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图书推荐 正文

作家张大春解读李白:拥有文字之外更大的野心

http://www.gansudaily.com.cn 稿源: 南方网  2014-01-23 15:40


  (左起)阎连科、张大春、蒋方舟三人从《大唐李白》出发,谈“盛世之下,诗人何为”。

  台湾作家张大春新长篇《大唐李白·少年游》近日由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出版,并于近日在工人文化宫举行新书发布会。发布会以“盛世之下,诗人何为”为主题,邀请张大春、阎连科、蒋方舟三位作家对谈,就诗人际遇、小说技法、写作的可能性和语言丰富性等问题发表各自的见解。

  《大唐李白》是张大春的系列小说,拟以百万字篇幅再造诗仙李白的一生、大唐盛世的兴衰。首部曲《少年游》透过梳理李白早年的萍踪游历,为读者解开诗人的身世、师从之谜,勾勒出盛唐时代的斑斓世相。几年的古典诗歌写作使张大春对古诗韵律和诗论别有心得,在小说里屡屡推翻对李白诗歌的传统误读,甚至大胆地对其诗作地进行“续补”、“改写”。加之来自传统经典的典故、传奇和故事,如离奇的花样、有趣的纹饰编织入绵密的叙述,让小说的语言密不容隙,达到了极高的饱和度和戏剧感。

  张大春:写“李白之所以成为李白”

  “五陵少年金市东方,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小说以李白的《少年行》作为开场,张大春在这部“李白之所以成为李白”的前传里,揭秘或杜撰了李白的家世和在他建立世俗名声之前的求学生涯、游历见闻。李白一家从西域返回中原,父亲是有钱的富商,少年李白在十七八岁时因息鼓杀人,到大明寺暂避,后拜道术之士赵蕤为师。

  李白虽然飘然不群,却从少年起就怀有“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的理想。张大春说:“李白根本不认识他的现实,他永远是通过春秋战国,或者诸葛亮、谢安、谢灵运这些古人,来翻译他看到的现实。他认为自己可以在朝廷扮演一个角色,可以治国平天下,为什么他以为自己有这样的能力?因为他把大唐帝国看得太简单,看成一个纵横家还能驰骋其口舌,并对君王有所号召、有所影响的时代。”

  张大春认为,李白作为一位诗人,却拥有文字之外更大的企图和野心,这远离了他真正的志业。在盛世和盛名之下,却是被世俗生活所排挤的命运。“李白的伟大在于他有很不伟大的企图而使他没有成功。”当政治理想完全幻灭,最后成就他的天才的,依旧是他的诗歌“结合当代最低层的人留下的最自然而天真的声音。”

  阎连科:《大唐李白》是百科全书式的写作

  《大唐李白·少年游》的信息极广极驳杂,穷尽正史、传奇、笔记乃至佛经、契卷等种种文本,对于医药知识、典章制度、社会组织、物用行止、经学教义都有精妙的阐释。比起小说,它读起来更像考据、诗论或者学术论文。

  事实上,几年以来,张大春一直在试图开拓小说的定义,“找到表达的不一样的方式,或者学习到人们听故事不一样的趣味。张大春说:“事实上《大唐李白》就是这个尝试,你怎么读都觉得好像是非常通俗的学术论文,或者是想通俗却不够通俗的,但如果有这个印象,那他就是《大唐李白》第一个理想读者。”

  阎连科表示:“作者知识结构的庞杂,他的博学,让你相信大春确实是百科全书式的写作,他的头脑就是我们某个文学院的图书馆。”“张大春已经完成了作家学者化的过程,让人们相信作家学者化确实也可以写出伟大的好的作品来。能把我们的国学和传统运用到如此精熟的程度,是很了不起的。”(记者黄茜)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周飞(见习编辑)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