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作品展厅 正文  
 

陈贵花鸟画部分作品赏析(组图)

作者: 马连登 稿源: 每日甘肃网  2016-10-11 16:23

 

听雨

雨山访竹客 豪气君子风

——陈贵及其绘画印象

马连登

  

  陈贵,字雨山,甘肃甘谷人。中等个儿,目光睿智,气质儒雅,十多年不见,仍留着两撇八字胡须。

  去年10月以来,我常去他在兰州的工作室。画室不大,单开门一间,一张画案、一对沙发、一张茶几、一张床而已。墙面上多是六尺的写生和一些宋人笔意的小品,还有临写和创作的书法作品;空地上、画案上的花瓶里插着不同地域不同品种不同花期的花卉。品茶赏花观画,陈贵的画大气简约,色彩明快,情趣盎然,宗古人之笔法,写自己之心意,花有气息,鸟有精神,有工有写,气韵生动。

  一个年近半百的男人,过着如此清苦的生活。陈贵说这是他“苦行僧”式的修行,在这间斗室,他要成就自己的事业,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前些年在老家,社会交往太多,用于绘画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去北京、杭州发展,年迈的父母放心不下,上中学的孩子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来来回回分心太多。选择兰州,就能避开纷扰,专心绘事,有机会向省上甚至全国的学者画家学习交流,还可兼顾对老人的照料。为艺术的不舍、对家庭的担当可见一斑。

  交往时间一长,对他的艺术观点、学习经历、绘画语言及绘画风格有了更多的了解。

  陈贵对于花鸟画有着自己的认识。花鸟画之所以难,难就难在给花鸟画赋予意趣、情境,自己有情感、有情趣,植物就会被拟人化,与你产生互动和呼应,笔下起承转合的关系自然生成,画面的气韵就出来了,画也就活起来了、生动了。中国画讲托情言志,把做人的品格赋予植物之中。牡丹的“美好、富贵”;鸡的“吉祥”;柿子和鸡的“事事大吉”;石头和牡丹的“世辈富贵”;莲鱼的“连年有余”;桃石的“长寿”等等,尤其是“梅兰竹菊”传统题材更是寄托着传统中国文人的品格和精神。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寓意表现出来,文化的东西自然就有了。他说,画花鸟画不能太程式化,画面是否制造了矛盾,又是如何解决矛盾的,有没有统一的调子,也就是对立统一关系。解决好疏密、浓淡、粗细、黑白、轻重、虚实等矛盾关系,对画面和角都要有一个合理合情的安排,画面要延伸到画外,虚角实角放角也要有一定的说法,给观众更多的想象空间。当然,写意不能忽视物理,每一笔都应有丰富的内蕴,自己想说什么,给读者的信息又是什么,是否达到了彼此的互动、融合、共鸣。

  多年来,陈贵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潜心学习古人的表现手法、传达心理语言的形式,同时对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前卫画家的作品进行研究和学习,并通过写生提炼出笔墨语言,从中寻找自己表现时代的艺术语汇。

  二

  作为一个中国画家,不下功夫长时间地临摹,尤其是临摹古人的经典作品,就会营养不良,发育不好,难以成才。临摹是学习传统,是一个画家吃的第一口奶,是学习传统和掌握绘画技巧的必由之路。临摹就是从规律入手,从传统的“梅、兰、竹、菊”题材的构图、笔墨、线条、意趣入手,不断强化、训练,从中提炼、概括出最本质的东西,从而走出自己的一方天地,获得自己的笔墨语言。陈贵反复强调,他的成长过程是临摹古人的过程,从自学第一天至今,从没有放松过对古人作品的临摹,从中吸收黑白气韵之营养,获得内在定力,实现艺术上的厚积薄发。

