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塔频道
碌曲频道
兰州 嘉峪关 酒泉 张掖 金昌 武威 白银 临夏 甘南 定西 天水 陇南 平凉 庆阳 穆斯林通讯 平川频道 甘肃棋牌 本网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文化 > 翰墨丹青 正文

墨笔脞谈


  余临池,断续凡二十余载,每念及心浮气躁,忧心如焚。吾辈见陋识鄙,认知浮泛,且以墨笔诌议。笔墨者,亦非笔墨。《庄子》内篇《人间世》有“且夫乘物以游心”,善笔墨者,故能借山游心,借水游意,乃至借花木鸟兽、人寰屋宇,不即不离,不染纤尘,超然于物外而成大气象。

  孔子亦有“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的话。山水,余向往之。山,奉阳而不骄不躁,川,容阴而深邃沉浑。水,上善而无言,无言而无所不至,无所不美。余酷爱山水,知自然物态同人兼具自然之美,亦因人的感悟(亦或是苍茫天意?)而具道德属性。天构成了人的道德观念的本源。人性天性相通。人尽其心,方可知其性,亦知自然之性。所以要存率真之心,养正德之性,顺自然之脉络,随笔迹之心机;以山为师,以水为友,于山对话,于水养性,师法古人之心迹,敬畏自然之神奥。山性即我性,水情即我情,此即“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吧。此境界,甚或是中国山水画的生死命脉。

  余昼夜磨砻,奋笔不辍,时以自省。然庆幸心底存真,静思沉想之余,深感笔墨之渊远流长,山水之博大奥妙。圣贤先辈们于咫尺之内瞻万里之遥,在方寸之间辨千寻之峻的神境,每临读,虽试取法乎上却终不能及。

  可喜者,余有此率真之心,故每能静心,集意念于“游心”一念之上,悠然忘我,心手相随,法心相依,勾皴点染,浓淡缓急。一切自然倾泻。然真性难修,缘何得之?

  体会谢赫六法,不同时期均有不同之感悟。“气韵生动”乃采撷自然之真气,养得山水之性情。郭熙曰:“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欲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师古造化,贵在真山、真水、真气、真性。“骨法用笔”乃“师古人”与“师造化”,互为契合,相辅相成,师其意而不师其迹。画先笔笔断,而须以气连贯之,简笔当求法密,细笔宜求气足,用渴笔法最宜腴润。“应物象形”乃立万象于胸怀,形为神似,形意兼顾;挥纤毫之笔,则万类由心,形神达意,意在笔先,以得“似与不似之间”。苏轼言“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有似而不似、不似而似之境为上。所谓雄浑、典雅、高古、含蓄、清奇、悲慨、飘逸等无不意象耳。“随类赋彩”乃由“古源”之色度“心源”之色。王维曰:“春景则雾锁烟笼,长烟引素,水如蓝染,山色渐青。夏景则古木蔽天,绿水无波,穿云瀑布,近水幽亭。秋景则天如水色,簇簇幽林,雁鸿秋水,芦鸟沙汀。冬景则借地为雪,樵者负薪,渔舟倚岸,水浅沙平。”时空韵律皆为“心源”之色。张彦远曰:“草木敷荣,不待丹碌之采;云雪飘扬,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凤不待五色而綷。是故运墨而五色具,谓之得意;意在五色,则物象乖矣。”故“心源”之色求朴素和简淡之美,虽无色彩之灿烂,但有“机趣天成”,黑白中幽隐阴阳之道,乃赋彩之高境也。“经营位置”乃圣贤先辈对宇宙本体思源所得。宗炳曰:“且夫昆仑山之大,瞳子之小,迫目以寸,则其形莫睹,迥以数里,则可围于寸眸。……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以形写形,以色貌色也。”万物莫不遵道,无不表露自然的位置与意态是人于道的无为无不为状态。化静为动,转实为虚是经营位置的核心,一切无不有生气荡乎其间。“传移摹写”乃临先贤之法变,知各家之胸臆,摹古之规矩,方圆之至也。脱窠臼,贵造化,重意临,法自然,无法而法也。

  盖水墨山水画创作以“六法”为宗旨,惟据造化自然,以性养性,潜心修炼,养文脉、气脉、真脉;修心迹、笔迹、性迹,以达佳境。

  言及风格,余画繁,远“简澹荒率之境”。舍而得,得而舍。余心亦知“简澹荒率之境”,圣手作而不失丰腴,枯干中亦见风致,治丰腴者亦清风扑面,所谓不偏不倚,实在是中国画的独一法门。

  此一册山水杂作,余数年粗疏心得。时光荏苒,而更知中国画深不可测,可求,亦不可求,唯一生勤勉而敬畏之。至此汇为脞谈,诚盼方家斧正。

  庚寅初春白氏恩平于中环广场醒斋案头