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图书推荐 正文

【图书推荐】每一个卑微的灵魂都有梦想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 陈华文   2015-01-30 15:08  编辑: 见习 庞传伟


  女作家迟子建1964年出生在黑龙江漠河县一个书香家庭,1984年从大兴安岭师范学校毕业后开始创作,至今发表600万字的文学作品,仅长篇小说就有《伪满洲国》、《越过云层的晴朗》、《额尔古纳河右岸》等。2008年,她凭借《额尔古纳河右岸》一举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近日出版的《群山之巅》,是她创作的一部贴近现实的长篇小说。如果说《额尔古纳河右岸》是一首优美的抒情诗,那么《群山之巅》就是东北小镇的一幅现实风俗画。

  总计20万字的长篇小说《群山之巅》,分为“斩马刀”“制碑人”“龙山之翼”等17个章节。小说中的故事主要发生在中国北方一个叫龙盏的小镇。故事中的屠夫辛七杂、能预知生死的精灵“小仙”安雪儿、击毙犯人的法警安平、殡仪馆理容师李素贞等,一个个身世性情迥异的小人物,在群山之巅各自的滚滚红尘中浮沉,爱与被爱,逃亡与复仇……他们在诡异与未知的命运中努力寻找出路,努力活出人的尊严,寻觅爱的幽暗之火。

  迟子建在小说创作中,总是求新求变,从不重复。如《伪满洲国》是一部编年史,《白雪乌鸦》注重真实历史事件的文学重构。《群山之巅》则是环形的链条结构,以案件为主线,绘制了一幅普通人物的生命画卷。小说中,几十年时空的转换,几十个人物共同生活在小镇上,迟子建通过对人物和故事的娴熟驾驭,表达着这样的思想主题:每一个卑微的灵魂都有梦想,在纷繁芜杂的世界寻求精彩。

  众所周知,小说是虚构的艺术,然而任何虚构的人物和故事,并不是无源之水,也非无本之木。作家要么是亲身经历过,要么是亲眼见证过,要么是听家人朋友绘声绘色描述过。优秀的作家,总善于行走在实与虚的两端,构建属于自己的文学世界。毫无疑问,迟子建就是这一类作家。比如,《群山之巅》中执行死刑的法警,来源于回乡的采访;能预知生死的“安雪儿”来源于童年生活里认识的一个侏儒;辛七杂则源自一个生活中卖菜的老头。这部小说的时代背景尽管是当代,却与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迟子建曾多次谈到,一个飞速变化着的时代,它所产生的故事,可以说是用卷扬机输送出来的,量大、新鲜,高频率、持之不休。

  读《群山之巅》,不难发现迟子建对故乡的留恋和挚爱。从上世纪80年代初步入文坛开始,她就一直孜孜不倦地笔耕在自己美丽的故土上,她用诗意的笔调抒写故乡的群山,用唯美的眼光审视自然,用反思的姿态注视形形色色人物的生活和命运。也许是迟子建身为女性的缘故,她的小说中处处都闪耀着美的光芒。《群山之巅》中有诗意之美,同时也有忧伤之美。

  此外,《群山之巅》这部小说也表达了迟子建对自然之美的敬畏,小说故事中的场景是壮美的龙山,这足以让我们对自然产生更多的想象。在当代长篇小说中,较少作家对山山水水进行用心的描述,更多的是对故事一环扣一环的矛盾冲突绞尽脑汁。作为长篇小说而言,自然描写必不可少。迟子建在小说创作中,继承了中外古典小说创作的美学传统,同时也尽量在小说语言和结构方面寻找突破。

  迟子建年轻时离开了故乡,来到省城哈尔滨生活定居,她绝大多数小说是在城市里创作的,而对于少年时代的故乡人和故乡事魂牵梦绕,在无数小说和散文中进行温暖的呈现。然而,受到城市生活的影响,有一阵子她的创作从乡土转向城市,试图在小说创作中进行奋勇的突围,前几年出版的长篇小说《白雪乌鸦》就是明证。人过半百之际,迟子建的笔锋最终在文学的故乡落脚,其《群山之巅》就是铿锵的回归。从迟子建最近几年的创作很容易发现,她创作的速度有所放缓,毕竟岁月不饶人。对于她而言,将文学的美意传递出来,将思想的厚度彰显出来,比文学作品的数量更重要。

  (《群山之巅》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5年1月出版)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