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书画鉴赏 正文

甘肃山水画创作题材优势的思考


  山水画是中国绘画传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中国山水画领域,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张大千等艺术大师融会传统技法和独特的艺术语言,创造出山水画的人文精神,奠定了当代中国山水画的基石。甘肃山水画家在继承中,逐步创造出具有甘肃地域特色的山水画风格,成为当代中国山水画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国画坛所瞩目。

  20世纪的中国山水画领域,有了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张大千、陆俨少、刘海粟、石鲁等艺术大师。他们创造的山水画的精神,始终坚持对真山真水进行体察,追求对生活的真切感受,重自然、重生活、重个性、重风格,以造化为师,融会传统技法,深刻把握时代的脉搏,体现出强烈的时代感和独特的艺术语言。可以说他们奠定了当代中国山水画的基石。甘肃山水画家继承他们深入生活、以造化为师的优良传统,考察甘肃境内的名山大川的地貌特征、民俗风情,从生活中发现美、创造美,发挥山水题材优势,力图创造出具有甘肃地域特色的山水画风。

  甘肃山水画作为当代中国画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山水画的现状和发展一直受到画坛的重视和关注。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甘肃举办过各类形式的山水画创作展览,以请进来和走出去的方式,与外省、市书画界进行广泛的艺术交流、探讨,在创作领域也涌现出一批优秀的画家和作品,山水画艺术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在这个艺术多元共存的时代,对于以意象造型为准则的中国画创作来说,山水画题材的创作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仍然是以中国画独有的特色揭示创作主题、传达画家情感、表现技法手段的重要载体和媒介。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甘肃的山水画家的创作较好地突出了地域特色的无穷魅力,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仍有许多未开垦的创作资源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和开拓。应该认识到,甘肃山水画创作的整体水平在全国的范围内不算高,如何在山水画题材方面发挥自己的优势,走一条属于甘肃自己的发展道路,仍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重要的课题。甘肃是祖国西部宝地,从地形结构来看,无论是广阔无垠的沙漠戈壁和连绵不绝的祁连雪山,还是生机沃野的茫茫草原和茂盛苍郁的青山峡谷;无论是雄浑质朴的黄土高原和形态各异的丘壑石林,还是源远澎湃的黄河激流和淳朴豪爽的民俗民风,从悠远的往古到如今,都溢散着西部独有而强烈的生命气息,令人心驰神往。更有莫高窟、麦积山石窟、古道雄关、长城遗迹、道教圣地崆峒山的著名的人文遗迹名扬天下。此外,各式民居村寨和建筑,亦是极好的画材,或清秀,或苍茫,或古朴,或神秘,给生活在这里的艺术家以无限的灵感。天然的西部高旷野放的天地,滋养造就了西部画家们的敦厚淳朴的性格。驻足高原、情系黄河,感悟大自然特殊神秘的美感与动人心魄的魅力,是造就甘肃山水画的源泉。只有在传统与现实的交融中把握自己的方位取向,不懈探索,存真求新,发掘我省题材优势,才能创造自己独有的山水美的作品。

  纵观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甘肃山水画坛,画家中领衔人物为刘文清、韩天眷、刘万里等,90年代为郭文涛、董吉泉、陈天铀等。他们以各自的艺术语言和鲜明的个性风格,走出了一条属于甘肃自己的发展山水画创作的道路,成为值得美术界深入研究的创作现象。