  只有不断的临摹,才有创新的不断深入,这就是所谓的走进去不易,走出来更难;走不进去就谈不上走出来,创新就无从谈起。花鸟画的学习,不管是什么时候,对古人经典作品的临摹是不可或缺、不能中断的,没有对传统笔墨传统的继承,其笔墨语言苍白又没有出处,就不会有理想的真正意义上的创新,画作就缺乏中国画的韵味,不耐看,上不了墙入不了眼。观众从画中看不到画所承载的更多的中国文化的东西来,也弄不清画在表现什么。当然中国画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在表达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写意精神。就是大气、雄浑、苍茫、古拙、简约等等。

  写生就是与自然对话,和植物交流,与禽类谈心,并从中发现意趣和童真,用最能表达自己情感的笔墨语言进行创作。这样一来,你的作品必然有别于别人的地方,与一些“所谓”的画家拉开距离,自己的阅历、情感等元素在面对具体对象时,一刹那就会产生奇妙的感觉,创作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妙品佳作。只有到自然界中去,与自然融为一体,呼吸与共,便可澄怀观道,充分表现自己的心性和情感。因此,写生是画家必不可少的过程和积累,是提升自身修为和创新能力的必修课。

  他在西双版拉写生时发现,在房间里4尺的宣纸就显得很大了,一到大自然,把8尺的纸铺展在地上还显得有点小。面对千姿百态的花卉草木,面对美妙绝伦的场景,把一些在室内无法看到,难以表达的美好的东西,在大自然和自我内心交融中喷薄出酣畅淋漓的笔墨线条,精品佳作,真有一种“触目纵横千万里,掌心悦目二三枝”,用简练的笔墨表达丰富内涵的酣畅。戏剧中也有“三两步千里之遥”“三两人千军万马”的程式,用最简约的形式,表现最丰富的内容。写生就是不断提炼,不断丰富表现形式的概括性,形成最有代表性的图式。

  一说到写生,陈贵就显得异常兴奋。写生是画家与自然交流,与花卉的对话。通过写生,提炼自己的笔墨语言,逐步形成自己的绘画分格。陈贵说每年的春节西双版纳的植物园,百花盛开,千姿百态,置身花海,激动和兴奋是难免的。每去一次就有一次的感动、一次的收获,花的美、花的润、花的气息、花的热烈让人陶醉,萌生与花私语的冲动,读懂花的表情,读懂花的心语。有时需要步步观,或仰观,或俯察。因角度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姿态,表达不同的情怀。目适心记之后落笔,使眼中花,眼中竹变为心中花、心中竹,既有新芭蕉又有老芭蕉,从而体现人文精神和笔墨内涵。

  陈贵在西双版拉写生时,遇到过全国各地的一些大画家,其中不乏名家新秀。当他铺纸于地,面对树体庞大的植物时,就有好心的同行询问,这么大的景致怎能画进去,怎能装得下?当画作完成之后,大家为他竖起大拇指,赞赏不已。写生不是照相,写生要有自己的思想,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心中要有数,笔下有度。面对花花世界,你的一双眼睛要有取景的智慧和意趣。

  写生时,情绪和情感状态很重要。你有一个好的工作状态就能解决好画面的对比关系,表达出应有的诗情。写生本身就是创作,从眼中景到心中景的是升华,产生具有丰富意象的笔墨构图。

  有时他觉着很困惑,没有感觉时就想着回家,偶然回首,发司空见惯的景致忽然觉着很美,有了一种冲动,铺纸写之。有时甚至是打道回府,半路“艳遇”又是铺纸挥毫。这样产生的充满激情的偶得作品,在他的写生作品中为数不少。

  有时自然是美妙无穷,灵感美妙难言,激情澎湃难以控制,满目的美,满心的激动,满纸的豪情美景,美不胜收。纸小,让景走出去,留下必要的空白,情感想象的空间又很大。从繁至简,大处着笔,小处精微,那才叫快意和酣畅。

  他的写生和后来的创作画都是六尺,就花鸟画而言,这么大的尺幅,是不好把握的,经营和驾驭着实见功夫。陈贵此次展出的作品幅幅匠心独运,整体调子统一,有传统,有创新;有文化精神,有人生感悟。

