们就被吓得跑远了,老远瞅着,不敢靠前。当然挖老鼠仓也是件不容易的事,一米多深的洞子,从四周挖,得开挖好半天,等把直洞挖到底后,才能找到储存粮食的偏洞,也就是鼠仓。

  一次我们放羊时,在离庄子不远的泉湾坡上发现了一个鼠仓,喜出望外,赶紧回家拿来了工具。挖下去后,惊喜地发现,白哗哗的大豆就在偌大的洞里,储存得相当瓷实,得拿小铲子掏才能松动开。我们小心翼翼地用双手将松动了的粮食捧起来,正要往栲栳里装时,突然间从旁边洞子里窜出许多小小的田鼠来,可能刚生下不久,身上连毛都没长出来,见了人惊慌失措地夺路而逃。但没找到它们的妈妈,可能外出给小崽子们觅食去了。我和小伙伴们念其母鼠储仓运粮有功,也觉得它们毕竟是小生命,咱们夺其口粮,再不能要其命,便没有去追逐“人人喊打”。

  不但如此,小鼠跑了后,我突然担心起这些小崽子跑出去还能不能找到它们的妈妈呢?这么小就失去了家园,也不知道人类夺了它们的口粮、抄了它们的家,它们会去哪里栖息,一冬吃啥呢?后来我常常想起小时候干的这些事,内心里总感到一种歉疚。人们啊,你们也经常受到过不公,可是我们人类啥时候能够将心比心地关心那些小鼠的命运呢?尽管它们长大后也很讨厌,也会偷吃人类的劳动果实,给人带来麻烦。

  老鼠仓的大小当然不一样,粮食也是有多有少。多些的有三、四升,也就是二、三十斤,小的也有七、八斤、十来斤的。主要决定于人发现的迟早。如果发现的早,田鼠尚未完成储备你就开挖,当然没多少粮。鼠粮拿回家去以后,在泉水里淘洗干净,晒干磨面,够全家人吃几天的饱肚子。当然,家里为了奖励,匀出几捧来给有功的娃娃们。这时,我们都会兴奋地抱柴禾烧热了铁锅,炒熟了先下肚。

  小时候,我们最爱吃的就是这种是炒大豆。刚从地里收来的大豆不湿不干,铁锅里炒或火堆里埋上,将熟时,爆开个裂口,顺口子剥皮放嘴里吃,一股滚烫的豆香,味儿长,吃上几颗回味无穷,再也忍不住。农村有吃“一颗大豆翻一架山”之说,指的是五谷大豆对饿肚子的人提供的能量。那时从队里分来的有限的大豆,父母是不让我们炒着或是烧埋着吃的,说你们都炒着当零食吃了,拿啥磨面哩?于是,我们乘着去生产队的地里收大豆的机会,专门穿上缝着大口袋的衣服,顺手剥上些大豆装口袋里拿回家,悄悄埋灶眼里吃。有时候,等队里收了大豆往场里背拉的时候,在装车或背捆子的时候,干了的豆荚往往因为挤压会裂开,大豆便会掉在地上,我们拿上栲栳去捡,捡回来的就可以让我们炒着吃了。

  比起上述口袋里装来的或是地上捡来的,这个鼠仓里的两三升大豆当然是很多的收成啦。除了留给家里磨面的,奖励给我们娃娃们当做零食的也能够让我们吃个痛快。一般我们在铁锅里炒,更多的是把正在燃烧的牛羊粪的炕火从炕洞里扒拉出来,埋上大豆后不停地搅动。不一会儿,就开始噼里啪啦的爆开,大豆自动地跳将起来,我们赶紧用树枝或是从扫帚上抽出来的竹子拨拉搅开粪火堆,捡起来吃。有时候不小心将快爆未爆的大豆放进嘴里,刚要牙咬时,却“乓”地一声,在嘴里爆了,弄得满嘴的滚烫。

  除了田鼠,一般的小老鼠打洞但不储存粮食。记忆里,冬天打碾场时,在麦草垛子下面,也有鼠洞,等拉走了麦垛最后的几个麦捆后,我们发现了鼠洞,然后就从家里拿来水桶往里面灌水,逼得里面的老鼠跑出来乱窜,这时,那些家养的猫守候在附近,老鼠见了猫吓破了胆,魂都吓没了,猫伸出爪子老鼠就不动弹了。但没猫的时候,那些麦场里碾场的男女老少社员都跑过来,形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其场面蔚为壮观。

  那时,农民除了少量的自留地,庄稼地都是集体的,任何个人不论是收割也好,剥皮零拿也罢,都不能从地里弄粮食。但是,经过田鼠的嘴,从鼠仓里开挖出来的粮食,那是合情合理的,谁发现了就归谁,开挖后可以拿回家吃。所以,我们不但不痛恨田鼠,而且还觉得它偷粮正好,通过田鼠,我们可以把原本队里不能动的粮食名正言顺的拿回家里去,填补饥肠辘辘的肚子。

  以上这是我们庄子里的情况,不论队里还是家里政策都比较灵活,能充分调动人寻找开挖鼠仓的积极性。但各地队情不同,也有的生产队里要求将鼠仓粮食归公的。据我的同学文灵讲:鼠仓,在我们和政的后寨子叫仓老鼠。我们那儿的地都是梯田或川里的平地,仓老鼠的洞口一般都是在地埂上。每年队上拔大豆时都能发现仓老鼠剥下来的豆壳,剥得精光的秸秆,据此就能断定附近有鼠仓。于是,队长安排专人去寻挖鼠仓,队上的娃娃们负责在大豆地的四周找仓老鼠的洞口,找到出洞口后就拿棍子守住,待挖仓的人挖得把仓老鼠逼出洞子时几棍子就击毙了。这时候,就可以看到鼠仓里白白的大豆,一个紧挨一个,挤的惜不瓷实了的。每次挖仓,一般都能挖到两三背篼。挖出来的鼠粮背到生产队仓库门前的晒场上让太阳晒一晒后就入了队里的仓库了。

  南方老鼠爱大米,北方田鼠爱大豆。如此人鼠争粮的鼠仓遍布于北方农区,在当年确实救了不少农民的命。据我同学启安讲,他们老家景泰县红岘村有人称姜瞎子者,有特异功能,人以木棍牵其至田头,彼以手指探鼠穴以判断有仓无仓,生产队社员赖其神伎,不致饿死。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三千多年前我国诗歌的总集《诗经》里反复咏叹的这段名句,许多人耳熟能详家喻户晓。可见,田鼠夺人粮食,人要老鼠小命,人鼠矛盾,自古有之。但是,在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的生产队大锅饭的特殊年代里,这种关系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但是,鼠类在医学上为人类做了重大的贡献。人类临床上的许多药物先是在小白鼠身上进行试验,成功后才运用于人体。人类的生活,总是从鼠类身上学到经验受到启发。鼠打粮洞,人挖菜窖。人与鼠是敌人也是朋友。古代有朱元璋谋士朱升“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进言,当代有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的反修防苏战略。可惜,田鼠在深挖了洞,并广积了粮之时,却遇到了饿着的人类,于是人鼠争粮,争得不亦乐乎,也留下了我们这一代人童年里抹不去的、有趣的记忆。

 编辑:[庞传伟]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寒潮来袭 兰州市启用调峰热源保供热
 

近日我市气温骤降,为“保供热、保民生、保稳定”,12月14日,兰州市热力总公司启动寒潮天气环境供热运行预案和调峰热源应对寒冷天气变化。

....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