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塔频道
碌曲频道
兰州 嘉峪关 酒泉 张掖 金昌 武威 白银 临夏 甘南 定西 天水 陇南 平凉 庆阳 穆斯林通讯 平川频道 甘肃棋牌 本网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翰墨丹青 正文

我和我的画


  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文艺争鸣和文艺思潮在大学校园内的传播,西方艺术包括有限的现代艺术进入了我们的学习视野,我们开始接触尼采、弗洛伊德和国内的美学家高尔泰的理论,那个时期我们的思想变得活跃,冲动中夹杂着种种迷茫。一次几个同学聚在一起,谈论艺术,讨论人生,大家非常激动。当时正值日本电影《寅次郎的故事》在兰州上映,其中有一个情节,寅次郎在一天辛勤劳动之后对家人说,他每天劳作的浑身是汗,满身油泥,筋疲力尽时,才感受到生活的充实和快乐。我借用寅次郎的话语谈了我的观点:我们也应该像寅次郎那样,投入我们的全部热情,脚踏实地去学习绘画艺术,而不应在虚妄中消磨时光。这之后我又在《美术研究》上看到李可染大师谈到“实者慧”,我就把这种信念作为我生活和学习的座右铭。他支撑着我风风雨雨走过了二十多年。

  2006年我有幸到中国国家画院张江舟工作室人物画高研班研修。导师张江舟以他启发式的教学方法,不断修正我认识和学习上的不足,使我获得信心,寻找到努力的方向。在京期间,聆听到京城大家的各类讲座,去故宫、美术馆、798、宋庄,感受京城文化的多样、包容、博大和深厚。使自己在绘画审美的确定和艺术语言的认识上仿佛打开一扇窗户。那是一个认识、寻找、确定、“解”壳的痛苦过程。

  生活在大西北河西走廊的我,时常会感觉到它特有的苍凉、辽阔、质朴和厚重,甚至无奈。我关注这里的人们。他们为“活着”而辛勤的劳作,是一群为生活和存有着点滴梦想而坚韧不屈地生命体。在日常生活和旅途中,他们那特有的形象和身躯又常常会如神助一般最先跳入我的眼帘,我时常感到激动和心跳。《进城》、《货郎》、《又是一个晴朗的天》都是在这样的碰撞中产生出的作品。我表现他们的同时也是在表现着我自己。

  在绘画语言的运用上,我寻找一种顺应我内心情感,自然而然的表达方式来表现我内心的感受。深入挖掘更深的人文内涵。坚持中国画特有的“书写意识”,强化造型语言本身的魅力。加强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和理论的学习,关注现代和当代东西方文化艺术,提高对绘画本体语言的理解和自觉应用能力。获得的点滴感悟,都试图酝酿转化成一种养份,融化进我的作品中。

  二十多年来,绘画之于我是一种存在和生活的方式。时至今日,我内心还总能感到涌动着一些我还没有找到的和想表达的东西。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