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图书推荐 正文

曾国藩曾在老家收礼1500两赴京做官后花费巨大

来源: 中华读书报  作者:   2015-01-30 17:22  编辑: 见习 庞传伟


  《给曾国藩算算账:一个清代高官的收与支(京官时期)》,张宏杰著,中华书局2015年1月第一版,38.00元

  对曾国藩的研究可说是当下的一门显学,但人们对他的关注多集中在其事功和道德文章。而历史学者张宏杰的新书《给曾国藩算算账》从曾国藩的收支情况入手,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生活在柴米油盐中的曾国藩,也展现了一幅真实的清代京官经济生活画卷。阅读这本书,不但使我们对曾国藩有新的认识,也能引发我们很多其他的思考。围绕该书,本报对张宏杰做了专访。

  十三年京官生涯,怎一个“穷”字了得

  读书报:您的研究细致梳理了曾国藩的经济生活,在研究过程中,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张宏杰:曾国藩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凤凰男。一家人从小拼命供他读书,希望他通过考学,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去北京参加会试,需要亲戚们东拼西凑才筹齐路费。后来曾国藩读书成功,被朝廷授以从七品的翰林院检讨,相当于副处级,然而家里人却未曾沾到什么光。道光十八年曾国藩中了进士之后呢,曾经衣锦还乡,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临走的时候,他专门去看望几位母舅,跟他们告别。当时他的大舅已年过花甲,却“陶穴而居,种菜而食”,过着半野人的生活。曾国藩不觉“为恻然者久之”。他的二舅江永燕比大舅强一点,也好不到哪去,三间茅草房,东倒西歪。二舅送他走时,对他说:“外甥做外官,则阿舅来作烧火夫也。”外甥你将来如果做外官,我一定给你做烧火夫,就是你让我跟着享几天福吧。曾国藩到北京整整当了五年的官,没有给两个舅舅寄过一文钱。这个二舅最后没有等到享外甥的福,几年后贫病而死。曾国藩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难过,嚎啕大哭了一场。

  曾国藩在北京做了十三年京官,十三年当中,他的经济生活的主旋律就是一个字,穷。

  清代到北京作官,成本高昂,需要准备高额的路费以及到京后租房的费用,所以很多人进京为官前,都要想方设法筹集资本。曾国藩是通过一家一家“拜客”来获得“贺礼”的办法来筹资。他在老家湖南省花了近一年时间,奔走了近三千公里,拜了一千二百多家,其中不光有亲戚朋友家,还有大量无亲无故的商铺和官员,一共收到了将近1500两“贺礼金”。这种“筹资”方式,以前还没有人提及。

  还有,曾国藩到四川担任乡试主考时,为了保持翰林体统,带了整整七大箱官服上路,但是因为无力负担过高的购置费用,他戴的蜜蜡朝珠居然是假货。出京前,他要仆人买一个“小戥子”,用于称量路上地方官员所送银子的重量。

  他老人家在做京官时,成天为钱发愁。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曾国藩在家书中说:“余自去岁以来,日日想归省亲。所以不能者,一则京账将近一千,归家途费又须数百,甚难措办。”那时曾国藩已升任内阁学士加礼部侍郎衔,堂堂副部级,居然掏不起回一趟老家的路费。

  读书报:曾国藩的官为什么当得这么穷呢?

  张宏杰:主要原因就是清朝的低薪制。在清朝的俸禄体系中,曾国藩这样的七品文官,年俸是125两白银。清代一两白银的购买力,如果对历史有所了解的人大致心里有一个数,我们用大米购买力换算的方法,大概一两白银相当于今天的200元人民币。当时曾国藩一年的工资加上所有津贴换算过来就是25000元钱,每月2080元钱。所以曾国藩没钱的第一个原因是收入低。第二个呢,也很简单,花费大。道光二十年,曾国藩衣食住行全部的经济开支加起来为620两白银,也就是说他这一年的财政赤字是495两白银,相当于99000元人民币。做一年官,赔了这么多钱。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3]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