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甘肃艺术家 正文

段兼善

来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作者: 张本平   2014-08-29 10:53  编辑: 周飞


人物在陇原:妙笔绘瑰宝重彩展神韵 段兼善及其绘画作品

群鹄与白云齐飞湖水共蓝天一色 段兼善作

艺术大师齐白石像 段兼善作

山韵 段兼善作

唐风 段兼善作

  张本平

  当代画坛,有思想并具有创新性的画家,才能在美术界立起来。如何在绘画形式语言上有所创新,在不同的精神层面上打开新的思路,给后人以启示,这是美术界所要关注的。多年来,段兼善创作了大量有代表性的山水、人物画作品,其内容主要反映和表现丝绸之路史绩和西北各族人民的生活,在重彩艺术技法上注重吸收敦煌艺术优秀遗产,以独特的面貌在当今中国画坛占有一席之地。

  段兼善是一位科班出身的画家,也是书香门第的文人画画家,受过长期系统的院校美术教育和父亲段文杰大师的悉心教诲。他思想开放、着眼现实生活,积极探索和创造新的艺术手法和表现形式,创造新的重彩艺术语言。在关注西北现实生活的同时,他将彩陶文化、丝绸之路、敦煌石窟、多民族传统这些甘肃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作为创造现代新艺术的养料库,认真整理、挖掘和汲取,创作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作品,为弘扬敦煌文化艺术创作精神,发展繁荣当代绘画艺术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解读段兼善的山水、人物画系列作品,发现他是一位诗性极强的文人画家。从个性上讲,他偏爱厚重悲怆的人文精神;从气质上讲,他激情充沛且沉稳含蓄;从追求上讲,他向往着沉雄苍凉的崇高感。因此,他始终关注生活现实,感受生命存在的艰辛,讴歌生命的欢乐和价值,其艺术的主题直指生命精神本质。所以,他以直观的感受和笔墨表现了西部高原曾经的沧桑和今天的喜悦,追忆逝去的岁月和再现现实的生动,以及环境对生命的历练。当他面对生命主题进行思考和创作时,源于体验而产生的情绪感受就转化为艺术创造的冲动和激情。敦煌石窟艺术给了他启迪,丝绸史绩给了他机遇,使他成为一位抒写生命赞歌的艺术家。他醉心于表现他所熟知的景、物、人、事,他在西部高原土地上寻找着创作灵感,积累着素材,而那些生活在他身边的人,已在他的笔下成为顽强生命的象征。

  品读段兼善的《金沙碧月谐千年》《嬉浪》《水丰草绿任逍遥》《鹿场》《天鹅湖》《蓝色水库》《古城遗踪》《高原牧场》《归牧图》《湖光山色总相宜》《深秋》《山韵》《高山牧场》等作品,不难看出支撑作品内在结构的精神关注点——把对生命的理解、认识理想化,赋予其作品以平实而朴素的气息,自信而达观的氛围,消解了写实绘画作品的惯于夸张藻饰的弊病,力求凝重而精练。他把生命形态的丰富性与精神表现的本质性融合在一起,勾勒出西部高原人的命运巨变和心路历程。这一切,表明段兼善是一位关注生活本质的现实主义画家。

  就表现手法与形式结构的运用而言,段兼善的作品都算不上“新锐”和“时尚”,但是,只要从总体上作解析和研读,便会发现那种崭新的、拓宽了的历史感以及时间、空间的统一性,在相对稳定、平衡、和谐的山水、人物意象组合中,使宏阔的画面中有明晰的起、承、转、合和开、阖、聚、散,并形成特定的语境,作品的整体因而就具有浑然天成、大气磅礴之势,使之成为一种体现敦煌绘画理想的独特范式。段兼善的作品,其时间过程都被进行了提炼、剪裁、处理,最终体现为一种浓缩和稳定的特点,如《山峦起伏》《雅丹孔雀岩》《绿野蓝湖是家乡》《群鹄与白云齐飞湖水共蓝天一色》等作品,都显示了他在艺术上对“形而上”意味的追求和西部自然景观的表现。当然,段兼善的山水、人物画创作,是一种现实主义范畴中的渐变。他不满足于对现实主题具体情节、场景的叙述性表现,而是力求从生存世界的种种表现中,提取具有普遍意义的本质性的意象,传达一种关于生命和精神的共识,这或许就是他的作品生命精神的意义所在。

  从作品风格、意蕴及特定气息来看,段兼善的作品洋溢着强烈的西域文化情思和浓郁的敦煌色彩,他把目光聚集在现实生活和生存境遇、以及生命精神的层面上,使主题脱去即时性的叙述方式,直入深层,给以深沉、饱满的表现,使形式和内容在尽可能的完美中和谐一致。因此,他的作品流动着一种沧桑感——这是一种地域性的时间积淀的结果;飘荡着一种悲凉的气息——这是民族文化精神的内在传承;洋溢着特有的苍茫之美——这是一种艺术境界和美感高度。它们综合作用于画家的作品之中,形成一种坚定的艺术取向和精神信念,表达着画家对人生、对艺术的理解和认识。(作者为中原书画院院长、《中原书画报》总编)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