  对于一个花鸟画家来说,在遵循谢赫六法(“传移模写”“经营位置”“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气韵生动”)前提下,实现自己基本技能的积累,完成自己系统化的训练,方可寻找到自己特有的笔墨语言。这样既符合传统,完成中国画纵向的学习,使自己的作品不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同时要做好画外功的练习,注重向姊妹艺术如音乐、戏曲,尤其是中国书法的学习,从中获得丰富的营养。中国书法的书写性对中国花鸟画的写意精神的传神之功,被历代大家所认可和推崇。

  三

  2000年7月,他参加了中国美院和美术报社联合举办的研修班。按照陈贵的说法,这是他绘画生涯吃的第一口奶。学习的内容涉及人物、山水、花鸟,由中国美院的教授授课,陈贵也有幸认识了何水法先生,何水法先生也从此成为陈贵艺术生命中的导师。高研班的学员中有画人物的,有画山水的,也有画花鸟的,教学内容面广,课程安排也比较均衡,这种安排对于陈贵而言有意外的收获。虽说他是抱着学习花鸟画的初衷去的,可有机会聆听了教授们对中国人物画、山水画的高水平讲授,这无疑为没有进过高等学府也没有接受过高层次专业培训的陈贵的绘画素养全面发展提供了丰富的营养,为其能走上“高原”抑或“高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2年9月至2003年6月,他在中国美院进修一学年,系统地学习了花鸟画的相关理论,聆听了教授们的专题讲座,临摹了大量的经典作品,观摩了老师们的现场示范,在老师的指导下也进行了一些创作,受益匪浅。韩璐教授让同学们临摹崔白的《双喜图》,全班42个同学,临摹完的只有两个人,其中就有陈贵。他的临摹作品被挂在讲台,韩老师给同学们作现场讲解,同时不无感慨地鼓励说“陈贵,一个西北来的,不是科班出身,在绘画中的天赋很高。”得到老师如此高的评价和肯定,当时的陈贵深感欣慰,也很自豪。

  2007年9月至2008年6月,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班学习,进一步夯实基础,开阔眼界,提升理念,强化修为。苏佰钧教授又一次讲宋人花鸟画,又一次讲到崔白,因为崔白是宋人花鸟画工写兼备,由工笔到写意承前启后的代表人物。苏教授说宋人的成就那么高都强调对古人的学习,我们怎么能不学呢?这一次,通过对宋人绢本和现代宣纸及其代表作品的对比研究,再一次认识到宋人花鸟画艺术的高度,实现了他花鸟画工写基础上写意笔墨的突破(这一点在他的作品中看得出来)和绘画理念上的明显提升。

  2016年三四月间,在何水法抱华楼学习。心追手摹何先生创作的过程,解决了笔墨表现问题。这次是吃住行在一起,感受更深,收获也多。何水法先生强调“笔头要大,水分要大,不要鬼头鬼脑”,“水法通时八法通”,“大胆落笔,小心收拾”。陈贵的画,写意性强,色彩浓烈、阳光烂漫,大气磅礴,可谓得了真传。

  四

  人们都说“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当然这是种理想的状态。生活艺术化,就是说艺术工作者从生活中提炼出的艺术形式和艺术语言。艺术生活化,就是艺术工作者必须深入生活,接地气,从道德高度要求自己,创作出雅俗共赏的作品来。对于画家而言,笔墨就是性格和思想的表现,“人品不高,落墨无法”,“画就是你的心电图”,你的做人是否真诚、对别人是否友善、对社会是否有担当和爱心,这些都体现着艺术家内心的释放和绘画的取向。

  当谈到自己的绘画风格时,陈贵说他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中国画要厚积薄发,人生的阅历、绘画的语言、传统的笔墨、图式的构成都是积累探索的过程。他的作品有传统有创新,也获得了许多业内专家和老百姓的好评,也的确有了一些自己的笔墨,但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面貌和风格,应该说正在探索之中,正在爬坡的路上。齐白石衰年变法,而自己还年轻,正在艺术的道路上探索前行,争取六十岁之后形成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笔墨语言。对于从事或学习艺术的人而言,一要有天赋,二要能勤奋,三要有修养。天赋是与生俱来,就是人们常说的禀赋,各人有各人的长处就是这个理。艺无止境,学无止境。勤奋和虚心是挖掘自身潜力提升自身修养的不二法门。

