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文学书评 正文

各种名家笔下的性描写(节选)

稿源:   2011-11-28 11:26


 

  陈忠实的性描写很直白,由于主角还不太懂性略显粗暴,猛烈。

  淫妇与处男偷情篇

  《白鹿原》陈忠实 

  按照白天观察好的路线,黑娃爬上墙根的一棵椿树跨上了墙头,轻轻一跳就进入里

  了。郭举人和他的大女人在后院窑洞里,前院只住着小女人一个。黑娃望一眼关死的窗户,就撩起竹帘,轻轻推一下门。门关死着,他用指头叩了三下,门闩滑动了一下就开了,黑暗里可以闻见一股奇异的纯属女人身体散发的气味。小女人一丝不挂站在门里,随手又轻轻推上门闩,转过身就吊到黑娃的脖子上,黑娃搂住她的光滑细腻的腰身的时候,几乎晕眩了。

  他现在急切地寻找她的嘴唇,急切地要重新品尝她的舌头。她却吝啬起来,咬紧的牙齿只露出一丁点舌尖,使他的舌头只能触接而无法咂吮,使他情急起来。她拽着他在黑暗里朝炕边移动。她的手摸着他胸脯上的纽扣一个一个解开了,脱下他的粗布衫子。他的赤裸的胸脯触接到她的胸脯以后,不由地“哎呀”叫了一声,就把她死死地拥抱在胸前,那温热柔美的奶子使他迷醉,浑身又潮起一股无法排解的燥热。她的手已经伸到他的腰际,摸着细腰带的活头儿一拉就松开了,宽腰裤子自动抹到脚面。他从裤筒里抽出两脚的当儿,她已经抓住了他的那个东西。黑娃觉得从每一根头发到脚尖的指甲都鼓胀起来,像充足了气,像要崩破炸裂了。她已经爬上炕,手里仍然攥着他的那个东西,他也被拽上炕去。她顺势躺下,拽着他趴到她的身上。黑娃不知该怎么办了,感觉到她捉着他的那个东西导引到一个陌生的所在,脑子里闪过一道彩虹,一下子进入了渴盼想往已久却又含混陌生的福地,又不知该怎么办了。她松开手就紧紧箍住他的腰,同时把舌头送进他的口腔。这一刻,黑娃膨胀已至极点的身体轰然爆裂,一种爆裂时的无可比拟的欢悦使他顿然觉得消融为水了。她却悻悻地笑说:“兄弟你是个瓜瓜娃!不会。”黑娃躺在光滑细密的竹皮凉席上,静静地躺在她的旁边。她拉过他的手按在她的奶子上。“男人的牛,女人揉,女人的奶,男人揣。”他记起了李相的歌。他抚揣着她的两只奶子。她的手又搓揉着他的那个东西。她用另一只手撑起身子,用她的奶子在他眼上脸上鼻头上磨蹭,停在他的嘴上。他想张口吮住,又觉得不好意思。她用指头轻轻掰开他的嘴唇,他就明白了她的用意,也就不觉得不好意思了,一张嘴就把半拉子奶头都

  吞进去了。她噢哟一声呻唤,就趴在他的身上扭动起来呻吟起来,她又把另一只奶子递到他的嘴里让他吮咂,更加欢快地扭动着呻唤着。听到她的哎哎哟哟的呻唤,他的那种鼓胀的感觉又蹿起来,一股强大急骤的猛力催着他跃翻起来,一下子把她裹到身下,再不需她导引就闯进了那个已不陌生毫不含混的福地,静静地等待那个爆裂时刻的来临。她说:"兄弟你还是个瓜瓜娃!”说着就推托着他的臀部,又压下去,往覆两下,黑娃就领悟了。她说:“兄弟你不瓜,会了。”黑娃疯狂地冲撞起来,双手抓着两只乳房。她搂着他的腰,扭着叫着,迎接他的冲撞。猛然间那种爆裂再次发生……他又安静清爽地躺在竹编凉席上,缓过气之后,他抓过自己的衣裤,准备告辞。她一把扯过扔到炕头,扑进他的怀里,把他掀倒在炕上,趴在他的身上,亲他的脸,咬他的脖颈,把他的舌头裹进嘴里咂得出声,用她的脸颊在他胸脯上大腿上蹭磨,她的嘴唇像蚯蚓翻耕土层一样吻遍他的身体,吻过他的肚脐就猛然直下……黑娃噢哟一声呻唤,浑身着了魔似的抽搐起来,扭动起来,止不住就叫起来:“娥儿姐!娥儿……”她爬上他的身,自己运动起来,直到他又一次感到爆裂和消融。她静静地偎在他的怀里,贴着他的耳朵说:“兄弟,我明日或是后日死了,也不记惦啥啥了!”

  《手机》刘震云

  刘震云笔下的女性能闻到味道。醉了

  严守一意乱情迷的性冲动

  那年二十岁的吕桂花嫁到了严家庄,守一马上嗅出她身上的味道和别人不一样,别的新媳妇身上的味道她也有,但又另外多出一种,这味道类似熟透的麦杏有些腻又有些发甜离她一近眼就发粘,想困,那年因为吕的到来守一的鼻子提前成熟了。

  

  《禁色》三岛由纪夫

  人妻出轨篇

  “夫人犒劳一下我吧”

  那青年用一副死乞白赖的语调,甜甜的说。

  “今天不行,丈夫在楼上呢”

  “那么就亲一下嘴儿”

  “讨厌鬼,那就亲一下吧”

  青年反手关上门,站在厨房门口,妻子穿着室内的兔毛拖鞋,来到门口

  两人站住了,像玫瑰花和支撑棒相拥在一起,妻子披着黑天鹅绒斗篷的腰肢部位,

  时时像波浪似的起伏摆动,男人的手解开了斗篷,妻子摇头拒绝,

  两个人无言的争执着,妻子敞开的斗篷面对着这边,斗篷里什么也没有穿。

  青年跪在狭窄的厨房门口。

  妻子伫立于黎明前的微暗之中,俊辅平生第一次看到了妻子洁白的裸体

  那白皙的躯体,与其说伫立不动,毋宁说是漂浮不定,

  她用盲人般的动作摸索着跪在地上的青年的头发。

  这时,妻子的目光忽明忽暗,一会儿睁开来,一会儿又眯缝着........

  (此处省略300字)

 

  《支离破碎》石康


  周文与陈小露的乱搞

  第一次在陈小露的床上乱搞,流氓大胆的陈小露索性高潮迭起,而爱不释手的我则意乱情迷与之交配,完事之后,她对我说,以前跟别人做爱时下面不湿,她的台湾老公性欲强烈,经常得用贝贝油之类润滑剂才行,又说和我做爱不知为什么下面总是湿的。

  我与陈小露来到窗前,拉开窗帘,一边乱搞一边遥望夜空,陈小露的两只柔软的乳房就趴伏在冰凉坚硬的窗台之上。

  石康的小说写的都特诚恳,大多是真事,做爱的情节写的很直接,就像饿了要吃饭一样。

  陈小露是有原型的,也是石康最不能释怀的一个女人
  曾多次写这个女人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陈瑶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