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文化博览 正文

【文化甘肃】金城古书院:滋养陇上名仕的文化沃土

来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作者: 雷媛   2015-11-12 17:56  编辑: 庞传伟


文化甘肃

金城古书院:滋养陇上名仕的文化沃土

求古书院课卷局部。

兰山书院山长张澍像。本报首席记者 雷媛 翻拍

  书院制度源远流长。唐玄宗设置丽玉书院,庋藏宫廷图书,校勘图书,始有书院之名。宋以后书院转变为讲学、藏书、祭祀、考课之地。明清书院大盛,成为准备科举考试的场地。

  从唐至清末,书院对中国古代教育、学术的发展和人才的培养,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史载,明时兰州人段坚在兰州办的容思书院,乃甘肃最早的书院。至清代,已为西北重地的兰州,书院兴盛,尤以兰山、求古、五泉、皋兰四大书院瞩目。

  -本报首席记者 雷媛

  最大的省立书院

  公元370年的一天,正在祁连山深谷宁静思考的大学士郭瑀突然被外面嘈杂声惊扰。在那个群雄逐鹿的时代,精通经义,品行高洁的郭瑀成为许多执政者求贤若渴的邀请目标。

  据兰州地方史志专家邓明的《兰州史话》记载,此时的郭瑀正在临松(今张掖)薤谷开凿石窟,聚徒千余人,讲授经义。

  生活于东晋十六国时期的敦煌郡人郭瑀,是硕学宿儒隐居陇上名胜之地聚徒讲学、著述立说的一个史实。陇上书院的“前世”最早可追溯至此。彼时,还有陇西人王嘉隐居东阳谷(今秦安),凿崖穴居,授业弟子达数百人;天水人杨柯隐居在陇山,聚徒数百人,传授《周易》。讲学之地多在山林僻静处,后世认为这是受了佛教禅林精舍的影响。

  等到陇上出现最大的一所省立书院,时间是距离东晋十六国一千两百多年后的清雍正王朝。清代,兰州是陕甘总督、甘肃布政使、兰州知府驻地,由此成为西北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书院的大行其道是必然的。

  如今位于热闹繁华的城关区秦安路的兰州三中,在200年前的清朝雍正年间,却是一处幽静之地,公元1735年,甘肃巡抚许容奉旨将最早是明肃王园林红花园的正业书院改建为省立兰山书院。“此后120年中,经过高宗乾隆年间陕甘总督杨应琚、福康安;仁宗嘉庆陕甘总督长龄;宣宗道光年间陕甘总督恩特亨额;德宗光绪年间陕甘总督左宗棠等五次修建,每次间隔二三十年的不断修建使得兰山书院成为规模宏大的官方书院。”邓明说。

  兰山书院中仅供学生自修和起居的斋房就有37间,自此,可以想象出那座坐北朝南建筑的宏大规模。《兰州史话》有这样的描述:书院由南到北按中轴线对称,建有大门、仪门、文仁堂、敬逊堂、射圃等建筑物。大门外东西两侧建坊表(牌坊),分别题额“兴贤”、“育才”,点明书院办学的目的。大门内东为书斗房,西为监院官舍。邓明解释,书斗是书办和门斗的合成。书办缮写书院文书,门斗看守大门,兼司传达、清扫。从仪门到文仁堂之间,东为东斋房四院,西为西斋房三院。在文仁堂和敬逊堂之间,东有书库、斋房,西为斋房。

  称得上最大的书院,除建筑之外,就要数藏书量之大。皇帝赐书一直是书院藏书的主要来源之一。书院往往是思想比较自由之地,统治者为了控制文人士子们的思想,也为了笼络人心,达到维护封建统治的目的,经常赐书给书院,所赐多为代表正统思想的御篡、钦定和官刻的经史类图书。据记载,乾隆年间,兰山书院庋藏经史子集共200多本,书院自己雕版印制的书板有23种。只可惜,这些藏书毁于咸丰四年的一场大火。

  “领去书籍如不爱惜,致有油污损伤等弊,不准再领。”这是兰山书院的领书章程中的一项规定,即使今日,此条爱护书籍的规则仍有现实借鉴意义。

  想要进入书院是有“门槛”的,在兰山书院的历史上,学生最多时候没有超过120人,这些都是通过陕甘总督、学政选录全省各府、直隶州的“五贡生”(恩贡、拔贡、岁贡、副贡、优贡)以及廪生、增生、附生、监生等材堪造就者。进入了书院也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了,如果考试不合格,还会被降级,这无异于现代教育曾经的“留级”制度。

  存在了270年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在停科举,废书院的大势下,兰山书院被改为甘肃省立优级师范学堂。此后,又经历了甘肃两级师范学堂、甘肃初级师范学堂、甘肃省立师范学校、兰州女子师范学校。直到1964年被改为兰州市第三中学。那一处曾经的甘肃文化思想的载体,就此被时光的激流卷走了,没留下一丝痕迹。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