  翻阅拜读他不同系列的作品,我为他的勤奋执着感动,为甘肃有这样一位极具潜力,有传统也有创新的画坛新秀深感欣慰和自豪。他长期系统临摹古人经典,多年春节只身去西双版纳植物园、热带雨林写生,寄情花木林海。一有机会就参加全国高水平的培训班研讨班,提升个人修养,创作出了一批笔墨鲜活,既有生活情趣又有时代特色的力作。

  陈贵先生的用印也是很讲究的。印与画面内容相融合,达到了各美其美,相得益彰的效果。一是印章的文字丰富,款式多样。比如“一花一世界”、“一叶一真如”,同于花木鸟虫画面,简约有情趣;“花间豪士”、“君子之风”用于竹子系列作品。还有“但求不流庸俗”、“但留人间论短长”的高洁的追求,和谦虚的胸襟;“兼师百家”、“师造化”表达出画家尊师、博学、睿智的情怀和良好的人生态度。二是画面中印章的大小、位置、数量都很考究。画作用印不只是点缀,是画重要的构成元素,在解决画面虚实平衡方面发挥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陈贵的书法也是值得一提的。从陈贵画作的落款看,文字的内容、文字的多少、书体及书写的位置都很费思量很有味道。书法的内容与画面图文并茂是基本的要求,让画面有诗意,有情趣,充分体现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他的落款有行草,有小篆。行草有圣教序、书谱的影子和苏东坡的笔意。小篆还曾获过书法类奖项。对于一个花鸟画家而言,书法不过关就是“瘸子”。

  谈起陈贵的艺术观,他说,写生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也是创新;写生更是激情灵感与自然的对话,从造形到神韵均是创作;在临摹和写生基础上完成传统功力的积累,艺术实践的锤炼,创作出具有传统风貌,又具时代写意精神的精品来。他认为,作为一个花鸟画家,要有豪士胸怀,君子品格,传统笔墨,时代精神。

  陈贵说,创作时要胸有成竹不能犹豫。一犹豫,笔墨不畅,整张作品的立意便突显不出来。创作中画面的四个角,四个边如何完成起承转合,收放有度,出入自然也很费思量见功夫。有许多画家的作品连一个边都走不出去,不敢出去,不会出去。平时没有这么想,也没有这么做。画画只有走出去,才能实现吞吐和里外的呼应,才会有无穷的遐想。这个“画作功夫”很重要,让读者有更大的想象空间。创作就是要以写物之意达到写我之意。

  纵观陈贵的画作,有传统,有创新;有文化,见功力;有追求,有境界。祝贺陈贵画展成功,预祝陈贵在花鸟画坛上高原、攀高峰! 

  个人简历

  陈贵,1968年生于甘肃甘谷县

  2002——2003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画专业

  2008年9月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课程班

  现为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甘肃画院特聘画家

  甘肃省工笔画协会副秘书长

  甘肃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甘肃省国画院画师

  敦煌画院特聘画师

  天水市美术家协会理事

  甘谷县政协委员

  甘谷县文联副主席

  甘谷县美术家协会主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庞传伟
 
图片新闻
 
相关新闻
每日甘肃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每日甘肃网讯”或“每日甘肃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每日甘肃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每日甘肃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每日甘肃网讯[XXX报]”或“每日甘肃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甘肃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每日甘肃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每日甘肃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集团报刊:甘肃日报 兰州晨报 西部商报 甘肃农民报 甘肃法制报 甘肃经济日报 读友报 今日时刊 鑫报 甘肃手机报 English 繁体中文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法律顾问:高洁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甘肃贺文龙律师事务所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