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书画鉴赏 正文

形神兼备 秀逸空灵


  ——访兰州画院院长巫卫东

  大块的泼墨,柔美的线条,流动的气韵,巧妙的构图,这就是巫卫东的画作,透过这样的画作,我们分明看到这是一个具有着北方造型又有着南方情韵的文人化的画家。

  巫卫东擅长西部人物画,在甘肃当代写实人物画第三代画家中居先锋地位。曾经从事油画创作多年,对造型的精准把握,形神毕肖的技巧探研,是他艺术升华的必备条件。后来,巫卫东转型从事水墨人物创作。2004年他的一幅水墨人物画《秋阳》参加由中国美协、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杏花村杯”全国中国画电视大赛荣获铜奖,从此一发不可收地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画为心声,巫卫东的画是能读出些他的经历和心绪的。他早期的作品以油画为主,笔触生硬粗砺,情感奔放无羁,所画人物景观都是他眼中苍茫厚重的西部。此时的画与他的人一样年轻而有勇气,大刀阔斧,壮怀激烈,这时的作品风格一派豪放气象,充沛着生命的本能和渴望。这种审美选择对于一个成长于西部,受西部山川和风土人情气质蒙养的年轻艺术家来说,是自然的也是真诚的。

  在浓墨重彩风大唱几年后,巫卫东转型从事水墨人物画创作,随着心境的变化,他较大幅度的调整了他的作画方式。他似乎在有意颠覆自己的艺术趣向,意图打破西部画家“非大不取,非雄不立,非苦不画”的概念化思维,从而在轻重相宜中寻找真正属于自我的需要,追求更深的艺术思考和实践。这似乎说明所谓风格轻重对他是没有限制的,他更喜欢在两极之间走钢丝,以此来锤炼个人的技艺和心境。

  对一个年青的艺术家来说,风格样式的多样化尝试正体现着画家对自我的不满。他敢于否定自我,敢于放弃可以带给自己利益的既定样式,敢于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寻觅自己的艺术之梦,他也因此敢于承受失败和不足,但他终究是勇敢的,是令人敬佩的。巫卫东,正是在这一点上,让人看到了一个画家的心境所在。

  谈起他之所以发生风格变异的内在原因,他说:“现实生活的无比丰富性,常常会使我的内心产生一种表现现代人生存状态的涌动。我既为黄土地浓烈的乡情所迷恋,又为雪域藏民的荒寒壮美而陶醉,要走出自己的路必须打破惯性思维的束缚而另立格局,否则,只是别人画风的重复和延续。我的近作,其实是想在画面上更深入、更真实、更本质地唤醒自己艺术的直觉,以及透过个性化形象塑造的深刻性,寄托着自己苦涩的思考和沉重的人生记忆。”

  这样的转型无疑是成功的,正像大家看到的那样,在他的表现人物头像中,无论是黄土高原上的庄稼人的忠厚、纯朴、沧桑,还是雪域藏民的坚忍、粗犷、朴拙,画家充分发挥了形象刻画的作用,在基本上没有故事情节的头像中使用特大的画幅造成极具张力的效果,以达到描绘的真实感和加强艺术的感染力。

  从巫卫东的艺术道路来看,他不唯潮流是从,不趋时尚,不盲目追慕众说纷纭的风格流派,他固守着自己的方寸,在自己探索的笔墨结构中注入时代与人文关怀,自觉地担当起表现当代人的使命。

  巫卫东善思,因而不论是他的绘画语言还是他的文字,都有着人所不及的深沉与感悟。巫卫东用他的作品表明,唯有恰当地在中与西、古与今两者之间实现着一种创意,把握着分寸,保持着民族特色的必要张力,才能创作出符合现代人审美要求的作品来。他说:“笔墨当随时代,画家一定要创作自己的笔墨,画出有传统、有新意、有深度的作品。定了标尺也就有了方向。”我们有理由相信并期待着有了标尺及方向的巫卫东,在他的艺术之旅中走得更远,为中国水墨人物画重开新天地。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