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文化考古 正文

浙江拆除明代古廊桥周边违建 两省正联合申遗

稿源: 中国新闻网  2012-07-05 10:29


袅桥是保存完好的一座廊桥
 

  近日,绍兴市区的秋瑾纪念碑被撞,引发了微博热议(详见本报7月3日C12报道)。对于身边珍贵的城市记忆,网友的微博都在关注着。浙江丽水市庆元县一座明代古廊桥“袅桥”的生存危机,也因网友的爆料而浮出水面。

 

  名为“杭州伊芙”的网友,从6月1日起,便在微博上发帖:在省级文保单位袅桥的保护范围内,建起了一座公路桥,“严重破坏了袅桥的环境风貌,这是一起严重的违法案件。”此后一个月间,关于袅桥的恢复、公路桥的拆除等进展,他都在微博上及时更新。最后经各方协商,6月底,公路桥被拆除。

  昨天,记者随同浙江省文物局的相关负责人前往袅桥,“杭州伊芙”也现身了,他正是省文物局安全处处长沈坤荣。“这些文物,经过了几百年风风雨雨,不应该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被破坏,每个人都应该对文物有敬畏之心。”

   省级文保单位内违法建筑,省内还是第一次

  山路狭窄,呈S形,袅桥就横跨在道路一边的竹坑溪上,溪水潺潺,绿树环绕,环境古朴自然。

  记者看到,公路桥虽已彻底拆除,但还能发现袅桥周边的梧桐树等植被有被压平的痕迹。

  据庆元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说,当初修建公路桥是因为这条路太过弯曲,发生了好几次村民掉进河里的情况,再加上路边有一处殡仪馆,不能搬走,只好再建一座桥,方便村民行走。“但(距离)文保单位究竟多少范围之内不能动,当时真的不了解。有关部门在论证建桥方案时,也没有文物部门参与,这是一个失误。”这位负责人说。

  说起这件事,沈坤荣到现在还有点气愤,他说,在省级文保单位内发现违法建筑(注:每个文保单位都有相应的保护范围划定),在浙江省还是第一次。

  早在今年1月初,庆元县文物监察大队在日常巡查中,便发现距袅桥附近在造公路桥,县文化局立即向公路养护中心发出停工通知,“但是他们拒绝签收相关的执法文件。”

  5月23日,沈坤荣索性亲自去袅桥查看情况。“实在离得太近了!”沈坤荣说,每个文保单位,都有相应的保护范围划定。袅桥的保护范围,是15米,但这座公路桥距离袅桥,最近处不到10米。

  当时,工程已经停工,但桥的路面已经基本完工。“不要再建了,再建,就是扩大损失。”临走前,他再三叮嘱。直到当地媒体一则关于公路桥完工的“正面”报道出现,他才发微博“公示”。

   正准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木拱廊桥很珍贵

  省文物局文物处相关负责人赵勇告诉记者,在中国,木拱廊桥只出现在浙南和福建北部,而庆元县有100多座廊桥,如今两省正联合为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过去古代交通体系的建造中,还没有结构力学等学科支撑,古人就创造了这种无柱、大跨度的拱形结构,可以跨越河流、山涧,它的产生和存在,都与自然环境生生相息。”

  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所绘的汴水虹桥,就是一座木拱廊桥,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北宋时期木拱桥建造技术的先进和精湛。没有一个钉子,全靠卯榫结构,“如今石拱桥的单跨技术,还远远达不到古代水平。”赵勇说。

  “如今袅桥本身还存在安全隐患,廊屋下村民祭祀用的香烛、蜡烛架都放着,很危险,旁边也没有消防设施。”在袅桥里走了一圈,沈坤荣还是很担心,听说当地可能计划在较远处再建一座公路桥时,他仍提出质疑:“这是否是最佳方案?人们在袅桥上,看到的应该是青山绿水,而不应该是一座现代公路桥。”

   微博助力

   大众参与“文保战”

  “冷僻”的考古发现、文物保护,随着网络的发展、新媒体技术的支持,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今年年初,北京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拆除,曾在微博上引发热议。2月底,长沙的古城墙被提出要移到博物馆,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柳肃教授听说之后,连夜发起微博求助,并寄信给长沙市长,请求古城墙原址保护,并在主持人汪涵的帮助下,对话市长,一场由媒体、专家、大众参与的古城墙全民“保卫战”打响。“120米古城墙原址保护了20米。这是来之不易的结果。”柳肃说。

  “网络是很重要的社会监督,我们内部就有一个监控网络,对全省的文物保护情况做巡查。”浙江省文物监察队总队长吕可平告诉记者,对浙江省的文物破坏情况,大部分都是在平日的巡查中发现的,另一部分是举报,现在通过网络关注文物保护的情况多了起来。前几年宁波海曙区一个文保点的部分建筑被拆,他们就是在网络媒体上发现的消息,及时督办后才得以修复。

  省文物局安全处处长沈坤荣说,通过微博的力量和公众的智慧,会加快一些有争议事件的解决,成功抢救文物。

  记者马黎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陈瑶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