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文学书评 正文

书评:生命中须有坚贞不渝的信念

来源: 中国作家网  作者:   2015-04-02 10:12  编辑: 晴朗


  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这篇讲话对报告文学作家尤具针对性和启发性。他说,我们广大的文艺工作者要自觉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张春燕的长篇报告文学新作《向东找太阳——寻访西路军最后的女战士》令人感到特别惊喜。这部作品实际上就是写下了一种“崇高之美、信仰之美”,是本年度报告文学创作不应忽略的一部作品。

  报告文学存在着三个基本的创作规律,第一是“写独特、独特写、要有我”,第二是“七分采访三分写”,第三是“戴着镣铐跳舞”。张春燕的这部作品完全遵循了报告文学的这些创作规律。首先她注意“写独特”,选取的题材和内容很特别。尽管在这之前已有董汉河创作的《西路军女战士蒙难记》,但那是一部十几年前的作品。长征结束后,1936年冬至1937年春,西路军在河西走廊惨遭失败,其中的1300名女战士受尽摧残和蹂躏,以后又长期蒙受不白之冤,默默地顽强地活了下来,直到历史真相逐渐揭开,人们重新对她们投以敬仰和崇敬的目光。那么,经历了近80年的风雨沧桑,这群西路军女战士今天还有多少人幸存,她们的生存状况如何,她们的命运和一辈子的遭际都是值得深挖的主题。张春燕把她能够采访到的西路军女战士——几乎都是百岁老人的命运遭际逐一采写下来,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题材,这部作品具有一种抢救历史的意义。这些素材以后不会再有,如果现在不去抢救,不把这幸存的7位老人的口述记录下来,不留下影像资料,以后再也不可能听到他们亲自讲述。她们自己不会写回忆录,如果作家不去采访她们,那么她们很可能会成为一群历史的沉默者,逐渐隐入历史的深处。张春燕对她们一一进行细致采访,将其命运遭际真实地记录下来,这体现了作者非常可贵的社会担当。这是她作为一名军人的责任感,也是作为一位女作家的使命感。

  《向东找太阳》写下了一段珍贵的国家记忆。当下的报告文学创作有很多书写记忆的题材,涉及新中国的记忆、新中国的历史,同时也是民族的记忆、历史的记忆。西路军女战士们的遭遇实际上也是这个国家记忆的一个组成部分。新中国的成长历程铭刻着西路军女战士的血与泪、苦与痛,铭记着她们的付出、牺牲和奉献。因此这部作品具有史学、文学、社会学和人性学等多方面的价值。

  生命中须有坚贞不渝的信念支撑,要坚守理想和信仰。《向东找太阳》充分彰显了生命中的这种理想之美、信仰之美。当年的这群女战士尽管大多被俘虏,受尽了各种凌辱、伤害和非人性的待遇,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她们一生的经历都坎坷而沧桑,但是她们都有一种坚定的信仰,坚信自己的理想追求和人生抉择是正确的、有价值的。因此,这部作品在引导读者重温历史的同时,实质上是在重申信仰之美、崇高之美。这群人经历了血战,经历了无尽的屈辱与伤害,但是她们却依旧顽强乐观地活了下来,始终都在默默无闻地为国家劳动,建设,奉献,不求回报不图荣誉。从这些沉默的普通人身上发现崇高的精神,是这部作品很重要的一个主题。

  当下中国,很多人忘记历史,甚至虚无历史,妖魔化历史,不少年轻人对历史一无所知却对历史胡说八道,并以此为荣。在这样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倾向风行的时候,《向东找太阳》的出版,无疑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指向性。正如作者在书里写到的,这些女战士的历史,虽然已经过去了70多年,但是她们的历史在今天会与我们重逢,她们的历史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现实的启示。这部作品的出版,对于西路军诸多历史问题的迷雾是一种可贵的澄清。而女战士们的理想信念和悲壮人生对于今天的年轻人亦富于启迪。就像那位强悍的女战士刘汉润,她对学生说,你们这些蜜罐里长大的牛奶糖,居安要思危呀,如果发生战争,我这个90多岁的老太太还有胆魄和勇气上战场杀敌人,保家卫国!这位老太太的话一针见血,对青年一代无啻于棒头一喝,对于我们的现实确能起到一种针砭的作用。现在我们很多孩子很可能成长为“牛奶糖”,拿不起枪甚至也拿不起锄头,这群吃麦当劳喝可口可乐在网络游戏中泡大的孩子,他们将来还能不能继承红军前辈身上的豪气和英雄主义精神,还能不能上战场保家卫国,这确是我们今天应该深刻反思的。因此,这是一部具有现实意义的作品。

  这是一部女作家创作的报告文学,作者的个性在行文中得到了比较充分的彰显。语言细腻,对人物的刻画颇具细致动人的情怀,特别是她对百岁女战士这些老人的情感,就像一个女儿对母亲、一个孙女对祖母一样,充满了敬重之情珍惜之意。在作品的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来,作者是怀着对老人们高度敬重珍爱的情感来采访和抒写的。百岁老人李文英,嫁了人生了五个孩子,丈夫却依旧嫌弃她“不干净”,跟别的女人跑了。她的心一次次地被撕碎,但仍旧坚定地相信自己当年奉组织之命浴血奋战、忍辱负重都是有价值的,是为了解放天下劳苦大众,生活悲苦压不垮她,直到见到作者时还拉着她的手追问:就剩一把干骨头了,组织还要不要我了?作者看见老人恬静的微笑和温暖的目光,于是由衷地抒发:“无论如何,请你等一等,时间,放慢你的脚步,让这位叫李文英的世纪老人,一分一秒地享受新纪元的温暖阳光。百卉含英反射风雨的恩泽,时间不能愈合所有的伤口,时间却在磨砺所有的记忆。”——这样的抒怀的确深深地打动了读者。这段话不仅文字优美,也能看出作者的深情,她确是有感而发,在追忆了百岁老人坎坷命运之后延伸开来的抒情,也凝结着作者独到的沉思。这种抒发正是报告文学“要有我”的具体体现,既要有作者主观情感的自然流露与抒发,又有自己的理性思考与反思。

  作者笔下的这些百岁女战士每个人物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李文英乐观爽朗,坚忍不屈,历经人生种种磨难却毅然顽强地活着。刘汉润性格刚强,直爽,号称自己“长征三不死”:没饿死,没冻死,没被敌人打死,西征再加一条,没被屈辱逼死。陈慧芳对自己的红军出身满怀珍视和自豪,对那场失败的河西之战,她说:那场战争我们没有胜利,我心里一直亏欠得很啊……这些话语都很能表现主人公的英雄主义气概和谦虚低调的性格。百岁老人王定国与谢觉哉的爱情经历,她在青春年华时同谢觉哉的相遇,她在“文革”中和他的患难与共、相濡以沫都感人至深,人物身上那种对爱情和革命的坚贞不渝都得以充分展现。同时,这些女战士身上共性的东西也被充分挖掘出来,这就是一种崇高之美、信仰之美。张春燕在创作时,无疑努力地在实践这样的一种原则,就是运用一种独特的视角、独特的叙事方式——非常鲜明的主观叙事,带着浓烈情感进行叙事。作者将百岁老人们的讲述与自己的主观抒发、将叙事和抒情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使作品具有了较强的艺术感染力。所以,这是一部能够给读者带来深刻启发并留下印象的报告文学。

  (《向东找太阳——寻访西路军最后的女战士》,张春燕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14年8月出版)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