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甘肃作家 正文

赵剑云

http://www.gansudaily.com.cn 稿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2013-12-03 09:45


  编者按:坚持推出文学“新力量”,不断培养年轻作家和批评家是本报文学版的一贯原则。为了展示近年来我省涌现出的文学新生力量,宣传他们的创造成果,从本期开始,本报文艺部与省作家协会联合推出“陇军新锐”栏目,与“文学陇军”栏目相呼应。入选本栏目的作家都是在全国和全省重要文学奖项中获奖的青年作家,或者是近年来参加过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和“青春诗会”等重要文学活动的青年作家,年龄一般在40岁以下,他们正处在创作的成长期,我们期待他们创作出更好更多的文学精品。

  □郭艳

  在一个喧嚣而荒凉的时代,能够爱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成熟的特征。当一代青年纠结于自我与社会间的紧张与混乱的时候,能够让爱飞升无疑是一种品性和智慧。赵剑云是一个心灵花园的漫步者,是这个年龄段作家中最关注“爱”主题的作家之一。她出生于向以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著称的关陇天水,她从文脉丰盛的伏羲女娲故里出发,骑着文学的魔法扫帚,天上人间跨时空飞翔。

  赵剑云是“80后”“老”作家。2002年,赵剑云正在读大三,她出版了19岁时创作的23万字的长篇青春小说《阳光飘香》,小说获海峡冰心杯全国长篇小说大赛大奖并出版,她从此成为甘肃“80后”的代表作家。2012年她写的短篇小说《借你的耳朵用一用》被《小说选刊》《21世纪年度小说选2012年短篇小说》等选刊选本转载的同时又获第四届“茅台杯”《小说选刊》年度新人奖,这是对她短篇小说创作的承认与褒扬。在告别青春文学后,赵剑云把主要的创作精力放在了中短篇小说的写作上,她始终在很高的文学平台上写作和思考,十多年中可谓顺风顺水,用多种不同的文体写出了现代物质主义生存中庸常人生的价值与意义。

  赵剑云的写作突显了对于当下稀缺情感资源的重新打量与呈现。

  在阳光飘香的灿烂中,赵剑云带着一颗糖的温度,希望陌生人可以借用彼此的耳朵去倾听,不会在意一次别离,而无论何种路径的人生与写作,最后都归向可以爱的人生。在她的文学情境中,没有青年亚文化剑走偏锋的逼仄与冷硬,而是常态人生中的温良感动。她的第一本小说集《太阳真幸福》,写出了少女之爱的纯净阳光,兄弟姐妹之情妥帖的温度,朋友之谊的宽容与和解,两性之爱的缠绵悱恻……她笔下的人物多良善、敏感、温和又具有某种中国式的坚韧、宽厚与天真。赵剑云用汉字书写着属于自己的中国故事,她的叙述有别于过度挖掘人类欲望的混乱急促,带着特有的轻盈节奏和温婉气质,且行且吟。

  作为“80后”青年作家,赵剑云的写作无疑具有超越自身同代人的宽厚与善意。

  在物欲化的现代生存中,所谓的现代人一路向着异化之途狂奔而不自知,真诚和爱被欲望遮蔽,日渐远离我们,成了当下最为稀缺的情感。而在赵剑云的文本中,人性的尺度被无限地向着我们期待的方向延展再延展。她阳光系列的纯净书写,童话创作的锋芒闪现,儿童小说的精心打造,每一种写作折射出一个独具面目的赵剑云,而在一部部的小说背后又有一个恒常的爱心在张望守候。她沉溺对于生活的阳光诉求,执着对于生活正面的打量,面对自身的成长与生活,赵剑云更多的是同情之理解与感恩的心态,这种善意与宽厚的写作姿态无疑使她与大多数“80后”写作具有不一样的面目,也暗示着作者写作路径的开阔与多维度。

  赵剑云从女性心性出发,擅长在精巧的构思中嵌入时代的“大姿态”。

  11年前,著名作家陈希我就曾在《阳光飘香》的序中提到:“赵剑云很会编织故事,这编未必就是贬义,就好像懂得拿一块小石子敲击一颗大鸡蛋一样,她懂得其巧,这种巧不仅是可以轻而易举,而且还可以摆出一个大姿态……”肯定了她在写作中的“巧”和“大姿态”之间的关系,也肯定了她的天赋。随着年龄阅历的积累,她文字背后的心性才情越发凝练、内省,向人性幽深处攀援。在赵剑云第二本即将出版的小说集《不会在意》中,赵剑云对于常态人性人情的摹写更为细腻深刻,在《好好说话》中,题目的双关性和多层寓意足见赵剑云的匠心,而她对父母之爱阔大无边的刻画,真诚切实,让阅读者在冷硬的现实中驻足停留,听一听自己内心最柔软处的回声,由此她的短篇小说更具人性的深度和广度。《借你的耳朵用一用》无疑是超出很多同类题材,其构思独特足见其精巧,但最能直抵人性柔软处的是那份人与人之间的“相信”——一种作家在时代问题中的“大姿态”。在一个什么都不信的时代,“信”其实传递了人们对这种匮乏品性潜意识的诉求。当人性在向颓废、阴郁、狐疑、低劣下滑的时候,彼此的倾听与倾诉能让我们重新照亮人性中的阳光、温暖、爱与信任。这个短篇的重要意义在于对现代物质主义生存本质的探询与追问,其小说呈现出文本的虚构能力和想象空间具有向经典致意的品质。

  我们看到,赵剑云的中短篇小说创作越发成熟,她将转入更加深刻的写作。在中短篇小说创作的同时,她为自己的童心和奇思妙想,又找到了一片洁净的天地,那就是如微风涟漪荡漾在梦的湖面的儿童文学创作。

  最后想说一个故事,据说穿着飞鞋的珀尔修斯砍下美杜莎的头,从美杜莎的血中诞生了一匹叫珀加索斯的飞马,而这匹飞马一踢蹄,所踢之处就涌出一眼供缪斯们引用的清泉。可能所有的文学写作都是为了追寻那匹叫珀加索斯的飞马,所踏之处皆文学之泉。赵剑云的写作和暖和香,充溢着纯净温厚的善意与光亮。她具备才情与品性相溶的写作资质,期待她骑着飞马珀加索斯,继续吟唱着属于文学的当下记忆与古老乡愁。

  赵剑云:女,甘肃天水人,“80后”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飞天》杂志社小说编辑。甘肃省儿童文学八骏,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出版有长篇小说《阳光飘香》《让烦恼穿上隐形衣》《四大雷女诞生记》《多多的幸福花园》,短篇小说集《太阳真幸福》。有小说被《小说选刊》《21世纪年度小说选2012年短篇小说》《小说精选十年精华》等选刊选本选载,作品曾获“天涯·网易·芳草杯”全国短篇爱情小说大赛一等奖;短篇小说《借你的耳朵用一用》获第四届“茅台杯”《小说选刊》年度新人奖。另有作品获敦煌文艺奖和黄河文学奖青年文学奖,2013年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周飞(见习编辑)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