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文化  >  人物访谈

陈一珀: 躬耕匠艺40载初心不忘

2017年03月23日 11:02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 雷媛

陈一珀在作画。受访者提供

  65岁的陈一珀身怀绝技。

  他在工艺美术这一行干了40多年,两度获得甘肃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除书画、漆艺、木雕、石雕之外,最拿手的是中国书画装裱、古旧书画修复、善本古籍修复技艺。他的这一技艺是行业里数得上的绝技,被冠以“陈氏”之名,这也显示了他不仅仅只是一个古老技艺的传承者,更是一个创新者。

  1.“养活人的手艺”

  陈一珀现在亲自动手装裱书画的情况少了,尤其是那些动辄几米的大画。除非是他父亲陈伯希的书画作品,再就是他自己的。

  《五月的鲜花》是一幅6米的大画,这是陈一珀的父亲陈伯希90高龄时为建党90周年创作的。陈伯希是一名起步于延安窑洞、成长于革命熔炉的老艺术家,他在抗日的烽火硝烟中投身革命,于1939年进入鲁迅艺术学院美术系,专攻美术创作。

  《五月的鲜花》是陈一珀装裱的,他说这是父亲“最后的绝唱”,陈伯希于去年去世。

  装裱大画是陈一珀师傅王铭的绝技。

  大画是唯尺寸论,若以丈为单位则指不小于一丈的,以米而言则是三米以上的。事实上即使到今天,就省内书画装裱这一行而言能熟稔地掌握这一技艺的也不多。

  能和王铭学装裱,陈一珀说还是靠了父亲的面子。他父亲陈伯希曾担任过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在这个职位上的陈伯希就像一个伯乐发现了不少像王铭这样有技艺懂美术的人,还尽可能地将这些人“收集”起来吸纳到工艺美术行业里。

  陈一珀姊妹5个中,现在也只有他继承了父亲的衣钵。记忆中从上小学起就跟父亲学写大字。每天除过写大字之外,他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和家中其他兄弟姐妹为父亲研墨。“我父亲的工作室就在家里,他每天不是写字就是画画,画画还好,用的墨不会像写字那样多。我父亲写字特别费墨,主要是他太过于严苛,但凡不满意一个笔划或一个字,嘶啦一声整个作品就被撕了重写。这个时候我们就得用两个差不多30厘米的砚轮换着,只有这样墨才能跟得上。就这样研了很多年的墨,直到(上世纪)70年代出现墨汁后才不用研墨了。”

  去跟着给王铭打下手之前,陈一珀还是陇东生产兵团的一个知识青年,只是在那个广阔天地里他却没有找到“大作为”,倒是从小跟父亲学的那些书画技艺在那几年都丢得差不多了,“那时我整个人的状态就像我父亲说的‘荒着呢’!”

  陈一珀的师傅王铭解放前就是一名手工艺者,裱画尤其是裱大画的手艺来自其师傅的心口相传,上世纪50年代甘肃省参加全国美展的那些大画都是王铭装裱的。20年后王铭的衣钵传到了陈一珀手上——1970年国内组织的一次到日本的展览中,全国各省都有十多幅作品参与,甘肃参展的那些大尺幅作品就是由陈一珀装裱的,出国前作品在北京集中,北京的专家都说“甘肃的裱得最好”。中国书画装裱这一行有个不成文的行规,装裱师傅最常被问的就是:“你师傅是谁?”俨然,在这样一个靠口传心授来薪火相传的古老行业里,最讲究的就是个师传,要知道,这里面传授的不仅仅是技艺,还有为人处世的品行。据说,现在冒陈一珀之名的有不少,也难怪,谁叫“陈氏中国书画装裱”名气太盛。“我哪有那么多徒弟?实际上100来个中我能瞅上眼的也不过三两个!”陈一珀却不领情。

  陈一珀跟王铭的时候王铭都50多岁了,一直在城关区手工联社做活的王铭没有徒弟。在“破四旧”的时候,陈伯希就是看到王铭的这一技艺快要断代了,他想到了还“荒着呢”的儿子陈一珀。当时的“知识青年”陈一珀也看清了自己命途所在,想走一条和父亲一样的通过考学继续绘画学习的道路已然没有可能。对于学艺,他倒是没有什么抱怨之意,“家有万贯不如薄技在身,啥时候养活人的都是手艺。”

  2.拜名师学习修复绝技

  考进兰州市工艺美术厂后,十七八岁的陈一珀遇到了师傅马述斋。

  除了以装裱的书画精到闻名之外,马述斋的绝技还有古旧书画的修复。这也是一个来自旧时代的手艺人,从他爷爷开始家里就开书画装裱铺,同时出售字画。陈一珀被分配给马述斋做徒弟时,马述斋快60岁了,在厂子里干打杂的活,除非领到了“派工单”,他就外出去干自己的拿手活——装裱书画或修复古旧书画,领着徒弟陈一珀。

