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书画鉴赏 正文

雄浑朴茂的西北山水画风探索者


  ——简论骆少军的山水画

  作者:赵劲辉

  宝石沟位于甘肃中南部的定西地区,一派黄土高原的景象,经济相对落后,文化闭塞,是典型的欠发达地区。然而就是在这一方贫瘠的土地上,却有着闻名中外的马家窑遗址,是“彩陶的故乡”,也是黄河上游中国古文化发祥地之一。

  宝石沟的两侧是层叠的土崖,在聚散有致的树木后面隐约可见一组组土坯盖成的的民房,蜿蜒的山径象经脉一样贯穿其间。沟底有一条小溪,春夏涌动,严冬凝结,大大小小浑圆的卵石布满河滩,小的如鹌鹑蛋,大的如磨盘,宝石沟之名或许就源于此吧!近几年每当冬春之交,就会有一位穿着朴素,相貌憨厚的青年徜徉其间,时而拿出相机取景拍照,时而展开册页对景写生,直至暮色降临,才恋恋不舍的离去。他就是来自兰州画院的山水画家骆少军。

  在骆少军的作品前,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浑厚质朴、苍茫凝重的气息。景物错综交错,笔墨乱头粗服,常加以赭石点染。点、线、面的错综交织中涌动着一种蛮劲,一种生命的激情,使人不禁联想到马家窑彩陶上红黑之间或旋转激荡或交叠错落的线条,隐约间闪现着西北文化艺术千年的传承和影响。这种充满着激情和力量的浑厚凝重之美,可以说是黄河上游艺术的代表,也是黄土高原艺术的代表,是西北美术风格的基调。这种审美风格曾充斥于这一带的史前美术作品,历经汉唐而达到艺术上的巅峰,表现在山水画方面则有五代、北宋时期以关仝、范宽为代表的西北画风的兴起。之后随着中国政治经济重心的逐步向东南迁移而衰落,“西北雄风”退出了主流美术的舞台,仅残存于某些民间艺术之中,而被认为难登大雅之堂。近代以来,随着时代风气的转变和西北经济文化的逐步复兴,雄浑朴茂,充满着生命激情的西北审美风格重新得到发掘和认可,长安画派应运而生,并在西北地区产生广泛深远的影响,少军的山水画便是这一审美趋向在当下甘肃的深入和发展。

  1993年和2003年兰州画院分别组织了“丝绸之路万里行”和“大河上下万里行”的文化考察活动,分别历时数月,对丝绸古道和黄河流域的自然、历史、人文、民俗等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考察。经过这两次行程6万余里的采风,少军在对西北地域文化历史广泛了解的基础上,情有独钟的选择了甘肃的宝石沟和陕西的鲁家沟,把这两处作为基地,多次进行深入的写生考察。他这几年画的最多的便是《宝石沟记游》和《鲁家沟记游》,画面常见农家小院,一排排的窑洞,甚至还有电线杆、拖拉机等现代景物,都散发着泥土的清香,有着浓郁的生活情趣,源于画家真切的感受。这些作品与明清以来的传统山水拉开了距离,也与对他影响深刻的黄宾虹不同,但画面无论造型还是笔墨意趣,又都保持了传统的风神。通过师法造化来发展或改造传统山水画,是清末以来大潮流。革新派与传统派的分野和争论不在是否应该师法自然上,而是在如何师法。革新派主张引进西画的对景写生方式,放弃传统山水画程式语言,把笔墨作为工具来直接描摹景物,并在忠实于“写生真实”的基础上进行创作。而传统派则坚持“古法写生”,即通过多角度,长时间的饱游静观,目识心记,在画家与山川自然达到物我交融的状态下,在运用、借鉴、变化传统山水画程式语言的基础上发展或创造出新的程式语言,进而“迁想妙得”,营造出新的意境,发展出新的风格。少军的写生作品明显倾向于后者,即把要描绘的山川景物,努力提炼为一种中国的山水画笔墨造型语言,进而转化为意象,而不是牺牲笔墨语言的自律性审美价值,一味迎合、描摹现实的景物。

  从绘画的学习和创作上少军走的是一条“师古人,师今人,师造化”的道路。他的父亲骆石华是著名的篆刻家,为齐白石入室弟子,是甘肃印学界承前启后的大家。在他的幼年记忆里家中经常高朋满座,许多书画名家当场挥毫泼墨,切磋技艺,他身在其中,耳濡目染,逐渐热爱上了传统绘画。他曾广泛临摹宋元明清以来各家名作,学到了一些传统绘画技法,也曾转益多师,得到过许多名家的指点。但在这段时间里,他始终没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绘画语言和艺术道路,时常彷徨和苦闷。2004年兰州画院组画家到北京国家画院进修,他进入龙瑞工作室学习,经过导师的悉心指授,又有机会广泛的观摩古今名作,与师友们接触交流,使他豁然开朗,坚定的走上了自己的艺术之路。这就是以黄宾虹作为打通古今的关捩点,借鉴导师龙瑞先生和当代著名书画家王镛的成功经验,并通过写生来创造出一种既延续传统文脉、又具有现代精神,且体现西北地域文化、审美特征的个人画风。

  少军人如其画,朴实忠厚,对艺术有着一种真诚而平和的心态。他虽然幼承家学,但学艺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曾学过裱画,做过多年的行政工作,但无论在何种境况下,他都从未放弃过对艺术的执著追求。现在作为已取得一定成绩的画院的专业画家,他没有满足懈怠,而是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在艺术的道路上还是一位跋涉者,一个探索者,始终以饱满的热情向传统学习,向今人学习,向生活学习。它曾在随笔中这样写道:“画室是我的工作场所,这个地方好在使我把兴趣、爱好同事业、工作都结合了起来。每次有人问我星期天还加班?我笑答:“是”。……空间不大,能纳百川,清茶一杯,明目清心,音乐一首,陶冶性情,别无他求。”

  他最近对朋友说“已行万里路,当读万卷书了!”我们期待着他从师古人、师今人、师造化,进而走向“师心源”的更高境界,创作出更有文化深度和广度的作品来。

  2010年3月14日于兰州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