  刘万里以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为本,写黄河、石窟、祁连、戈壁、荒原、峡谷、草原、雪山等甘肃的名胜古迹,从生活中搜集创作素材,外师造化而中得心源,构思立意追求时代精神,以“山水新、意境新、技法新”的创作理念,创作了许多甘肃地域特点的新山水作品。他的山水作品,传统功力深厚,厚积而薄发,善画青绿、浅绛,长于勾、点渲染,特别善用传统折带皴技法,不生搬硬套,对其用现代的理解手法融入画中。用笔苍劲灵动,用墨滋润雄厚,设色多用赭、花青,并直接用色勾勒、皴擦,色破墨,墨破色,墨色交融,画面清新秀丽,艺术地再现着西部山水的神韵。刘万里早在60年代拜师李苦禅先生门下,专攻花鸟,笔墨造型雄健,笔简意深。在绘画生涯中,同著名画家赵望云、石鲁、黄胄、孙其峰、陶一清、郭世清及甘肃的曹陇丁、韩不言等密切交往,投师访友,切磋技艺,他的山水画和花鸟画一样有独特的意趣和风格,在甘肃享有盛名。郭文涛的西部山水画,以其磅礴的气势、雄厚叠润的风格、撼心摄情的深邃意境而感人。他所描绘的山水作品取材多为甘肃河西走廊、祁连山脉,表现了西部山水雄阔劲健的特点,以墨中有笔、染中见骨的艺术语言,创造出了“夺天工造物真魂魄”的西部山水的新水墨样式。他在全国有着一定的影响,为甘肃在全国山水画领域争得了一席之地。

  董吉泉的山水画以古丝绸之路题材较多,他的作品怀着对丝绸古道传统文化的深爱和对大漠的无限眷恋,他力求以传统笔墨体现丝绸古道、大漠山川及各种奇异的人文景观。他的山水画多用青绿,又画没骨山水,用笔潇洒,设色明丽,具有苍润秀逸之特点。擅长用勾、擦、点、染等技法层层苍密地把西部大山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以新取胜,创作均强调个人感受和艺术趣味,深究传统技法与自然地貌的融合,作品有着鲜明的地域风格,是甘肃山水画坛很有影响的画家。

  陈天铀对西部山水的理解创新情有独钟,他以“融书入画、以墨代色、画中有诗”的形式,严肃认真地对待生活,用心去感悟大自然的景观,细致地观察、分析、归纳、总结景物的自然规律,在写生中提炼出新的表现技法。作品以饱满的构图、深沉苍郁的意象,使自然历史与人文历史浑然一体,画面强调整体大势,得山川之灵气。他用笔沉着凝重,用墨上讲究积墨和破墨相互交融,以深厚的墨韵,体现西部甘肃大地山川的大气磅礴和深远的意境,为甘肃山水画题材创作开拓了新路。当然,好的题材不是万能的。同样的题材由不同的画家表现出来会有不同的效果。在甘肃的优秀的画家中亦有不以题材取胜的例子,如已故著名画家韩不言,他的作品直取齐白石一路,是以传统笔墨功夫见长,造型简练质朴,色彩鲜明。另有山水画家、书法家马西园的山水作品,与黄宾虹笔意相同,善用积墨、宿墨,浓淡兼施。作品浑厚清润,线条活泛而又凝重,加上书法的功底修养,使其山水画艺术达到了“道法自然”的化境。可见题材毕竟还是创作中的诸多因素之一,片面强调题材的重要性,只能使其沦落到“土特产”的地位。如何充分发挥甘肃中国画创作题材优势,创作出好的作品,还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首先,要强调扎实的造型能力和笔墨基本功,要勤奋学习文化知识和美术理论,提高画家的审美品位和文化修养,这是画好任何题材必备的基本条件。

  其次,要始终坚持“艺术源于生活”的创作信念,到大自然中去写生体验生活,用心感悟大自然千姿百态的自然现象,感悟自然与人文历史,通过深入观察、概括、分析、研究,从中得到启发,引发创作灵感和激情,寻求并表现出比现实更美好、更富有诗意的艺术境界。

  第三,在表现形式和技法上,应调动一切手段吸收中西方艺术营养,包括现代艺术营养,不断更新艺术观念,拓宽视野和思维空间,大胆尝试新材料、新工具,使自己的山水作品突破甘肃地域题材固有的内涵,成为具有现代中国画的时代标志的典范。

  吴冠中说:“无声的生命是由曲线、色彩、形象等因素组成的,但这些因素要有心人才能表现它。”只有对大自然产生了爱和情,对创作的对象产生了美感,才能创作出情、爱、善、美高度统一的作品。

  独特的甘肃地理环境造就了优美的自然景致,给甘肃山水画家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创作题材优势。愿画家们能更好地发挥甘肃题材优势,不断探索创作出独领风骚的具有深刻艺术内涵的作品,再创甘肃山水画新的辉煌。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