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文化新闻 正文

略谈朝鲜绘画艺术:揭示内心、本质、精神美(图)

朱国荣 稿源: 中国新闻网  2011-10-18 15:45


略谈朝鲜绘画艺术:揭示内心、本质、精神美(图)
《波涛》金相勋  

  相对动态艺术歌舞而言,人们恐怕对朝鲜民族的静态艺术绘画大多不甚了解。本版通过日前在沪举行的“朝花夕拾——朝鲜现当代大师画展”,向读者解析有关朝鲜绘画的主要艺术特点。

  特约撰稿/朱国荣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我国的近邻,可是对于近邻的绘画,我们却是陌生得知之甚少。就我来说,第一次看到朝鲜画原作是在日本东京举办的2000年“亚洲和平美术展览”上,参展的朝鲜画家绝大多数是“金日成奖”、人民艺术家和功勋艺术家荣誉称号的获得者。2004年,朝鲜画家的作品在上海举办的“世界和平美术展览”上再度亮相,但是并未引起大家的关注。自去年末以来,朝鲜画展在我国各地先后举办,引发了美术同行、美术爱好者和收藏家们的浓厚兴趣。

  遵法三分神似、七分形似

  朝鲜画,又称朝鲜国画,起源于新罗、百济、高句丽并存的“三国时代”。据历史记载,在“三国时代”后期,新罗与中国唐朝关系密切。公元7世纪中叶,新罗灭百济、高句丽,进入了统一新罗的全盛时期。唐代的书画、雕塑、建筑等艺术也在这一时期随之传入朝鲜。朝鲜画是经过长期的融合、演变与发展而形成的一种具有朝鲜民族特色的绘画艺术,以写实的手法作为主要表现手段,有“三分神似,七分形似”之说,与中国画的“以形写神”、“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艺术追求有所不同。在敷色上,朝鲜画比较客观地表现对象的色彩,多以水彩、水粉画的方法表现;而中国画中既有“随类敷彩”法,更有“墨分五色”、以墨代色的作画传统。朝鲜画讲究线条的运用,亦十分强调块面明暗的表现,特别是在风景画上,对光的表现有其独到之处,如鲜于英的《金刚山万物相》,画家运用强烈的明暗对比将云雾中的千女峰雄峻峭拔的英姿表现得十分传神;而在中国画中,线条的表现才是至关重要的,墨块或色块并不是作为明暗来表现,而是一种对画面的虚实、轻重的处理手法。朝鲜画的特点在与中国画的比较中才更容易体会到。

  揭示内心、本质、精神美

  有观众在参观朝鲜画展时,会产生“久违了”的感觉。这是因为朝鲜画与我国五六十年代的中国画十分相像,从创作思想、题材内容,到表现手法、审美观念,如出一辙。有一幅描绘工人们冒着大雪奋斗在石油钻井平台上的国画作品,会使我们想起大庆人的创业精神;朝鲜画家李承富在《蓝色信号灯》中描绘的攀登在铁梯上检查信号灯的女战士,又会使我们想起中国画家潘嘉俊创作的《我是海燕》中的那位爬上电线杆在风雨中接通电话线路的女兵;老农给知识青年传授农活、乡村女医生雪中送医等作品,又会把我们的思绪拉回到上山下乡那个年代。而这些朝鲜画反映的却是当今朝鲜的现实生活。朝鲜画家怀着强烈的民族使命感在作品中倾情描绘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人物,从平凡的劳动和生活中发掘美,表现美。这美不单是画出人物形象的美,更在于揭示人物内心的美、本质的美、精神上的美。在朝鲜画作品里总是洋溢着一种自信、自豪的乐观主义精神,使观者感到温暖,快乐,并为之动容。朝鲜的油画,承接的是前苏联时期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在色彩表现上又吸收了印象主义的某些技法,建立起自己的油画风格。在《音乐之声》、《体操队员》、《自豪》等作品中,通过对人物不同神态的细致刻画,来表现每一个人物的丰富的内心世界,从而以小见大地反映出今日朝鲜人民的幸福安定的生活。其实,朝鲜绘画在内容上也是颇为多彩的,除了为政治服务的主题性创作外,也有风景画、花鸟走兽画、人物肖像画,以及身着民族服装或时装的美女画。

  我国的改革开放,对中国美术的发展起了极为重要的推进作用,对中国传统艺术的传承与创新,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引进与吸收,使得中国的绘画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我们今天面对现代朝鲜国画和油画作品时,依然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我们曾经拥有过这么一段极为相似的生活和艺术经历。看朝鲜绘画作品,让我们回忆起历史,从中获得某些有益的启示。

  作者为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 陈瑶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