  陈一珀进的厂子是需要自己养活自己的,跟着师傅马述斋去给有装裱或修复需求的单位干活,师徒俩一人一天就挣一块多钱,但那些单位一天却要给厂子付200元。跟在师傅后面,背着装有标刷、羊毛排笔、绘画笔、墨、颜料的工具兜子,陈一珀学到了马述斋修复古旧书画的绝技。偶尔,马述斋也会偷偷地领着他去“干个私活”——给私人去修复古旧书画。在那个特殊年代这样做是冒风险的,陈一珀觉得平日里活得小心谨慎的马师傅敢这么做主要是心疼那些好东西,只要他能修复好,才不管东西是公家的和私人的。

  陈一珀说他跟着师傅马述斋修复的古旧书画作品以明代居多。像他在这一行40多年了,修复过的早于明代的东西也是屈指可数。印象深刻的是“文革后”应邀给人修复了唐伯虎的一幅5尺宣山水画。“第一眼见到那幅画时,因为不正确的保存方式导致原画都断裂成筷子一样的条条了。我整整花了两个月才修复好。”

  善本古籍的修复和古旧书画修复有相通之处。陈一珀能拜师李复学善本古籍修复,还是靠了父亲陈伯希在甘肃美术领域的影响力。李复是敦煌研究院装裱敦煌壁画的第一代人,早在上世纪40年代张大千到敦煌临摹壁画时,李复就跟随其侧,角色相当于一个书童,后来张大千离开敦煌前往四川时把他一并带去,就在四川,李复专业地学习了书画装裱,学成后就为张大千的书画作品做装裱。

  自嘲“生不逢时”的陈一珀一生能遇王铭、马述斋、李复这样的师者,又是何其之幸啊!

  几年前,陈一珀给兰州大学修复过一套五六册的古籍善本,因虫咬受损导致内容与纸张都出现缺失。“这种修复属于抢救性的修复,成本很高,一页纸就要几块钱,一套书动辄几千上万页的,非财力雄厚不能轻易妄动。加之现在整个行业缺乏专业修复人才,所以,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几天前,陈一珀刚刚当选甘肃省工艺美术协会新一届协会会长,身在其位让他似乎更有责任去思考,他在履新当日表示了对目前古书画修复的现状和忧心。

  3.“陈氏”一说源于一念之执

  独具特色的“陈氏中国书画装裱、古旧书画修复和善本古籍修复”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叫响了。

  有句老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陈一珀刚刚从师学艺的时候,他明显地感受到了师傅们的有所保留。“比如师傅在最关键的做配方时,他就会把你支出去,或者让你去干别的活。”陈一珀说等到师傅们能做到毫无保留的时候,那已经是他们彼此相处得如同父子般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是嘴上说的,可是时间磨砺和考验出来的。师傅就在一年年的日子里考验着你的技艺和人品,看你究竟是不是做这一行的料。”

  像一块真金,陈一珀经得住师傅们的“火烤”。40多年来就像他的几位师傅一样,扎扎实实地干着这份养家糊口的技艺,且心存敬畏,不断精进。

  能在装裱、修复这些古老技艺领域冠以“陈氏”之名,不全在于传承,而在于他的独创。“在甘肃要解决的问题主要是关于干燥和纸张折断的问题。”以陈一珀为代表的“陈氏绝技”的绝妙就在于此。

  五六年前,陈一珀应邀为一个私人修复一五尺绢本古画。修复前,此画因为存放方式不到位导致画面出现众多裂口,画面完全发黄。最后,他靠自己的“清洗”绝技不仅恢复了古画绢本原色,甚至还实现了色还原——就是将古画里那些原本是白色的树叶也从修复前的黑色恢复原貌了。十多年前陈一珀将一幅四尺纸本的古旧书画作品修复成功。“这幅古旧书画作品恢复前纸张折断比较严重,甚至每一字上面都是折断口,清洗难度很大。他也是用清洗绝技使古画起死回生。“古画价值不菲,一旦失手,赔都赔不起!”陈一珀年轻时候练手艺时就失过手,在清洗他父亲的一幅明代古画时,画一进水就全部散架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画毁了。

  “当时我父亲是又生气又心疼,狠狠地看了我一眼。”陈一珀也自责了好一阵。之后他先后到北京故宫、荣宝斋、上海朵云轩、杭州书画社、天津杨柳青磨砺学习,学到了不少真本事。

  陈一珀平时个性随和,但教徒弟十分严格认真。当年他也挨过那三位师傅的骂,骂得最多的是马述斋,“骂的背后是爱,不过现在的年轻人可不这样想。”陈一珀说在他和几位师傅学艺的那个时代,没有工匠精神这个说法,不过师傅们视作品如生命,还有对那份职业的执着与敬畏之心让他觉得是比什么说法都珍贵的东西。

  没有一念之执,岂能到达远方?

  兰州晨报首席记者 雷媛

 编辑:[庞传伟]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快递禁寄物品从58种增至188种
 
昨天是二月二,家住酒泉路的冯女士给广州的同学寄真空牛肉,却被告知,牛肉没问题,椒盐包不能寄。冯女士纳闷,年前才寄过,怎么过个年就不行了?快递员答复说,新颁布的《禁止寄递物品管理规定》.......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1999-2015 Gansu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