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美文欣赏 正文

文人狂狷应有度

稿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2012-08-30 10:03


  文人狂狷应有度

  

  乔兆军

  战国时孟尝君的一个门客冯谖,先抱怨没鱼吃,后抱怨没车坐,再抱怨没钱养家,孟尝君都一一满足了他。能遇上这样的“明主”应是旧时知识分子的一种梦想。然而很多时候,统治者们并没有这份雅量和耐心。

  嵇康,三国时魏末文学家、思想家与音乐家,竹林七贤之一。有一天钟会来拜访他,钟会是曹魏大臣、书法家钟繇的儿子,属于“高干子弟”。嵇康正在打铁,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按常礼,嵇康至少应该先打个招呼吧。钟会脸上挂不住了,转身要走,嵇康才徐徐说:“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说:“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这番对话,犹如佛家参禅,看似平淡无奇,其中却暗藏机锋。

  就这件事让钟会怀恨在心。后来,嵇康因吕安案牵连入狱,钟会借机向司马昭建议杀了嵇康。嵇康错在得罪的不是一个君子而是一个小人!

  嵇康的狂狷决定了他可悲的命运。和嵇康同一个时代的有一个大隐士叫孙登,就认为嵇康多才而识寡,所谓识寡,就是保身之道严重欠缺。

  狂狷过度就是鲁莽,就是不识时务。但适当狂狷一下则是一种性情的自然流露。在率真之中不乏可爱;孟子是狂士,他说“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诸葛亮自比管仲乐毅。近现代不少文人也很狂,刘文典说:“我死了就没人讲庄子了。”梁漱溟更狂得惊天动地:“我不能死。我若死,天地将为之变色。”让人无不为之莞尔。

  在现今社会中,也有不少狂狷之人。他们大都才华横溢,或多或少干出了一些名气,言谈举止中往往带着自得与清高,不知不觉让周围的朋友同事敬而远之。

  我有一位做教师的朋友,教书很有一套,出过不少成绩。在学校里他从不听其他教师的课,用他的话说就是:听他们的课,了无新意,如坐针毡。对学校领导也常常带着一种“外行领导内行”的不屑。久而久之,人际关系处理得很糟糕。后来跳槽到另一个单位,结果还是过得不怎么舒心。

  所以,人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人才就像韭菜,割完一茬,还有一茬。你若抛弃了世界,世界也会抛弃你。

  

 

编辑: 陈瑶
相关新闻
古代妈妈的一封信   2012-08-29
知识是不是力量   2012-08-29
一封感谢信   2012-08-29
搭顺风车的有趣公约   2012-08-29
奥勒留的七寸   2012-08-29
嗜好   2012-08-29
学术的作用   2012-08-29
排外主义的网络阴魂   2012-08-29
“安全文化”课亟需“恶补”   2012-08-24
搜索引擎没告诉你的事   2012-08-24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